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11章 阴险的雒昂
    ,。

    第111章阴险的雒昂

    此时,便是脑袋缺根弦的,也觉察到亭子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儿了。苏立言如此讥讽白德芳,那些白鹿书院以及各大书院的才子们都没站出来主持公道,就已经说明他们的态度了。秦伟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这位白德芳老先生学识见地也未必多么高明。但是,那雒昂却是有着不同的想法,尤其是看到苏三那对清澈的眸子默默地望着苏立言,心中更是妒火肆虐,“苏立言,你好生大胆,自太祖开始,我朝便有这士农工商的祖制,你这番胡言乱语,可是指责我大明祖制不公么?”

    雒昂这番话可谓是阴险至极,硬生生给苏公子挖了个坑。苏瞻也不是那种热血上涌,什么都不懂的浑人,如果接着雒昂的话,把事情扯到祖制上去,那可就惹下大麻烦了。

    大明朝自开国以来,立下了士农工商的体系,虽然到了明朝中期,很多祖制已经名存实亡,但从来没有人会蠢到明目张胆的指责祖制。或许朝堂之上大多数人都不在意祖制,但却可以利用祖制去攻击人。

    苏瞻也没有那么多豪情壮志,士农工商人人平等?他还没蠢到这种程度,不管有没有祖制在,大明朝依旧是读书人的天下,这天下大势依旧是读书人主导。在天下大势面前,要么随波逐流,要么迎面而上,被浪潮淹没。

    苏瞻不会蠢到去挑战时代的秩序,在天下大势面前,敢于逆流而上的人,全都成为了历史尘埃中的一粒沙。

    布鲁诺提出了日心说,最后被烧死在十字架上。面对天下大势,个人力量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祖制?哼,雒公子当真是瞧得起苏某,苏某可没胆子去妄议我大明祖制,只是,无论是谁,只要是我大明百姓,就是陛下之臣民。就连太祖皇帝都不曾如此贬斥,尔等有何资格将他人贬的一文不值?”苏瞻握紧右拳,身子站的挺直,声音变得高昂起来,“苏某倒是要问问你们了,你们有什么资格代替陛下,俯瞰天下苍生,是谁给你们的权力,又是谁给你们的胆子?”

    苏瞻说罢,上前一步,目露凶光。不知怎地,面对步步逼来的苏立言,白德芳、雒昂等人忍不住后退了两步,脑袋一阵充血。

    嘶,雒昂呼吸急促,不断吞着口水。本来给苏立言挖了个坑,可是这苏立言不仅没中计,还倒打一耙,硬生生的将一口黑锅甩了过来。

    白德芳和雒昂被噎的说不出话来,站在后方的林启年却计上心头。

    林启年目光阴沉,神色不善,看到苏立言如此狂傲嚣张,心里那股火就压抑不住,忍不住想要做些什么。

    “苏立言,白老先生德高望重,学识见解众所公认,岂能容你这般污蔑?”

    苏瞻眉头紧紧皱起,看了看说话之人,心里不由得暗骂两声。

    怎么又是这个林启年,难道自己与这个家伙有杀父之仇?大家同为白鹿书院同袍,不帮忙也就算了,竟然还落井下石。

    苏瞻的火气也冒了上来,一口唾沫吐到了林启年脚面上,“我呸,德高望重?沽名钓誉,为老不尊还差不多!”

    这下子可算是捅了马蜂窝,白德芳哪还有半点涵养,抖着胡子抬腿就踹了过去。

    看着脚面上的口水,林启年也是双眼喷火,撸着袖子就要动。

    苏公子也是打架的行家了,哪能被白德芳和林启年这样的文弱之人偷袭得,往右一躲,反身照着白德芳支撑腿就是一脚。

    白德芳老胳膊老腿,哪是苏公子的对,要不是后边有人搀着,就要从石阶上摔下去了。

    眼看着苏公子开打,小王小八不用吩咐,左右开弓,啪啪两巴掌拍在了林启年脸上,还连带着将冲上来的雒昂踹了回去。

    眨眼的功夫,白德芳踉跄着喘着粗气,林公子脸颊火辣辣的疼,英俊不凡的雒昂公子袍子上多了几个脚印。反观始作俑者苏公子,满面红光,神情兴奋,毛都没上一根。

    白德芳只觉得生不如死,自己受人敬仰这么多年,今日竟然被一个小辈如此糟践。若是不找回脸面,以后他白某人可就要成为士林中的笑话了。

    “诸位,老夫今日定要这苏小贼付出代价,还望大家不吝帮忙!”

    白德芳享盛名已久,这番相召,响应者不少。苏瞻根本不怕这帮乌合之众,真当老子这锦衣卫试百户是吃干饭的?

    飞云亭内,以白德芳为首的十几位士子群情激奋,苏公子往后退了两步,抬起攥起了拳头。

    就在这时,在飞云亭不远处的河边,几位身着普通灰袍的精壮男子慢慢靠了过来。当然,白德芳等人所有注意力都在苏瞻身上,根本没发现这些。

    自从苏瞻和雒昂等人起了冲突后,澹台福宁一直稳坐钓鱼台,只字未言。可是现在眼看着就要爆发一场文人学子间的群殴,他再也坐不住了。

    此次飞云亭小聚,便是澹台福宁组织的,虽说对那白德芳的言论不太同意,有意让这老头子吃些亏,但看着聚会变成群殴闹剧,对她澹台福宁来说,总有些不太好。

    澹台福宁上前两步,拦在了众人身前,苦笑着朝苏瞻拱了拱,“诸位....诸位....都听我说,大家也都是功名在身,有头有脸的人,像街头恶痞般大打出,岂不是惹人发笑?”

    飞云亭内乱哄哄的众人,也有些冷静下来,大家都是谦谦君子,动口不动,真要群殴一番,那可就真成了大明朝的笑柄了。

    像粗人那般打架,多有不可取之处,但轻易放过苏瞻,白德芳也咽不下这口气。

    “澹台公子,那你说怎么办?难道老夫就由得这小辈辱骂?”

    看白德芳一脸的激愤,澹台福宁心中也是不忿,你这个老东西说话如此义正言辞,好似吃了多大亏,刚刚辱骂商人、工匠的时候不是挺自在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