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12章 开荒
    ,。

    ps:五一上架,到时保底十更,希望大家能帮忙订阅!

    第112章开荒

    可是心里再不忿,澹台福宁也没法像苏瞻那般表达出来,只能忍着火气又朝着白德芳拱了拱,“白老,这当街恶斗岂是君子所为?过些天便是牡丹诗会,不如一切恩怨,龙亭湖畔,一决胜负,不知众位以为如何?”

    不少人点了点头,林启年摸了摸有些疼痛的脸颊,看了看苏瞻,又扫了扫站在苏瞻身旁的妖艳女子,“哼,就怕有人不敢应战啊!”

    实际上,苏公子真没打算应战,到了牡丹诗会,那可就真的一点胜算都没有了。比文采,一点都不怕,可牡丹诗会除了文采,拼的还有财力,苏公子哪有闲钱买牡丹花送人。

    当然,自己没钱,还可以拉赞助,让一些富商花巨资支持自己,可赞助是那么好拉的?

    苏瞻嘴角上翘,并没有理会林启年的挑衅。雒昂一直盯着苏瞻,自不会放过这个会,出口讥讽道,“苏立言,你难道只会躲在女人胯下展那男儿雄风?若是如此,本公子就不与你一般计较了!”

    雒昂这话说得实在太毒了,一时间飞云亭内响起了阵阵讥笑声。

    苏公子自认为脸皮厚如城墙拐角处,但也是个响当当的热血男儿,被人讥讽为躲在女人胯下输出,哪还能受得了。

    要不是条件不允许,真想一刀子下去砍烂雒昂的嘴,“都给本公子住嘴,牡丹诗会?苏某奉陪到底,记住,谁要是输了,就去城东开出一亩荒地。”

    开荒地?飞云亭内有一个算一个,全都瞪大了眼,就连旁边的妖艳女子也露出了不可置信之色,这个苏立言当真是不同凡响,连打赌都打得如此特立独行。

    良久之后,白德芳等人才咬着牙哼了哼,“行,赌就赌,谁输了谁去开荒地,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澹台福宁笑的异常尴尬,这叫什么事?好好地搞了次文人聚会,到最后扯到开荒地上边去了。本来还想着晚上请大家去望星楼吃顿便饭的,眼下也没了这个心情,只能草草了事。

    苏瞻也懒得在这里多待,与澹台福宁寒暄几句,便告辞而去。

    苏崇宇和莫老先生跟在苏瞻身后一同离去,没一会儿,苏三、陆丹雪几女也迈步追了上去。

    眨眼的功夫,飞云亭变得冷清不少,唯独妖艳女子站在亭子外没有左看右顾,神情复杂。

    妖艳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那百变妖狐风自怜。本来想着靠着姿色勾一勾苏立言,找会取走羊脂玉的,好好地计划全被白德芳的那个老东西给毁了。

    哼,姓白的老头,等着吧,有你好看的。

    风自怜暗骂一番,又看了看苏瞻离开的方向,妩媚的凤眼光彩熠熠。有趣的小家伙,但愿你能活着离开龙亭湖畔。

    一阵清风吹来,风自怜拢了拢有些纷乱的发丝,轻声的自语起来,“好你个狡猾的唐冰块,看来两千两纹银,还是要少了。”

    之前那些灰衣男子慢慢靠近飞云亭,别人没有发现,但是风自怜却看在了眼里。那几个男子绝非普通锦衣校尉,看他们隐匿行踪,行走间下盘沉稳,个个都是高。

    刚刚幸亏没打起来,要真打起来,吃亏的肯定是白德芳那帮子人。由此可见,苏瞻也是狡诈似狐,看上去做事冲动,实则心思缜密,若不是有那些灰衣男子保护,恐怕姓苏的早就认怂了。

    唐若离也是耍了一番心,她只说苏瞻有人保护,却没说那些人都是个中高。也怪自己大意,没有深想,凭唐若离的能耐,若不是碰上硬茬子,早就自己出夺取羊脂玉了,还会便宜她风自怜?

    苏瞻可不会想到妖艳女子就是风自怜,这也怪不得他,整个锦衣卫系统都不知道风自怜长什么样,到现在连张像样的画像都没有。

    苏公子愁的很,莫看刚刚打赌的时候牛气冲天,自信满满,实际上心里一点谱都没有。不过苏瞻做人一向光棍的很,大不了就是去开荒地嘛,对其他文人才子来说,种地是件很丢人的事情,但对苏瞻来说,也就那么回事儿。

    苏崇宇苦笑着摇头叹息,“立言老弟,想在牡丹诗会胜出,可不容易啊,那雒昂、林启年等人可都是家资颇丰,听说那雒昂的叔父便是洛阳大户,洛阳城有一半的花卉都要经他之。”

    苏瞻本就没多少信心,听了苏崇宇的话,更是深受打击,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哎,德馨兄,照你如此说,小弟岂不是一点胜算都没有了?罢了,大不了就去开荒嘛!”

    “你倒是想得开”苏崇宇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

    苏崇宇与苏瞻的关系并不算多深,亦或者说,苏崇宇和祥符众多文人才子的关系都一样。多年来苏崇宇一直秉承着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原则,不刻意讨好,也不会有意排斥。朋友,贵在交心,有些事情苛求不来。

    苏立言这个人,为人平和,但绝非懦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有来犯,必然亮剑。他没有文人那般恃才傲物,目空一切,看上去行事惊骇世俗,实际上一言一行都经过深思熟虑,少了些浮夸,多了些沉稳。

    渐渐地,苏崇宇认可了苏瞻这个人,因为与苏瞻谈话,不会有那么多顾虑,有一种独特的轻松感。

    同样,苏瞻也觉得苏崇宇和澹台福宁这些人不同,看上去苏崇宇事事参与其中,但从来不施加影响,他与所有人相关,又与所有人无关。像今天这样,能站出来坚定地支持某个人,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不想得开又如何?德馨兄,你今日这般支持小弟,可是要得罪人的哦?”

    苏瞻脸上带着些坏笑,倒是苏崇宇不以为意,轻轻地耸了耸肩头,“人活于世,总要做一些认为对的事情,得罪一些不想得罪的人。”

    苏崇宇话中有话,不过与聪明人说话,也没必要说太多。

    苏瞻点点头表示同意,在苏崇宇身上可以看到一种名士的豁达,看上去不会据理力争,实际上却有自己坚定地立场。苏崇宇义无反顾的去得罪那么多人,是因为他觉得值得。

    有苏崇宇这样的人做朋友,也是人生一大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