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98章 内幕
    第98章内幕

    一想到自己手上沾染了不少茅房气息,小赵公子就觉得浑身不自在,领着大熊找地方洗手去了。曹希那张脸一阵青一阵白的,竟然被刷茅房的笤帚打了一顿,这简直是人生最大的耻辱。曹希觉得这个苏立言就是自己的克星,自从碰上他,自己就诸事不顺。

    苏瞻可没有忘记正事,努努嘴冲小王小八说道,“来啊,替曹公子换个安静的地方,咱们好好叙叙话。”

    “好嘞”小王小八自然不会去台竹椅,左右一分,将曹希从竹椅上拽下来,直接倒拖着往竹林密处走。双腿拖在地上,疼的曹希眼冒金星,不断抽着冷气,“你们这两个混蛋,轻点,本公子的腿....哎哟.....疼死本公子了.....”

    曹希被拖走,那十几个曹家仆人还想跟上去抢人,被张仑提着凳子腿揍了回去,“都给我老实点,谁要是再敢乱动,本公子卸掉他两条腿”。张仑说出这般狠话,还是很是很有震撼力的,张小公爷连曹公子的腿都打断了,他们这些下人又算得了什么?

    苏瞻的身影慢慢消失在夜色下的竹林中,他现在心里装的全是曹希的事情,却不知竹楼上有几双眼睛一直在留意着他。

    二楼精致的雅间里,陆丹雪穿着一件宽松的褙子,更显丰润妖娆,一头如墨青丝随意的散在肩头,妩媚的双目中带着些娇懒之意。陆丹雪媚骨天生,看似无意间的一个动作,都带着些勾人的诱惑力。

    在陆丹雪正前方靠近窗棱的地方,站着一位身着白色罗裙的女子。与陆丹雪不同,她仿佛是另一个极端。一张精致的瓜子脸,凤眼明眸,目光深邃,宛若星辰,长发挽做凤髻,戴着一只淡绿色的钗子。灯光下,肌肤如白玉一般,一对黛眉不时蹙起。

    女子站在窗口,恬然而美丽,罗裙裹着婀娜的娇躯,透着一抹雅致与清纯。

    如果说陆丹雪是魅惑众生的妖精,那她就是冰雪下的荷花,或许不高贵,但散发着独有的纯洁与朴素。

    她就是名动顺天府的玉堂春苏三,今日应陆丹雪相约,探讨下牡丹诗会的事情。对于牡丹诗会,苏三并不是太放在心上的,若不是北淮楼执意要求,她估计都不会来祥符的。苏三不是那种喜欢热闹的人,只是陆丹雪与她有旧,关系匪浅,也不能驳了陆丹雪的面子。不过,谁也没想到今日竟然碰到一件趣事。

    “他就是那位写出《望山》的苏立言苏解元么?”苏三轻蹙着眉头,神情中带着些哑然。自从来到祥符后,听得最多的就是那位名动中原的苏解元。一首《望山》引人慨叹,那一曲《刺客篇》更是让人心驰神往。拥有如此才华的才子,应该是儒雅的,可是苏立言却不是,刚刚看他打架的样子,哪像个才子呢,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来的恶痞呢。

    陆丹雪嘟着丰润的嘴唇,媚眼中透着些愤懑,“哼,自然是他的,便是认错所有人,也不可能认不出苏立言的。他呀,才学惊人自然是不假的,不过动手打架也是不稀罕的。”

    一想起那日自己盛情相约,被苏立言拒绝的情景,陆丹雪就生出一丝闷气。小嘴上下翻飞,将苏公子最近的所作所为说了一遍。苏三听得很认真,渐渐地也对这位苏解元产生了浓厚的好奇心,“苏解元当真不是凡人,放着好好的仕途不走,竟然进了锦衣卫当了一名提刀武夫。”

    “可不是嘛”陆丹雪托着下巴,那对泛光的桃花眼望着远方的星空,“苏姐有所不知,你这位本家坏得很呢,那首《长相思》也是他即兴之作,坊间传闻是写给小妹的。可是小妹心里清楚得很,他哪是写给小妹的,明明就是写给张家大小姐的。”

    “若问台上何人歌。几多回盼,旧城尘絮,相思落星河”苏三轻声吟诵,凤目微闭,“想来这些也是写给张家大小姐的吧,以苏公子的才学,怕是很少有人能跟他比的。不知妹妹与苏公子关系如何,可否帮忙引荐?”

    苏三表情淡然,但语气中却带着些殷切与渴望。陆丹雪对苏三很了解,稍作寻思,便歪着颔首笑道,“苏姐可是想学那首《刺客篇》?”

    “嗯,听人议论的多了,便对那首《刺客篇》忘却不得,想学着弹奏一番,也好感受一下曲中奥妙”苏三平生爱好不多,唯独对这音律有些迷恋。一忠诚,二诀别,三图穷,四天下,如何在一曲中弹出这四种复杂的变化呢?

    这下陆丹雪却是有些作难了,有些懊恼的坐在了软垫上,“怕是要让苏姐失望了,若是别的人,小妹还是有些办法的,只是这苏立言,小妹却是一点信心都没有。有好几次,小妹都对他暗表心意,他却不假辞色。苏姐冰清玉洁,不如你去试试?或许,苏公子就喜欢你这样的女子呢。”

    “妹妹就会胡说”苏三神情淡然,也没有再纠缠这个问题。久在京城,见过的达官贵人,文人才子不知凡几,唯有苏立言非比寻常。

    苏瞻自然不知道竹楼里有一位叫苏三的佳人,他盯着眼前的曹希,神色轻松的说道,“曹公子,咱们以前的账是不是该算算了?找人刺杀苏某与张小公爷,曹公子胆子够肥的啊。”

    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曹希最怕的就是被人扯出这件事来,所以连忙否认道,“苏立言,不管你们信不信,曹某真的没让人去刺杀你们。前些日子有人找到曹某,还找来了樊修文,那樊修文想要将得月楼的红利也收过来,就联合了野牛帮对得月楼下手,而曹某也想借机教训下你和张仑,所以也答应参与其中。曹某真的只是想让人打你们一顿而已,也好好出出气,谁曾想,竟然出了刺杀之事。”

    曹希所言与苏瞻所想相差不多,而且曹希也不像是撒谎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