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18章 苏公子擅长挖坑
    ps:今天上架,保底十更,求大家多多订阅打赏。今天所有章节,会在晚上八点左右更新完毕,稿子是自动更新,大家不用担心断章!如此爆更,只求大家给点面子,打赏订阅啥的别吝啬啊!

    第118章苏公子擅长挖坑

    这下子得月楼内更是静的落针可闻,大多数客人看雒昂的目光,就像看傻子一般,这家伙脑袋被驴踢了,难道不知道激怒苏解元是什么后果么?

    如今祥符境内,谁不明白苏公子那点破事,就算是傻子都知道苏解元在得月楼可不是当什么兔相公的。苏解元什么时候回苏家宅院,还不是张家大小姐一句话的事情,更何况人家苏解元现在可是锦衣卫试百户,哪能让人随便骂?

    苏解元脾气好,这一点祥符百姓都知道。

    苏解元性格懦弱,忍气吞声。谁要是这么想,祥符百姓肯定能把两边后槽牙给笑掉。

    果不其然,兔相公三字一出,甲子号的房门被人拉开,苏瞻直接走了出来。

    苏公子心情很差,差到了极点,今天已经被人欺负到家门口了,要是还不做些什么,就枉为男儿了。

    顺着楼梯一步步走下去,苏瞻嘴角含笑,可谁都能看到他目光里的冷意。了解苏解元的人,心里都会明白,这位才子解元公火大了。

    “雒昂,哟,姓林的也在啊,说说吧,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苏瞻懒得客气,这个林启年整日里背后生事,煽风点火,早就看他不耐烦了。也就是没机会,只要一有机会,非整死林启年不可。

    感受到苏瞻目光里的鄙夷,林启年气的暗自攥紧了双拳,“苏立言,你莫要.....”

    不等林启年说完,苏瞻冷声道,“闭嘴吧,有屁快放,本公子没时间陪你们闲扯。”

    林启年还欲再说些什么,雒昂伸手拦住了他,今日自己有备而来,倒不用惧怕苏瞻。

    “苏立言,说起来也简单,今夜找你,就是要与你比试一番。听说你诗词冠绝中原,雒某甚是不服,你可敢比试一下?”

    苏瞻撇撇嘴,眼皮都没抬,“有何不敢?只是赢了又如何,输了又如何?若无赌注,还来比试,那岂不是凭白耽误楼里的客人们享乐吃饭么,你们心里过意的去?”

    “哈哈,苏解元说得对,没堵住就不比了,这家伙当自己是谁呢,想比就比啊!”

    有好事者顿时附和起来,有的人更是冲苏瞻竖了根大拇指,以表支持,“苏公子好样的!”

    “对,苏公子必胜!”

    楼里客人顿时叫嚷起来,显然大多数人都被雒昂这股子盛气凌人的劲头给激怒了,你找茬就找茬,还非整的跟个正人君子似的。

    雒昂脸色也不是太好,瞪着眼怒道,“都给本公子闭嘴!哼,不就是赌注么,今夜谁输,谁就在汴河街头爬上一百丈!”

    苏瞻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这些人果然是够狠,要是他苏某人真在汴河街头像狗一样爬上一百丈,那可就彻底成为大明朝的笑话了。雒昂此人,其心可诛,其手段虽不杀人却胜过杀人。

    “很好,但愿你腹中墨水也能如嘴上这般有信心,说吧,以何为题?”

    雒昂早有准备,去年老师王承裕曾做过一首关于牡丹花的诗,知道此诗的也就只有家人以及几个门内学生,今夜就以此诗作保,定不会输给这苏立言。

    “牡丹诗会就在眼前,你我便以牡丹为题做首诗!”

    雒昂的题目说出来后,苏瞻就皱起了眉头,心中也不再像之前那般轻松。牡丹与明月一样,这两件东西太俗,可以说俗的都烂大街了,可越是这种大俗之物,越是难以写出彩。

    姓雒的就这么有把握能赢?哼,恐怕早有了准备吧。

    苏瞻并没有急着想诗,而是展颜一笑,冲着雒昂等人挑了挑眉毛,“牡丹啊,太容易了,本公子一向大度,这次就让你们先来吧!”

    一向狡诈机智的苏立言会如此好心?雒昂和林启年显然是不信的,姓苏的有阴谋?

    思来想去,雒昂还是决定不上当,万一姓苏的有什么坏心思,那自己岂不是亏大了?

    “苏解元说笑了,题目是雒某提出来的,这居先的机会还是让给你吧!”

    “这怎么好,雒公子远来是客,还是你先来吧!”苏瞻肩头一耸,一副大度的表情。

    雒昂心里咯噔一下,娘的,姓苏的绝对有阴谋,“哪能如此,客随主便,还是你先来!”

    雒昂和苏瞻突然如此客气,互相推让,让楼里的客人全都傻了眼,就连二楼看热闹的张仑和小赵公子也被搞迷糊了。

    互相谦让了半天,才见苏公子长叹口气,“雒公子,你真的让苏某先来?你确定不后悔?”

    “不后悔?”

    “真的不后悔?”

    雒昂头皮有些发麻,心态也急了,“苏立言,你有完没完了,雒某对天发誓,要是后悔,猪狗不如!”

    “好吧,雒公子如此盛情,那苏某就不客气了!”

    苏瞻嘿嘿一笑,抱着膀子闭目想了想,然后展开喉咙,慢慢朗诵出一首关于牡丹的诗。

    贵气盈门帝王家,一朵红妆百花杀。

    沉香解带迎春风,独傲群芳笑天涯。

    一首《题牡丹》慢慢诵出,雒昂瞪大了眼,下巴也掉在了地上。

    雒昂惊呆了,林启年也是一副呆若木鸡的表情。如果可以的话,雒昂真想拿把菜刀把眼前的苏立言剁成肉泥,因为.....雒昂很悲剧的发现,自己最后还是被阴了。

    雒昂想哭,总算明白刚刚苏立言为何那般谦让了,敢情是故意的,就是让自己主动放弃先机。

    这首诗辞藻华丽,冠绝天下?这怎么可能,要说比这首诗辞藻华丽的,虽然不是太多,但也是有一些的。可关键问题在立意上,开篇两句直接将牡丹冠上了“帝王花”之名!

    帝王花,呵呵,自己可以拿出其他优美的牡丹诗,可没一个人敢说会比苏瞻的《题牡丹》好,就算是真的好,也不能说好。

    很简单,既是帝王花,那必然是天下最好,还敢比帝王花好,你这是想造反,活得不耐烦了?

    人生最悲剧的,不是什么都没有,而是你明明拥有,却连拿出来的机会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