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03章 抓真凶
    第103章抓真凶

    首先就是那条密道,知道这条密道的应该还有别人,这个人应该是金钟悍。根据梁汆所述,他每次偷偷通过密道出来时,都会吩咐金钟悍守好门。金钟悍不是瞎子傻子,这么些年会看不出密道的秘密?其次,就是近几年野牛帮转手的物资,涉及到生铁、木料、锡块,尤其是生铁一项,这可是官府严格管制的东西,神秘组织又是从哪弄来这么多生铁,把这么多生铁弄到祥符城内又是想干嘛?

    可惜,梁汆知道的也不是太多,他只是帮忙将生铁运到城北后,就有其他人接手,至于最终送到哪里作何用,他一概不知。

    合上账本,苏瞻站起身长长地呼了口气,他是个很想得开的人,那些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所以然的事情,他也不会强求,至少眼下有些现成的事情需要去做。临近午时,苏瞻领着石克楠一行人离开了熏陶村,锦衣卫也没有为难曾刘氏母子。梁汆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事情,便是没把曾刘氏母子牵扯进来,这一对母子过着平凡的生活,什么都不知道,这反而让他们免受锦衣卫责难。梁汆真正爱着自己的妻儿,所以他会尽一切办法让妻儿远离自己的旋涡。

    快到通衢坊的时候,苏瞻掏出怀中的账本,眼神中划过一丝冷意,“石大哥,传令兄弟们行动起来吧,野牛帮上下但凡是主事的人,全部带到通衢坊来,若是谁敢反抗,格杀勿论。”

    梁汆已死,也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能通过梁汆之死查出多少东西,那就要看他苏瞻的本事了。

    苏瞻一个试百户指挥石克楠这位正牌百户,真要说起来也有些不知尊卑,僭越的意思。不过石克楠并不怎么在意,眼下一团乱麻,不听苏瞻的还能听谁的?再说了,人家苏立言只不过暂时是个试百户而已,以他的背景以及才学能力,步步高升,那还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个时候敬着苏瞻没什么坏处,有哪会因为一点小事而不满。

    石克楠带着聂翔以及姚波涛等人去拿人,苏瞻则领着十几名校尉继续前往野牛帮总部住所。苏瞻一身绯红飞鱼服,昂首挺胸走在最前方,身后是十几名身着罩甲的提刀校尉,野牛帮的人全都向两侧退散,有些畏惧的观望着。一路毫无阻拦的来到了梁汆的住处,在这座诺大的房间里,很快就找到了密道入口。

    看着这条密道入口,苏瞻摸着下巴仔细琢磨了下,心中便有了一些想法,至于自己想的是不是对的,那就只能看天意了。心中有了决定,将小王喊了过来,附耳低语吩咐一番,小王也没有多想,快步跑出去办事了。

    午时三刻,阳光洒在院子里,一片暖意,但是那些站在阳光下的人,却全都战战兢兢,后背发寒。苏瞻坐在廊下,两侧则是佟耀林和石克楠,当一名身材粗犷的壮汉被推进院子后,佟耀林拿出一份名单,一脸严肃道,“苏老弟,野牛帮管事的,一共三十七人,现在已经全部被押过来了。”

    苏瞻微微一笑,左右拱了拱手,“此事劳烦二位大哥了!”

    “哈哈,苏老弟这是什么话,都是为我锦衣卫办事,谈什么劳烦不劳烦的”佟耀林摆摆手,示意正事要紧。客气一番,佟耀林拿眼睛瞪了瞪对面的石克楠,这个石疙瘩,当真是没良心,这次要不是自己厚着脸皮掺和进来,说不得这份功劳就又错过去了。

    苏瞻也没多言,站起身笑眯眯的看着院中三十多位壮汉,他走的很慢,脚步也不重,可那一步步仿佛踩在了众位壮汉的心头。不知为何,野牛帮的壮汉们不怎么惧怕佟耀林和石克楠,偏偏对这位儒雅俊朗的苏公子恐惧得很。苏立言的眼光看似人畜无害,却透着一股子狡黠与锐利,在他面前,就像脱光了衣服,什么秘密都保不住。

    看到苏瞻的目光停在自己身上,一脸大胡子的哈默东吓得打了个激灵。这段时间,哈默东被苏瞻折腾的失了半条命,整个人都有些神经兮兮的,被苏公子上下打量,哪还能站得住,顿时身子一弯,差点没跪地上,“苏公子,苏爷爷,梁老大的事情跟哈某没关系啊,哈某是对梁老大有些不忿,但还没胆子杀他啊。”

    瞧哈默东这番反应,苏瞻也笑了,看来哈默东这段时间真的被折腾惨了。拍拍哈默东的肩膀,嘴角瞥了瞥,“你号丧个什么劲,苏某说过是你杀了梁汆么?来,你给苏某指指,哪位是金钟悍金护卫。”

    金钟悍?苏瞻此言一出,众位壮汉全都把头转了过去,目光对准了站在后排的一名精壮男子。这下倒不用哈默东指认了,苏瞻轻蹙眉头,死死的盯着那名精壮男子,上下打量一番,抬手勾了勾,示意他走上前来。金钟悍倒也没有惧怕,分开人群,大踏步走到了前边。

    “你就是金钟悍?”苏瞻眼中透着些戏谑,这金钟悍相貌堂堂,满脸正气,如果不是提前找到了线索,很难看出这个人会有什么问题。

    金钟悍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心中不免有些忐忑,“在下正是金钟悍。”

    苏瞻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退,好整以暇的抱着胳膊,本来脸上还算和善,但是转眼间冷了下来,厉声喝道,“大胆的金钟悍,你擅杀梁汆,可知罪?”

    苏公子的喝声十分突兀,包括石克楠在内的院中众人全都被唬了一跳。梁汆经营野牛帮十几年,心腹自然不少,转眼间就有不少野牛帮壮汉死死地盯着金钟悍。作为当事人的金钟悍也是面色发愣,随后抬起头来,怒不可遏道,“苏公子,虽然你身为锦衣卫试百户,但也不能平白诬赖人吧。金某随梁老大多年,但凡是帮内老人,谁不知道金某与梁老大的关系?你无凭无据说金某杀了梁老大,到底意图何为?哼,锦衣卫若想对我野牛帮下手,直接明着来便是,何必用如此卑鄙手段?”

    苏瞻心中一凛,这个金钟悍果然心思缜密,胆大心细,三言两语就将梁汆被杀,引到了锦衣卫与野牛帮的过节上去。金钟悍所言听上去合情合理,倒有不少人信了他的话,哈默东等人也不禁暗想,锦衣卫真的要借机会搞垮整个野牛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