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07章 圣教杀手
    ,。

    第107章圣教杀

    女子服饰颇为不同,纱衫宽松,领口开得很低,那若隐若现的肌肤吹弹可破,更显诱惑力。

    她就像上天赐予风情,一言一行总能将男儿玩弄于股掌之中。

    祸国之妖姬,倾国之红颜!

    她有着风一样的名字,为人熟知,却少有人认识。风自怜,这三个字盛传多年,但世上又有几个人知道她呢?

    鲜花绽放于林间,美色点缀其中。不久之后,一阵沙沙的脚步声响起,又一名女子踩着松软的青草走进梅园。她一身洁白的长衫,脚下一双粉白布靴,一身白色,让人不敢直视。一头乌发挽做简单的马尾,脸色绝美,透着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傲然,那冰冷的寒意从身上传来,春风躲避。如果说风自怜将女子之妖艳放浪展现的淋漓尽致,那这个女子则是另一个极端,她圣洁冰冷,一对明媚的大眼睛透着丝丝杀意。

    风自怜微微坐起身,衣衫抖动,丰满的酥胸露出几分端倪。勾人的红唇轻启,随意的娇声道,“哟,唐若离,你来的可真慢。”

    唐若离皱了皱绣眉,似乎很怕染上风自怜身上的妖气,站在三丈外,冷声道,“不是我来得慢,是你来得早了,这些年好像很少见你这般积极过。”

    “来早了嘛?”风自怜依旧带着那番狐媚般的笑容,玉抚摸着脸颊,淡淡的笑了笑,“汴梁乃是几代古都,好玩的东西不少呢。”

    “你觉得我会信?据我所知,你很早就到祥符了吧,别告诉我你这段时间只是在游山玩水了。当然,你在忙什么好像跟我也没什么关系!”

    唐若离抱着那把长剑,冷言冷语,风自怜并不在意。她知道唐若离一直都是瞧不起她的,同样,她也从来对唐若离瞧不上眼,“哟,唐姐姐,你总是这样冷冰冰的,会没男人要的。”

    “总比你整日里卖弄风情,勾引男人强!”

    风自怜并不是太在意,纤指搅着发丝,凤眼眯着,如发情的小猫,“唐姐姐这是夸人呢?嗯哼,倒是碰上了一位有趣的小郎君。”

    唐若离与风自怜乃是两个极端,三两句话便说不到一起去,索性谁也不再言语。不久之后,有两个男子前后脚来到梅园中,这两个男子不是旁人,正是在祥符做下滔天大案的袁囚忆与高凌山。四个人占据四个角落,看上去是旧识,却又像是互不相识。

    袁囚忆将铁棍杵在地上,长眉微蹙,脸上没有半点神情,声音也有些沙哑,“圣教传令我们前来祥符,似有大事,所以希望几位这段时间不要乱跑。”

    风自怜轻轻闭着眼金,问着风中的花香,似乎并不在意袁囚忆说什么,“圣教?莫要忘了,我们只是杀,虽然挂在无生老母教门下,但不代表我们要事事听无生老母教的。袁老道,那是你们的圣教,却不是我风自怜的圣教,我只在意钱,其他与我毫无干系。”

    袁囚忆心中有些微怒,却又无可奈何。无生老母教门下网罗了江湖十大杀,而他们四人则占据了前四的位置。他们杀人的目的不同,对无生老母教的态度也多有不同。唐若离因为特殊原因,与圣教组成了联盟,而他袁囚忆和高凌山出身无生老母教,受圣主罗梦鸿大恩,所以甘心替圣教做事。唯有风自怜比较例外,她虽在圣教,却只是为了钱财。

    “风自怜,你想要什么,圣教一清二楚,只要你接下圣教的任务,圣教一定会让你满意的”袁囚忆的保证到底起多大作用,那就只有鬼知道了。

    无生老母教十大杀前四位,却是各有各的想法。唐若离与袁囚忆也不是一条心,平日里也有些反感无生老母教的行事作风,“袁囚忆,你们这次有些太过分了,东里坊一场大火,死伤二十余人,你们如此有伤天和,可真的是为了无生老母,圣恩降临?”

    面对唐若离的指责,袁囚忆神色不动,长眉上挑,声音如同来自九幽,“人间罪恶,以火证道。天若不收,必入阎罗!”

    这一句话,同样也是袁囚忆一生的信条与坚持,为了洗净人间污垢,愿持烈火焚烧,那怕为此坠落十极阎罗,也在所不惜。袁囚忆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过往,才造就今日的信仰,无人得知,唐若离也没心思去管这些,“你愿入阎罗,别人也阻拦不得。”

    风自怜一直享受着春风花语,这时睁开多情的凤目,不无讥讽的冷笑起来,“罪恶?洗不去自身罪孽,谈什么以火证道?我们都是一群疯子,不是吗?”风自怜的话语中透着些伤感,人生充满无奈,有些事情并非她所愿,但又不得不去做。多年来,世间之人只剩下了两种,活着的或者死去的,善恶,是多么可悲的名词。

    自来到梅园,高凌山那双豹眼就从来没有离开过风自怜,他毫不掩饰心中的欲望,舔了舔舌头,喉头吞了吞口水,“风自怜,你知道高某此生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吗?”

    “你可以说一说”风自怜看也未看高凌山,玉依旧摆弄着自己的秀发。

    高凌山嘿嘿一笑,大摩挲着石面,眼睛里透着淫邪之光,“高某真的想将你扑在身下,抚摸你身上每一寸肌肤。高某见过无数的女人,唯有你,让高某如此心动。所以,你千万不要给高某会。”

    玉伸直,一把寒光森森的匕首从袖口落入中,妩媚的目光里充满了嘲弄,“高凌山,你可以试试,只要你有那个把握。”

    高凌山并不傻,风自怜看上去放荡妖冶,但她的身子根本没被男人动过,当然有忍不住伸的,结果那些男人要么死,要么断。

    梅园中,有四个不搭调的怪人,纵火犯,采花贼,骚狐狸,冷菩萨。不管这四个人有多不搭调,至少他们还没打起来。

    唐若离看看天色已经不早,心中便有些不耐,“这次将我们聚集到祥符,到底所谓何事?”

    袁囚忆很干脆答道,“龙亭湖畔,牡丹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