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04章 调戏凶犯
    第104章调戏凶犯

    不得不说金钟悍很聪明,但苏瞻也不是那种自以为是的蠢人,若是没有几分把握,又怎么会直接冲金钟悍下手?示意石克楠与佟耀林稍安勿躁后,苏瞻冷冷一笑,不无轻蔑的说道,“金钟悍,苏某很佩服你,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耍这些小聪明。梁汆住处有一条密道直通外面,你难道不知道?”

    苏瞻此言一出,众人皆惊,三三两两的交头接耳,他们实在不知道还有密道这回事。哈默东更是将目光对准了金钟悍,哈默东也不是傻子,如果这条密道还有别人知道的话,那一定是金钟悍,因为梁老大最信任的人就是金钟悍。很多人也和哈默东一样,对金钟悍产生了怀疑。

    苏瞻这个时候继续说道,“密道乃是梁汆的秘密,很少有人知道,他每次通过密道离开的时候,都会让你金某人守着门,你别告诉苏某,你对梁汆的事情一点都不好奇?”

    “你....苏公子,你这是污蔑,就因为金某帮梁老大守门,就判定金某知晓梁老大的秘密,是不是太武断了?”

    金钟悍据理力争,死不承认,佟耀林在一旁早就看不下去了,手握刀柄,走上前来,“金钟悍,看来你骨头很硬啊,不知道到了百户所,你还能不能依旧如此硬气。”

    锦衣卫的酷刑,那可是无人不怕。但是苏瞻觉得还没到动用酷刑的地步,耸耸肩头冷然道,“好吧,金钟悍就算你说的有道理。那你且听苏某继续说下去,梁老大被杀的灶王庙离着那条乡间小路只有两百多丈距离,如果不是值得信任的人喊他,他又怎么可能去灶王庙?能够提前知道梁汆从密道离开,又能让梁汆万分信任的人,在这野牛帮上下,恐怕只有你金钟悍一人吧。”

    金钟悍目光中露出一丝慌乱,但表面上依旧镇定如初,“这都是你的推测,值得梁老大信任的人,可不仅仅只有金某一人吧?”

    “嗯,你说的有道理,这一切都只是苏某的猜测,毫无证据,那请问你,今日卯时左右,你身在何处呢?”苏瞻不慌不忙,他越是如此轻松,金钟悍越是觉得压力很大,几乎没怎么想,便回道,“寅时中旬的时候,看梁老大屋中没什么动静,实在有些困乏,便回住处歇息了,这有什么问题么?”

    “睡觉啊,这当然没什么问题了,既然如此,那就麻烦你将布靴脱下来可好?”

    金钟悍心神一凛,莫名的慌乱起来,他本能的想要拒绝,但是锦衣校尉们可不会给他机会,上去几个人三两下就将金钟悍的布靴拽了下来。提起一只布靴,看了看鞋底,苏瞻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金钟悍,你说你卯时左右在家歇息,而从辰时到现在又一直没出过通衢坊,那这就奇怪了,你这鞋子上的红泥从哪来的?据苏某所知,咱们祥符附近,只有白坡一带才是红泥土壤,你说你在睡觉,哼哼,依苏某看,你是去请梁汆长眠灶王庙了吧?”

    苏公子一番话,让院中野牛帮众人十分吃惊,他们一个个看了看自己的鞋底,可都没看到半点红泥,这时他们也对苏瞻的话信了七八分。哈默东等野牛帮大佬,全都瞪着眼睛怒道,“金钟悍,你个狗娘养的,梁老大如此信任你,你竟然害他性命。”

    野牛帮众人怒火喷涌,有几个人想上来围殴金钟悍,却被十几名锦衣卫压了下来。苏瞻可不是想替梁汆报仇,他真正感兴趣的是金钟悍的身份,“金钟悍,你现在还有何话可说?哦,对了,你还是可以狡辩的”,说罢,苏瞻从怀中取出了那枚铜纽扣,捏着纽扣讥讽道,“请问这枚铜纽扣你该怎么解释呢?梁汆尸体下压着一枚铜纽扣,你金钟悍鸾带上正好少了一枚铜纽扣,难道天下所有巧合之事全让你金某人碰上了?”

    当苏瞻拿出那枚铜纽扣后,金钟悍几乎本能的看向自己的腰带,鸾带本来镶嵌着四枚铜纽扣,而现在却少了一颗。此时案情推理合情合理,证据更是确凿无疑。到了此刻,金钟悍眯起眼睛,长长地呼了口气,摇着头苦笑起来,“苏立言,你果然厉害,这么短时间就查到了金某头上。护法说的没错,你就是我圣教心腹大患。”

    “圣教?”苏瞻眉头一挑,轻蔑一笑,“无生老母教吧?倒是谢谢你们看得起苏某了,能告诉苏某,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么?”

    当一切秘密被揭开,金钟悍反而镇定下来,“告诉你也无妨,金某只是一介无名小卒,圣教中一名普通信徒。倒是你,金某很奇怪,你既然早就确认金某有问题,为什么还费心费力的抓来这么多人,直接把金某抓起来不就行了?”

    金钟悍一脸的镇定,浑没把周围的锦衣卫当回事,这让苏公子很生气。有意打压下金钟悍的嚣张气焰,摸了摸鼻尖,侃侃言道,“你既然如此坦诚,苏某也不能藏着掖着嘛,若是我锦衣卫直接单独抓你金某人,你金某人万一狗急跳墙,毁灭线索,然后再玩一出自裁谢圣主的戏码,那苏某人岂不是亏大了?抓这么多人,就是让你放松警惕,以为苏某没什么证据乱抓人,趁这个机会,苏某也好找找还有没有其他有用的线索。哦,苏某这么说,你明白了,要是还没明白,苏某再给你解释一遍。”

    嘶,不明白?简直是太明白了,苏公子这番话,只要不是傻到一定程度,都听的明白。苏公子这是为了防止金钟悍毁灭线索,这才做出一副大范围抓人,气急败坏的样子。而金钟悍呢,一看锦衣卫大肆搜捕野牛帮高层,心里也就放松了戒备,觉得锦衣卫根本没有怀疑到自己头上。谁能想到,苏公子这边审着人犯,另一边已经派人去抄他金某人的后路了。一想到自己身上藏着的秘密,金钟悍吓得面色如土,直接慌了神,再不复之前的镇定,扭过身,也没穿鞋子,歇斯底里的朝苏瞻扑了过来,“苏立言,今天金某弄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