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95章 暗流汹涌
    第95章暗流汹涌

    这个问题铁面人也想过,很多事情是经不起推敲的,许多事情不是藏得有多深,而是平常时候不往那个方向想罢了,“哎,其实此事本座也是刚刚想明白,说到底,是我们太过大意了,留下了破绽。虽说梁汆能力出众,但他这几年来势力膨胀的太快,也太过顺利了。就算梁汆能力强,若是身后没有其他势力帮衬,也不可能如此顺利的在诺大的汴梁城站稳脚跟的。我们平时没留意过这些,但是苏立言不一样,他只要稍微研究一下梁汆,就能看出这些不同寻常之处。”

    “苏立言就这么自信?他若推测有误呢?”

    铁面男看看颇有不服的黑衣人,毫不留情的打击道,“推测有误?就算推测有误,你告诉本座,苏立言会有什么损失?”

    黑衣人愣了神,是啊,就算猜错了,苏立言也没什么损失啊。这就跟占便宜一样,对了,就占个大便宜,错了,也没什么损失。哎,这个苏立言精明似鬼,谁碰上谁头疼,黑衣人心中很是不爽,恶狠狠地说道,“苏立言如此难缠,实乃心腹大患,莫不如属下解决了梁汆后,顺手把苏立言也抹掉。”

    “闭嘴”铁面男恨不得杀了眼前的黑衣人,怒气不争道,“你这个蠢货,到现在了还自作聪明,你当苏立言脑子进了水,你信不信,只要你敢对苏立言下手,暗处会跑出不少人直接把你给锁了。别人就等着你跳出来好抓人呢,你还去苏立言眼前折腾,你是嫌我们麻烦少么?再说了,苏立言再是后患,还能比张紫涵麻烦?眼下张紫涵麾下盯紧了整座汴梁城,我们还对苏立言下手,你不怕张紫涵顺藤摸瓜把我们全挖出来?”

    “护法息怒,属下愚钝”这次黑衣人倒没有什么不甘,实在是他太想当然了,苏立言那么怕死的人,身边能不留后手?刺杀苏立言,就相当于自投罗网。

    铁面男有着自己的想法,圣教在祥符谋划了将近十年的时间,眼看着就要成功了,这个时候是绝对不能出纰漏的。

    相比较铁面男子的紧张,苏瞻的日子也没看上去那般轻松,等了这么久,整个局势却静如止水。梁汆那里还是没有什么动静,曹希依旧留在祥符城内。这种局面可不是苏瞻想看到的结果,不管对方如何谨慎,不应该什么都不做的。

    临近午时,张仑陪着小赵公子去前边楼里吃吃喝喝,一向不甘寂寞的苏公子却没有跟着凑热闹。思来想去,苏瞻也想不出自己哪里有错,翻来覆去的分析了好几遍,最好的突破点依旧是梁汆。梁汆这个破绽太过明显了,对方难道真的就看不出来?当然,还有一件事一直窝在心里,诡异得很,那就是撷芳楼。

    撷芳楼和得月楼同为祥符汴河两大青楼,可谓是出了名的销金窟,其吸金能力一点也不必得月楼差。为何野牛帮大肆提高例钱,撷芳楼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要说撷芳楼和整件事情没有猫腻,那打死苏瞻也不会信的。关键问题是,撷芳楼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一阵轻而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不久之后一身青衣的萦袖就走了进来。为了办事方便,萦袖满头青丝绑做一个简单的马尾,看上去更为干练。看到萦袖,苏瞻脸上总算有了点笑容,萦袖既然到来,那肯定是有所收获了。

    由于来的比较急,也有些口渴,萦袖为自己满上一杯水,稍微润了润喉咙,方才说道,“苏立言,真让你说对了,撷芳楼的背景一点都不简单。明面上撷芳楼是东城首富王允让的产业,小公爷以及锦衣卫查了很久也没查出什么问题。不过,昨日大小姐让婢子悄悄地去了一趟王允让的老家汝宁府,没想到还真有了些意外发现。”

    看到杯中已经无水,苏瞻又替萦袖倒上一些,示意她继续说下去,“什么发现?”

    “估计你想不到的,王允让在汝阳的时候并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王卓,在没来祥符之前,王卓虽薄有家资,但远远算不上巨富。准确的说,王卓到了祥符之后,才成为真正的大富之家。而且,王卓也不是在汝阳长大的,他生于汝阳三里铺镇,是后来举家迁到的汝阳”萦袖稍微停顿了一下,清澈的眸子里露出些意味深长的笑容,“接下来的事情就更让人想不到了,你知道咱们河南都指挥司指挥使樊聪的老家是哪里么?嘻嘻,樊聪的老家也是汝阳三里铺镇,而且,根据在三里铺了解的情况,樊聪与王卓年轻的时候,关系可是非常要好的。”

    听完萦袖的叙述,饶是苏公子见多识广,也被惊得瞪大了眼睛。东城首富王允让与都指挥使樊聪竟然是关系极好的老乡,怪不得王允让到了祥符后,事业发展的会如此顺利,这里边肯定少不了樊聪的帮忙。不过,这依旧解释不了王允让为何能崛起的如此迅速。据锦衣卫那边得来的消息,王允让来到祥符之后,可是连续收购了包括撷芳楼在内的许多酒楼产业。就算有樊聪出面施压,但樊聪可提供不了多少钱,而王允让虽薄有家资,可是想要一口吞下撷芳楼在内的众多产业,他哪来的这笔巨款?

    在得月楼待得时间久了,对汴河街的产业状况也有些基本的了解。得月楼和撷芳楼始于北宋年间,一直都是开封府出了名的销金窟。用桂姐的话说,没有五十万两白银,想都不用想。撷芳楼虽然比得月楼稍微差一些,但也差不了太多。几十万两白银,王允让哪来的这么多钱?

    手指敲着桌面,苏瞻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啧啧,事情越来越有趣了,梁汆、樊聪、王允让、曹希,苏某很好奇,这几个人到底是怎么凑到一起去的?看来,有必要去会会那位曹公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