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10章 唇枪舌剑
    ,。

    第110章唇枪舌剑

    有个台阶下,白德芳只好面色不善瞪了苏瞻一眼,随后笑着冲澹台福宁点了点头。看着那绝色女子一步步走来,白德芳沉吟片刻,嚷声道,“观此女眸中妩媚,步履妖娆,必为烟花也!”

    白德芳的声音可不小,苏瞻听得一清二楚的,听白先生这番评判,苏公子差点没一个踉跄蹲在地上。绝色女子本来笑靥如花,勾人夺魄,转眼间那张娇颜就布满了寒霜,这女子倒也非常人,莫看长得妩媚妖娆,性情却是泼辣得很,停住脚步,指着亭子里的白德芳怒道,“老头,你说谁是烟花女呢?”

    白德芳倒也无惧,沉着眉头淡淡道,“老夫看错了不成?想来是得月楼的姑娘,喊苏解元回家吃饭的?”

    雒昂也站在一旁落井下石,冷然道,“先生所言不错,浮浪公子与烟花风尘女,挺配的!”

    雒昂此言一出,站在他身旁一直不怎么言语的蓝袍公子忍不住出言斥责道,“雒昂老弟,休得胡言!”

    这蓝袍公子名叫秦伟,字元观,与雒昂同为王承裕的学生。秦伟也对苏三颇为仰慕,但绝不会路雒昂这般乱来,刚刚雒昂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可惜秦伟提醒的有些晚了,苏瞻虽然不太爱管闲事,但对方一个劲的找自己麻烦,那就没必要再忍让了。转过身,三两步走到绝艳女子身前,直视着白德芳等人,眼中划过一抹冷笑,“白先生,你要是老眼昏花,看不清东西,那就请回去找郎中治治眼睛,总好过整日里胡说八道,诬赖人强吧?”

    白德芳那受过这种刺激,竟然被人当面指责老眼昏花,这不是说他白某人几十年赚来的名声都是虚的么?于是白老先生指着苏瞻,哆哆嗦嗦的,“你....你....你倒是说说老夫怎么老眼昏花了?”

    “哦,你瞧瞧人家这位姑娘,明明是清清白白的身子,你偏说人家是烟花女子,这不是污人贞洁么?白先生,你要是觉得苏某说错了,可以找人检查下嘛!”苏瞻自信满满,绝艳女子虽然姿态妖娆,可眉眼闭合,脚步收紧,典型的处子之身嘛。

    绝色女子很合事宜的挺了挺胸膛,那对丰满实在是雄伟,苏公子站在台阶上,正好看到了一些风景,必须差点没冒出来。苏公子心里暗自郁闷,姐姐,你要不要这么嚣张,就你这番放浪大胆的行为,有八成的人会先入为主,把你当成个烟花女子。

    苏公子心里想些什么,绝色女子显然是不清楚的,她耸着胸脯,一脸的傲然,“老头,你是不是不信,可以找人验验,本姑娘要非完璧,以后就跟在你这老头身边为奴为婢。”

    看到绝色女子这番自信表现,就算是傻子也知道白德芳看走眼了。但是白老先生显然是不肯低头的,犹自抖着胡子直哼哼。苏公子也不肯轻易放过白德芳的,指着他的鼻子冷笑道,“白老头,刚刚苏某本来不想跟你一般见识的,可你这老头不识抬举。要按你所言,这天下除了读书人,其他都是贱民了,嗯,你说的也许很有道理,本公子也不反驳你什么。既然你有此想法,那就请你脱下衣袍,从此以后莫睡床榻吧。”

    白德芳莫名其妙,睁着老眼怒道,“为什么?”

    “衣袍多是贱民裁剪缝补而成,家中桌椅床榻也多是木匠打造,哦,你家那房子估计也是泥瓦匠修建的,还有,白老先生还得锻炼下身体,丘八们一文不值,这边疆太平还得靠白老先生这样的爱国名士去保护”苏公子说着说着就有点停不住了,摸着下巴想了想,继续唾沫横飞道,“还有,那些柴米油盐也是吃不得的,商人乃天下祸乱之源,白先生还去买柴米油盐的,那不是以金银资助祸乱分子么,这简直是支持乱党嘛。喏,还有这几位花魁娘子,歌舞大家,苏某也得帮忙带走的,几位烟花女子,贱女之最,可别让诸位染上晦气。至于苏某嘛,自甘堕落,沾染些晦气什么的,也是无妨的,哦,陆大家、苏大家、云大家、李大家,苏某今日请几位吃点便饭,还望几位大家莫要嫌弃。”

    飞云亭内,众人神色各异,大家全被苏公子一番话给镇住了。其实,之前白德芳说的那一些士农工商的理论,很多人听得都不是太舒服。澹台福宁也是经商起家,岳思崖虽说是书香门第,但也是经营着不小的瓷器买卖。连澹台福宁等人都心中不忿,就更别提陆丹雪以及苏三几位花魁娘子了。虽然心中多有愤懑,但顾虑颇多,尤其是陆丹雪几位花魁娘子,就算心中再生气,也不可能明着得罪白德芳这样的扬州名士。

    苏立言就像个愣头青一般,说出了许多人想要说的话。澹台福宁对苏立言还是颇为佩服的,敢明目张胆的斥责白老先生,真的是够有魄力。佩服归佩服,但澹台福宁出于自身仕途考虑,倒也不至于站出来支持苏瞻。不过陆丹雪、苏三、云晓晓和李若桃并没有那么多忌讳,几双美目婉转流盼,全都轻轻地站起了身。苏三走到石阶前,微微福了一礼,“奴家久闻苏公子才学不凡,正想找公子请教下琴曲呢,平日里想见公子都见不到,今日公子盛情相邀,奴家哪敢拒绝?”

    李若桃面若霜雪,带着些清冷之意,此时对这敢于仗义执言的苏公子,还是多有钦佩的,“苏姐说的不错,若是能得苏公子留下一词半句,奴家也很高兴呢。”

    几位花魁娘子话语委婉,听上去楚楚动人,可实际上却是在狠狠地打白德芳的脸。

    白德芳享盛名已久,于江南一带颇有声望,何曾受过这种委屈。被那苏立言冷嘲热讽也就罢了,可李若桃这几个风尘女子竟然也敢如此。白德芳那张老脸憋得铁青,血气上涌,脑袋嗡嗡作响,随即转过头抖着胡子哼道,“好好好....几位大家倒是会说话.....”

    眼神中不无威胁之意,可终究没太大作用,毕竟人家陆丹雪几位花魁娘子没有明着得罪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