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13章 苏三的抉择
    ,。

    ps:五一上架,保底十更,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

    第113章苏三的抉择

    走在旁边的莫柏明老先生倒是感慨良多,想起之前的事情,不由得长吁短叹,“老夫本以为会是一件雅事,谁曾想却是徒增笑料。”

    莫柏明年纪不小,少了一些争斗之心,从他放弃仕途更可以看出,此人淡泊名利到何种程度。不过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依旧觉得有些不高兴。

    苏瞻并没有太过纠结这种烂事,大明朝局势如此,有千千万万个白德芳,真要一心管这种事,早晚得累死。来到汴河街拐角,便打算与苏崇宇等人分开。

    “哒哒哒”一辆马车停在路边,一个熟悉的女子挑开帘子,颇有些闷闷不乐的哼了哼。

    “解元公,你这人当真没良心,刚刚不是还说请我们姐妹吃些便饭么?怎地却走的如此急,喊都喊不住!”

    说话的正是乘马车赶上来的陆丹雪几位花魁娘子,苏瞻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两声。之前说那些话不过是为了刺激白德芳等人,没想到陆丹雪等人竟然还较真了。

    莫柏明与苏崇宇站在一旁,也不接话,显然是打算看热闹了。

    苏瞻还真没胆子把几位花魁娘子领到得月楼去,要是惹得大小姐生气,那可就真的是哭都来不及了。

    迎着陆丹雪水汪汪的桃花眼,苏瞻压抑住狂烈的心跳,一本正经的拱了拱,“还请陆大家息怒,实在是刚才苏某才发现,今日竟然分文未带,想来今日无法请大家了。”

    嘎,饶是苏崇宇定力惊人,莫老先生见多识广,也被苏才子给干败了。莫老先生扶着旁边的垂柳,死死地盯着站得笔直的苏解元,这苏立言到底长了一张什么样的脸皮,这借口都找得出来。

    陆大家抿着丰唇,狠狠地剜了苏瞻一眼,随后回头对车厢内气哼哼道,“妹妹没说错吧,苏解元肯定会找些烂借口!”

    来的时候,陆丹雪就说过苏立言肯定会找些奇葩理由拒绝吃饭,苏三与李若桃等人还多有不信,现在事实就在眼前,可由不得他们不信了。

    李若桃生性清冷,不善言笑,此时也被苏公子的奇葩理由逗得掩嘴轻笑,“这苏公子好生有趣,还有些.....”

    李若桃涵养不俗,那“惫懒”两个字最终还是没说出口,不过几位花魁娘子心里却是很明白的。

    云晓晓天性活泼,有些直爽,嘟着嘴低声佯怒道,“苏立言好生没诚意,找的什么烂理由,不吃拉倒,想请咱们姐妹吃喝的才子多得是呢!”

    苏三要比云晓晓成熟许多,听了这话,忍不住出言提醒道,“云妹妹莫要胡言乱语,苏解元若是也如平常才子般,也不显珍贵了。”

    李若桃轻轻点头,表示赞同。这世间文人才子不算太多,但也有一些,可能写出《望山》,谱写《刺客篇》,吟诵《长相思》的却不多。

    在江陵府,几乎每个月都要见上几个文人雅士,他们所作诗词不乏辞藻华丽者,但无不是婉转轻柔,少了些直接与穿透力。苏立言的诗词,朗朗上口,直透人心,多了几分男儿阳刚之气。

    示意陆丹雪莫要愠怒,掀开车帘,踩着凳子慢慢下了车。柔柔福了一礼,苏三淡淡的笑道,“奴家与几位妹妹只是想与几位名士交流下诗词乐曲而已,一些黄白之物,姐妹们还是有些的,还望解元公莫要嫌弃姐妹们粗鄙。”

    话说到这份上,苏瞻可真有些拒绝不得了。苏三的话听上去万分温柔带着些恳求,可实际上却是绵里藏刀,若是苏公子这个时候再拒绝,那岂不是也和那白德芳一行人一样,嫌弃苏三等人出身风尘,污浊不堪了?

    “既如此,那就劳烦几位大家了,苏某实在过意不去!”

    此时苏瞻真有些不好意思的,脸皮再厚,厚到这种程度,也是够累人的。

    莫柏明和苏崇宇倒不会多说什么,能借着苏立言的光,与几位花魁娘子把酒言欢,那可是求都求不来的!

    禅林苑竹楼雅间,竹窗打开,夜晚的春风缓缓吹进来。

    房间里几个人相处十分融洽,酒过半巡,耐不住陆丹雪以及苏三等人恳求,苏瞻借着陆丹雪的古琴,再次弹奏了那首名动祥符的《刺客篇》。

    此曲一出,李若桃也是颇为动容,总是听别人说此曲如何如何,可心中多有些不服。可亲耳听上一番,才能妾身体会到那种无穷的变化与沉重。琴曲风格多变,也导致了曲谱难写,怪不得名动顺天府的玉堂春一心想要求得此曲曲谱。

    曲谱,对于一名文人雅士来说,就相当于名厨里的独家食谱,那可是传家的宝贝。

    不听还好,听了这首琴曲,苏三眼中多了几分黯然之色,她深知想要得到曲谱的难度有多大。只是,轻易放弃,又有些不舍。

    苏三心中如此,沉迷于乐理的李若桃更是如此。

    一曲终了,重新满上酒,李若桃不免提起了牡丹诗会的事情,“苏解元,接下来的诗会,你可有信心?”

    苏瞻端着酒杯,看了看旁边的苏崇宇,几人相视苦笑,“哪有什么信心,尽人事听天命呗!”

    苏三等人实在没想到苏公子会如此实诚,几女都有心帮帮苏瞻,但想了想,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苏三看着窗外灿烂的星空,有些苦涩的笑道,“公子,奴家倒有心帮你,只是有太极书院的帖子在,奴家总不好驳了北淮楼的面子。”

    停顿了下,苏三细细想了想,仿佛了下很大的决心,缓缓转过头来,认真地看着苏瞻,“若是....公子能以锦衣卫的身份发个话,苏三愿意替公子参加诗会。”

    苏三语声真诚,倒是让苏瞻大感意外,就连李若桃几女也蹙起了黛眉。苏三如此聪明的女人,会不明白这般说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么?

    有锦衣卫出面,说服北淮楼撤了太极书院的帖子也不是不可能,若是让北淮楼在锦衣卫与太极书院做个选择的话,北淮楼肯定是宁愿得罪太极书院也不会得罪锦衣卫。可是,苏三呢?她终究不是祥符人,更不是锦衣卫的人,等到诗会结束,太极书院对付不了锦衣卫和北淮楼,可想要对付苏三,还是不缺办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