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17章 打上门的麻烦
    ps:今天上架,保底十更,求大家多多订阅打赏。今天所有章节,会在晚上八点左右更新完毕,稿子是自动更新,大家不用担心断章!如此爆更,只求大家给点面子,打赏订阅啥的别吝啬啊!

    第117章打上门的麻烦

    大熊稍微歪了歪脑袋,想了想,还是实话道,“不瞒大当家的,小的真名唤作谷大用!”

    谷大用?那不是八虎之一么,一个太监长得如此威猛,真是奇了怪了。奇葩太子配奇葩太监,真是够可以的。

    拍拍大熊的肩膀,苏瞻叹了口气,“大用,你也瞅见了,一切都是太子殿下逼得啊!”

    “嗯”谷大用点点头,表示什么都明白,可很快就瞪大了眼睛,甚是惊讶的小声道,“大当家的,你早就知道了?”

    “当然早就知道了,否则,能陪着那位瞎胡闹?你也不想想,若是不准备妥当,大小姐能让那位在苏某这待着?”

    谷大用也就长得五大三粗,实际上头脑并不差,稍微一寻思就想通了。张大小姐可是心思缜密之人,肯定是做好了安排,才敢放心的让太子殿下待在得月楼里。苏立言也是聪慧过人,估计当时刚见面的时候,他就怀疑太子的身份了。

    想到这段日子发生的种种事情,谷大用恭恭敬敬的拱手行了一礼,“这段日子劳苏老大的费心了,若不是你帮忙,光靠小的是肯定看不住殿下的,依殿下的性子,乱跑乱逛一番,恐怕非出大事不可。”

    “好了,不用这般客气,苏某本为锦衣卫,又有大小姐的吩咐,保护太子殿下也是分内之事!”看着面前的谷大用,苏瞻和善的笑了笑,“大用,你也无须如此拘束,这段时日,你我也算共过患难。撇开太子殿下不说,咱们也算得上兄弟朋友。”

    说完这些,苏瞻便慢悠悠的朝院门走去,留下谷大用一人愣愣的站在柴房门口。苏瞻说这么多话,有真诚,也有目的,首先,是真的觉得谷大用为人不错,值得相交,其次,和谷大用打好关系,对自己的未来发展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听到兄弟朋友几个字,谷大用心中是有些感动的,他能看得出来,苏瞻并没有半点歧视的意思,语气相当真诚。这段时间接触下来,对这位苏公子也算有些了解,苏公子看上去虽然狡诈,脸厚惫懒,但实际上他心地和善,待人还算诚恳,并不会处处耍心机玩手段。

    苏立言,倒是值得相交,遇事也可托付。

    当天夜里,得月楼最为华贵的甲子号包间里,苏公子陪着另外两位不靠谱的拜把子兄弟喝着酒。

    小赵公子显然是比较兴奋的,不光拜把子的事情,就连成立帮派的事情也大肆宣扬了一番,就连名字都想好了,取名“猛牛帮”!

    总之,苏公子有点欲哭无泪,想来梁汆泉下有知也该笑了,当朝太子玩黑帮,竟然借鉴了下野牛帮的风格,不容易啊。

    得月楼里的姑娘们早对苏解元倾慕已久,尤其是花魁上官雨竹,推了客人,竟然来到甲子号房间作陪。

    在张仑和小赵公子的威逼利诱之下,猛牛帮也算是小有规模,不光谷大用和张天雷成了管事的,就连小王小八也成了帮中猛将。至于猛牛帮之后会发展成什么样,那就只有天知道了,或许小赵公子过了新鲜劲,就把这事忘了呢。

    上官雨竹轻抬皓腕,替苏瞻满上一杯酒,“今个几位公子成立那野牛帮,说不得以后咱们楼里的姑娘就要靠猛牛帮看护了。”

    成立帮派第一天,就有生意上门,小赵公子两眼放光,哪会把生意往外推,“好说好说,上官姑娘放心,以后得月楼就归猛牛帮看着。”

    “再怎么说,赵某在后边偏院住了些时日,也算是半个得月楼的人了”小赵公子语出惊人死不休,听得苏瞻差点没把酒杯掉地上。

    张仑吞吞口水,两只眼睛干脆去看房顶了,太子啊太子,你他娘的简直就是个“神人”啊!

    汴河街上,行人络绎不绝,酉时中旬,正是最为火爆的时间。

    几名锦服男子面色不善的朝得月楼走去,而领头的正是刚刚吃过瘪的雒昂以及林启年等人。雒昂虽为才学之士,但心胸并不怎么宽广。

    雒昂真的很喜欢玉堂春,可是今日苏姐却当着众人的面,跟着苏立言走了。更让人无法忍受的是,那苏瞻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竟然将苏姐从太极书院那边挖了过来。

    当苏瞻请玉堂春参加诗会的消息出来后,雒昂心中一股无名之火熊熊燃烧,恨不得将苏瞻千刀万剐。

    雒昂本就妒火中烧,恰在此时,林启年又找机会煽风点火,才有了雒昂现在的行为。

    今夜,必让那苏瞻灰头土脸,也让苏姐瞧瞧,谁才是值得托付之人!

    雒昂想的很简单,苏姐不是佩服苏立言的才学么?那就在才学上打得苏瞻体无完肤,或许牡丹诗会就在眼前,可是他雒某人等不了那么久了。

    走进得月楼,雒昂站在楼梯下,大声喝道,“苏立言,你给本公子出来!”

    一声怒喝之下,原本喧闹不堪的得月楼立刻安静下来,客人们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

    雒昂虽然在顺天府以及西安府名声不弱,但是在开封,认识他的人并不多,张天雷正坐在二楼走廊下喝酒,见有人寻衅,便朝楼下看了看。

    看了半天,张天雷皱起了眉头,好像祥符没这号人啊,“这是谁?”

    小王小八整日里跟在苏瞻身后,自然是认识雒昂的,于是将飞云亭的事情粗略的说了一遍。

    谷大用觉得雒昂有些眼熟,仔细回忆了下,方才想起雒昂是何人,“大雷兄,莫要乱来,若我没记错,这雒昂应该是兵科给事中王承裕的学生,王弘道可是出了名的护短。”

    张天雷不知道雒昂,但还是知道王承裕的,此人成名已久,又是王恕的爱子,再加上在西安设弘道书院,门生故吏不知凡几,关系网更是错综复杂。

    “哼,怪不得如此嚣张,可惜,这里是祥符”张天雷倒也不会怕,不过有王承裕的原因在,他也不好擅自决定如何对付雒昂。

    张天雷刚想起身去传话,楼下的雒昂已经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苏立言,你这是怕了么?如果怕了的话,就老老实实的窝在此处做你的兔相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