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05章 罪恶燃烧
    第105章罪恶燃烧

    之前苏瞻故意拉开一段距离,就是怕金钟悍暴起劫持他苏某人当人质,所以金钟悍的如意算盘显然是打空了,刚跑了两步,石克楠和佟耀林一起伸脚,直接将金钟悍踹翻在地。此时的金钟悍早已慌了神,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苏立言就如此确定还能找到其他线索,所以,他很不甘心的咬着牙抬起了头,“你怎么就确定能查到有用的线索?”

    苏公子一脸无辜,很无奈的摊了摊手,“本公子又不是神仙,哪能什么事都确定,不过这种事嘛,总得试试不是?万一找到好东西,那本公子岂不是赚到了?金大侠?你混迹江湖这么多年,难道不懂得一个道理?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我....我.....”金钟悍支吾了半天,最终什么话都没说出来,看着苏公子那一脸和善的笑容,不知怎地,金钟悍只觉得一股血气往脑门涌,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昏了过去。

    气昏了?苏公子抽抽鼻子,很不屑的留下了一句话,“这家伙,真不经玩,这就受不了了,真是小气!”

    佟耀林和石克楠站在左右两边,都觉得牙花子疼。苏立言实在是太坏了,就像耍猴似的把金钟悍耍来耍去,最后直接把猴子给耍昏了,还怪人家猴子不经耍。苏立言看上去俊逸不凡,但实在是坏得很,以后得罪谁也别得罪苏立言。那帮子野牛帮大汉们也是如此,见识过苏公子如何耍弄金钟悍后,大家觉得苏公子那人畜无害的模样都是假的,这位苏公子简直就是一位吃人不吐骨头,坏到掉渣的狠人。

    野牛帮刚经过一场大乱,锦衣卫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佟耀林轻轻松松的将野牛帮上下拾掇了一番,从此以后野牛帮估计就是锦衣卫下边的外围打手了。此时野牛帮也没人会蠢到得罪锦衣卫,谁让那位苏公子这般吓人呢,锦衣卫发飙大都是直着来,这位苏公子却是满腹弯弯绕,最擅长的就是给人挖坑,最后把别人埋了,别人还啥都不知道。没人愿意当第二个金钟悍,所以没人愿意得罪苏瞻。从这天开始,野牛帮上下就有一条铁律,每个人都要认清楚苏立言那张脸,在祥符境内,得罪谁都不要得罪这个书生锦衣卫。

    成功抓获了金钟悍,梁汆这个鱼饵也算起到了作用,至于能在金钟悍挖出多少东西,那就要靠锦衣卫的手段了。苏公子觉得自己是个文雅的人,那种动不动就上刑具见见血的事情,实在是没什么技术含量,所以也懒得管石克楠和佟耀林如何折腾金钟悍。

    夜晚降临,汴梁城依旧长歌曼舞,风花雪月。白天发生在通衢坊野牛帮总部的事情,并没有影响到这座千年古城。偶尔有恩客燃放些烟花,绽放于灿烂的星河,点缀着美丽的夜空。祥符汴梁,一片安宁祥和。

    丑时末寅时初,位于东城的东里坊突然出现一些动静,如今时刻,人们早已熟睡,东里坊一处豪宅之内慢慢冒出一丝火光。春天风大,火借风势风助火威,那一丝火光转眼间弥漫开来,形成一片汪洋火海。这处豪宅乃是东里坊最为豪气的宅院,大门外挂着一块牌匾,上书“王宅”。

    富商王允让的豪宅转眼间被大火吞噬,许多人被惊醒,无数王家仆人穿着单薄的衣服乱窜,糟乱中一阵阵哀嚎声刺破耳膜,划破如墨的夜空。大火无情,人们在这大火中就像卑微的草叶,火势实在是太大了,位于北边的正房早已经被烧的不成样子,至于王允让以及妻儿,恐怕早就葬身火海了。位于南边两侧的厢房也没能幸免,许多仆人睡梦中被响动惊醒,一些人跑了出来,但更多的人被困在了里边。一个人全身蹿着火苗,在地上打着滚,凄厉的惨嚎声,让人心底发寒。

    浓烟滚滚,火光冲天,这一场灾难过后,东城王宅将不复存在。

    火势蔓延开来,那美丽的火光下,逝去的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东里坊住宅紧密,一座连着一座,不到一刻钟时间,就引燃了王宅附近的居所,一时间东里坊到处都是救火的身影。很多东里坊富户,也跟着王宅倒了霉。

    火光照亮半边天空,犹如地狱降临。在远方一处屋顶上,一个中年男子默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身材算不上魁梧,但全身透着精悍气息,一身灰黑色斗篷更显神秘。他的脸有些瘦削,眉毛稀疏,眼睛上挑,留着一副八字胡。听着那一声声刺破夜空的嘶喊,男子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情,欢喜、怜悯、慈悲与厌恶。

    一个人脸上怎么会露出如此复杂的神情?没人能解答,也没人能懂,能够读懂他的只有他自己。

    右手持着一根铁棍,铁棍上挂着一串铁链,背后是一个硕大的黄葫芦。他叫什么名字?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了,但是江湖中人都称他为“烈火道人”。

    熏陶村,位于村子西侧的院子里一片死寂,只是死寂中燃着烛火,一丝粗重的喘息不断传来。男孩的尸体瘫软的坐在门后,脖子耷拉着,苍白的嘴唇代表着男孩已经死去多时。里屋内,曾刘氏静静地躺在炕上,她衣衫破烂,白皙的肌肤上满是伤痕,圆睁着双目,整个人早已没了生者的气息。那双眼睛,似乎述说着自己的痛苦,她好像在呼喊儿子的名字,又好像慨叹着自己的贞洁,但她只是一个弱女子,她做梦也没想到躲过了锦衣卫,却迎来了更狠的人。

    屋子里还有第三个人,这是一个魁梧健壮的男人,看上去也就三十余岁,长发纶巾,一丝不乱,一身白色锦袍,更显得气质不凡。只是,面白无须的脸上总是挂着邪邪的笑容,看上去是那么的不协调。在他眼中,从来没有过善与恶,有的只是爱与不爱,有的只是想与不想。舔舔腥红的舌头,他笑了,笑的是那么的残忍,又是那么的如沐春风。

    他推开门走出了出去,夜色下的虚影越来越模糊,他从来不在意世人的眼光,他可以是神,可以是人,也可以是野兽。他从不在意,他毫无束缚,因为他叫高凌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