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02章 账簿
    第102章账簿

    这一次苏瞻没有让石克楠去推门,实在是石克楠那张疙瘩脸实在是太吓人了。这是一个很普通的院子,一名头戴花布的女子摆弄着陶土,不远处一名五岁左右的男童趴在地上逗弄着蚂蚁。女子约有二十六七,颇有几分姿色,看到院中来了几名不速之客,不禁有些慌乱。

    不得不说苏公子的卖相是极好的,相貌俊朗,透着书生的儒雅与平和,绯红飞鱼服穿在身上,没有那种威压,倒是有一种俊美。嘴角翘起,微微一笑,便让花布女子安心不少。女子打量着苏瞻几人,虽然她见识不多,但也看得出那一身飞鱼服,认得出锦衣卫。苏瞻本想开口问话,却见那女子双目渐渐蒙上了一层雾气,长舒口气,忍着没有哭出声,屈膝跪伏余地,“民妇曾刘氏,见过几位军爷。”

    苏瞻一阵诧异,旁人见了锦衣卫莫不是吓得语无伦次,这曾刘氏倒是有些镇定,似乎早就知道会有人来一般,“免了吧,曾刘氏,你知道我等是何人?”

    曾刘氏跪直身子,双目通红,不过还是缓缓点了点头,“知道,昨夜拙夫回家后,说了不少事。看到几位军爷找来,民妇心里就知道,拙夫肯定是出事了。”

    “曾刘氏,本将也不瞒你,你那夫君今日卯时被人杀死于白坡灶王庙。由于他事涉一桩要案,特来熏陶村找你问话”看着眼前的曾刘氏,又看了看远处玩耍的男童,苏瞻缓声道,“看你的样子,想必是知道一些事情的,不管你那夫君是曾锡也好,叫梁汆也罢,至少在找出凶手方面,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不得不说苏瞻的话很有蛊惑性,三言两语就挑起了曾刘氏内心的报仇欲。曾刘氏停止的后背慢慢瘫软,随后坐于地上,“民妇.....民妇不敢瞒着军爷,拙夫出事前着实将一些东西交于民妇,说是那些东西能保民妇母子平安。军爷,只求你莫要伤害我那孩儿。”

    曾刘氏看似柔弱,但涉及到儿子的时候,语气中多了些坚定。苏瞻也不敢私自做主,不由得看了看旁边的石克楠。好在石克楠也没想过为难曾刘氏母子,得到石克楠的允许,苏瞻方才点头道,“苏某可以保证,只要那些东西能起到作用,保你们母子无事。”

    从地上站起来,曾刘氏颤颤巍巍的进了屋,苏瞻倒也不怕她耍什么花招,还在还在外边呢,她还敢乱来?须臾片刻,曾刘氏捧着一个小木盒走出屋子。打开盒子,里边放着一本账本,账本上压着一块腰牌。看到这块腰牌,苏瞻心中的许多疑惑也解开了。

    之前一直想不通,就算梁汆能在锦衣卫的布控下离开住宅,可他又是怎么穿越外围的图林坊与裘德坊,来到这熏陶村的呢?祥符很大,共有东西南北二十三个坊。平常时候,祥符也没有宵禁之说,但由于特殊原因,从今年二月份开始,祥符便实行了宵禁措施。过了亥时,百姓再不能在坊与坊之间穿行,只能在一个坊内活动。如此安排,也是为了便于管理,出了什么事情也更容易查出来。

    宵禁之后,不能随意串坊,除非有通行腰牌。如今看到腰牌,很多事情就容易解释了。只是,通行腰牌乃是官府人员特殊情况下佩戴的,梁汆一个黑帮头头从哪弄来的通行腰牌?这块腰牌肯定不是梁汆偷来或者抢来的,否则也没必要留给曾刘氏了。梁汆留下这块腰牌,或许就是为了说明什么。

    暂且放下腰牌的问题,苏瞻找了个阴凉的角落,细细翻看着手里这本账簿。与其说这是一本账,不如说这是梁汆平生所经历事情的记载,起初,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是慢慢看下去后,心中不禁翻起了一丝波澜。通过梁汆的记载,也印证了苏瞻之前的推测。这些年来,梁汆之所以能如此顺利的崛起,与神秘势力的帮助密不可分。梁汆混迹江湖,自然有着足够的警惕性,一开始双方合作,不过是单纯的利益结盟,可久而久之,梁汆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神秘势力的帮助了,而自己也成了神秘势力的傀儡。

    开始的几年里,神秘势力也没要求梁汆做什么事情,可最近三年,神秘势力的动作越来越频繁,这期间梁汆动用野牛帮的力量,帮助神秘势力做了不少事情。随着接触的次数越来越多,梁汆越是感觉到恐惧,他本能的想到神秘势力的不同寻常,而自己也搅进了一场巨大的漩涡里,在这场漩涡中,自己就像一只蚂蚁。梁汆想脱离神秘势力的掌控,所以暗中做着努力,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梁汆有了一些收获,他发现自己这些年得到的资金,竟然大部分都来自于东城的王允让。

    直到发生得月楼的事情,梁汆发现自己的末日到了。梁汆不是傻子,他知道自己逃不出去的,自己或许能逃出通衢坊,但是祥符城呢?锦衣卫会只布控通衢坊么?在锦衣卫重重布控之下,神秘势力没了踪影,梁汆很清楚自己被放弃了,如果有必要,神秘势力还会毫不犹豫的抹掉一切后患。梁汆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但有些事情他又不能不做,他要最后一次去见一见曾刘氏以及自己的儿子。

    梁汆掌控着野牛帮,看似风光无限,实际上也是万分风险,走上这条路的时候,梁汆就做好了被人砍脑袋的准备。为了保护妻儿,梁汆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通过密道暗中来往,而他在熏陶村的身份则是商贩曾锡。梁汆很小心,所以野牛帮上下谁都不知道梁汆竟然还有妻儿。

    梁汆见过了妻儿,但他没有想到自己会死在回通衢坊的路上,那座破败的灶王庙成了他人生的终点。

    梁汆所写的账簿,看似杂乱无章,但零零散散的可以看出许多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