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01章 熏陶村
    第101章熏陶村

    走进灶王庙,就看到梁汆逞一种扭曲的姿势躺在地上,双目圆睁,透着些惊讶、愤恨以及失望。伤口只有一处,位于胸口,不知是什么利器所刺,直接从前胸到后背刺了个对穿。湿冷的地上虽有些杂乱的痕迹,但可以看得出来,这是梁汆死前挣扎的痕迹,而不是与人争斗的痕迹。

    苏瞻仔细观察着灶王庙的陈设,低声问着,“现场一直如此,没人动过?”

    “自发现尸体后,卑职就让麾下兄弟守了起来,至少从发现尸体到现在,灶王庙的情况一直没有破坏过”聂翔回答得很干脆,作为一名办案丰富的锦衣卫,他很清楚保护现场的重要性。

    灶王庙的陈设很普通,一张香案,从案子上堆积的香灰可以看出,已经很长时间没人来灶王庙祭拜了。蹲在地上,仔细地观察着梁汆的尸体,很快就发现了一些怪异之处。梁汆穿着一身灰色粗布麻衣,袖口打着补丁,脚上穿着一双破旧的鞋子,头发用一根麻绳草草的绑了起来。

    石克楠也看出了一些蹊跷之处,弯着腰纳闷道,“真是怪事,梁汆好歹也是一帮之主,不说一定要锦衣华服,但平日里也是个讲究之人。怎么如今穿着一身破烂衣服,若是不认得梁汆的,还以为他就是哪个普通农夫粗汉呢。”

    苏瞻轻轻点了点头,指着胸前的那道伤口说道,“石大哥,你看这处伤口,可谓是又准又狠,力道十足,还是从正面刺中。梁汆可是长期练武之人,手上功夫再差,也不可能半点反应都没有。所以啊,这下手之人还是个熟人啊。”

    站起身,来到灶王庙门口望了望那条变得模糊的小路,继续说道,“从梁汆的穿着上看,显然是不想让旁人认出他来,最近我们布控通衢坊,梁汆心里是一清二楚的,不管做什么事情,定然是小心谨慎。从小路到灶王庙,要走过两百多丈草地,如果是一个陌生人,小心翼翼的梁汆肯定不会跟着来灶王庙的。”

    “嗯,苏老弟说的有道理,但还是有另一个可能,如果梁汆与旁人约好在灶王庙见面呢,也就不需要别人将他领到灶王庙了”石克楠搓搓手,一张疙瘩脸没有半点表情。

    苏瞻摇摇头,不由得苦笑道,“石大哥所言,也不无道理,可是却忽略了一个问题。从聂总旗那了解的情况看,梁汆根本没在住处过夜,也就是说梁汆自子时就离开了通衢坊。而从尸体情况看,梁汆应该是在卯时左右被杀死在灶王庙,也就是说,从子时到梁汆被杀,足有两个半时辰(五个小时)的时间,这么长时间,梁汆总不至于一直在灶王庙干等着吧?”

    “这....”石克楠挠挠头,有些尴尬的苦笑道,“哎,姓梁的应该不至于这么蠢,罢了,哥哥这头脑晕乎乎的,苏老弟,你说咱们接下来该怎么查?”

    苏瞻蹙紧了眉头,转身将梁汆的尸体放平,扯开衣襟,细细观察着伤口。胸前伤口逞一种圆形,有小拇指那般粗细,后背伤口则细了不少,从伤口痕迹上看,凶器非刀非剑,“嘶,石大哥,你来瞅瞅,这到底是何种兵刃造成的?”

    石克楠盯着伤口看了半晌,摸着下巴想了想,沉吟道,“以为兄十几年的经验看,能造成这种伤口的,也只有尺半锥刺了。不过用锥刺的人少之又少,所以老弟看不出来也没什么奇怪的。”

    锥刺?苏瞻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推测出凶器,但好像暂时也没什么用,站起身长长的叹了口气,“看来这灶王庙也查不出什么了,我们现在首先要弄明白的是梁汆为什么要悄悄离开通衢坊,这般打扮,又是为什么,搞清楚梁汆于子时到卯时之间在何处又做了什么,对我们接下来勘察大有裨益。”

    刚想离开,看到地上有一枚铜扣,之前被尸体压着,所以才没发现这枚铜扣。捡起铜扣,稍微观察了下,便将铜扣收好。

    与苏瞻接触久了,也对苏公子巡查缉捕的能力颇有信心。吩咐麾下校尉将尸体运回,苏瞻带着石克楠一行十余人沿着乡间小路向西走去,走了约有一刻钟,终于来到了小王所说的熏陶村。

    这是一个很小的村落,院落用篱笆围着,院子里放着许多烧制好的陶器。正如小王所说,熏陶村人口很少,只有六户人家,所以挨个走过去,也不算什么麻烦事。熏陶村显然很少来什么生人,更何况一帮锦衣卫人人提刀,面色冷峻,更把人吓得不轻。

    来到一处院门前,还没张口,那院中捏制陶器的壮汉起身迎了过来,有些畏惧道,“几位军爷,你们这是?草民平日里就摆弄些陶器,可没犯什么事情啊。”

    也不怪壮汉害怕成这幅样子,锦衣卫凶名在外,百姓畏之如虎。由于某些人的可以引导,锦衣卫已经成了一群杀神,只要锦衣卫找上门,那只有死路一条,要不是犯了大案要案,锦衣卫也不会找你。

    看到壮汉这幅表情,石克楠就一阵不乐,锦衣卫平日里除了嚣张点,也没干过什么欺压百姓的事情,怎么老百姓见了锦衣卫都跟见了瘟神一般?推开院门,石克楠瞪着眼哼道,“你这蠢汉,当真是气人,谁说你犯事了?今日来熏陶村,就是向你们打听点事情而已。”

    听了石克楠的解释,壮汉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脸色也好了许多。苏瞻走进院子,随手捡起一个陶罐,看似无意的问道,“这位大哥,跟你打听个事情,熏陶村可有这么个人?此人身材中等偏瘦,四十余岁,下巴上有一撮胡子。”

    壮汉想了想,方才点头道,“军爷要找到的是曾锡曾大哥吧?他家就在村子最西头,不过曾大哥平日里在外跑生意,怕这个时候不在家啊。”

    “无妨,曾锡不在也无妨,只是有些话要问问曾锡家人而已”苏瞻也没多做解释,放下陶罐,领着石克楠以及小王小八朝西头走去,余下校尉们则四散开来,防止出什么意外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