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96章 等人
    第96章等人

    看到苏公子又露出那种奸诈的坏笑,萦袖蹙着眉头,稍有些不放心道,“苏立言,大小姐可是吩咐过了,你的主要任务是看好太子殿下,其他的事情不要费太多心思。”

    萦袖也是好心提醒苏瞻,可别顾此失彼,分不清主次。苏公子面上答应,心里却不以为然,乱党要是真发现了朱厚照藏在这里,那他苏某人在不在这里也就没多大关系了。苏公子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要说诗词歌赋,那自然不会怕谁,可要人家动的是刀枪剑戟,那还是躲远点比较好。

    张紫涵那里事情繁多,萦袖在柴房小院停留了片刻,便匆匆赶回。萦袖前脚刚走,苏公子后脚跟着去找张仑了。此时张仑正跟小赵公子悠哉悠哉的欣赏着姑娘们的表演,看到张仑和小赵公子一脸轻松的吃着瓜果,苏公子心里就有点不平衡了,自己绞尽脑汁的琢磨事情,这俩家伙却轻松愉快的享受生活。

    心里不爽,苏公子用力拍了拍张仑的肩膀,搞得张仑扭过头翻了个白眼,“干嘛?没瞧见正在听曲么?”

    “没什么大事,酉时的时候去金玉桥等着,咱们去趟禅林苑”说完这话,苏瞻便大摇大摆的领着小王小八朝正门走去。看着苏公子的背影慢慢消失,张仑鼓着腮帮子,眉头皱得紧紧的。瞧见苏瞻已经离开,左右也没旁人,小赵公子趴在桌面上一脸疑惑道,“张不凡,听说那禅林苑的饭菜可是名扬中原的啊,怎么你还闷闷不乐的?”

    “太子殿下,你是有所不知,禅林苑的饭菜是不错,可价钱也是贵的离谱,苏立言拉着张某一起去,这摆明了是要让本公子付账啊”一想到苏公子的狡诈,张仑就觉得头疼,瞅着旁边小赵公子脸上的笑容,张仑想起了什么,瞪着眼没好气道,“差点忘了,太子殿下,你现在可一共欠张某五百三十六两纹银了,记得回去后一点要还啊。”

    小赵公子顿时笑不出来了,那张俊朗的面孔立马爬上了一丝苦涩,“张仑,本太...嗯,苏立言也在你这抽了不少钱,你为什么不找他要账?”

    “哼,月前到现在,苏立言捞了不少银钱,满打满算也有六千两多吧,他可全都交给家姐了,你说,张某还怎么好意思再找他要钱?”张仑倒也没有撒谎,苏公子这般穷困那是有原因的,苏公子把钱都给了张家,他张仑也不能不仗义。但是对眼前这位无耻的太子殿下,就没必要那么客气了。

    堂堂太子储君,身份高贵,又怎么可能赖账?嗯,那是正常情况,但是小赵公子绝对是能赖账就赖账的。以前在京城的时候,张仑没少跟朱厚照打交道,太了解这位太子殿下的德行了。

    小赵公子也说不出什么,谁让人家苏立言有魄力呢,为了赢取张家大小姐的欢心,竟然把拿命换来的钱一股脑扔给了英国公府。生怕张小公爷再说什么要账的话,小赵公子伸手拍了拍旁边的大熊,“哎,大熊记下来,等回去后赶紧把钱还给某些人,省的某些人说咱们耍无赖。”

    时间匆匆而过,傍晚时分,苏瞻拜别杜林茱,领着王八兄弟离开了白鹿书院。刚出书院大门,就看到小赵公子正一脸雀跃的站在桥头招手。

    夕阳渐渐沉落,天色慢慢变得昏暗,汴河风月也悄悄崭露头角,与东岸的热闹相比,处于汴河西岸的禅林苑依旧宁静祥和。能来禅林苑就餐的,往往都是一些注重身份的人,所以很少会有人大声叫喊。进入竹林小院,苏瞻便靠近小赵公子,低声耳语道,“一会儿若有人问起,你便说是应天书院的学子,也免得惹什么麻烦。”

    小赵公子倒也没有多想,轻松的点了点头。来到竹楼前,负责禅林苑竹楼的掌柜匡奎便迎了上来,“今日小公爷与苏公子联袂而来,未曾远迎,还望海涵。”

    自从当日禅林苑比试后,匡奎可是将张小公爷和苏瞻记在了心里,更何况东家沈应元也曾交代过,若是小公爷或者苏解元前来,务必好生招待,所以匡奎哪敢不用心。苏瞻暗叹一句,匡奎果然会做人,怪不得沈家的生意会越做越红火,“匡掌柜不必如此,给安排个安静的位子便好,让后厨将竹楼的拿手菜尽快端上来。”

    “靠窗的雅座还没人用,几位请随匡某来”在匡奎的引领下,几个人来到了靠窗的桌位,这张桌子与大厅隔着一扇屏风,正对窗户,放眼望去,就能看到汴河夜景。

    匡奎显然是很用心的,不到半个时辰,一份三鲜鱼,四份招牌菜就端了上来。美酒佳肴,欣赏着夜色美景,这顿饭吃的倒也舒爽。小赵公子想的不多,有好酒好菜,那就尽情吃喝呗。倒是苏瞻,眉头皱起,不时地观察着大厅里的情况。张仑可不像小赵公子那般没心没肺的,见苏瞻有些心不在焉的,便知道苏公子的心思并不在吃饭上,“苏立言,你是不是在等人?”

    “嗯,等的那个人你也认识!”

    苏瞻神秘一笑,张仑放下筷子,仔细想了想,随即笑了起来,“你说的不是曹希那家伙吧?”

    “当然是他,一会儿他要是来了,你将那家伙拉到没人的地方去,有话要问他”苏瞻有些赞赏的看了张仑一眼,张仑也没有多问,其实有些事情他也能想到一些。苏立言好好地提议来禅林苑吃饭,显然是冲着曹希来的。砸禅林苑吃饭,造成偶然碰到曹希的假象,如此一来,别人也不会多想。至于苏立言为什么要找曹希,想来与野牛帮的事情脱不了干系。

    残月当空,星辰满布,一阵急促的吆喝声,与安静优雅的禅林苑格格不入。不久之后,几个灰衣仆人抬着一顶竹椅来到了竹林小院,竹椅上坐着一名身着紫色锦袍的公子哥。此人便是前段时间在祥符搅风搅雨的曹希,由于两条腿绑上了木板固定,所以只能将双腿大大的撇开,放在竹椅下边的两条木杠子上,“你们几个没吃饭么,再快点,若是误了本公子与陆大家的好事,有你们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