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19章 长街学狗叫
    ps:今天上架,保底十更,求大家多多订阅打赏。今天所有章节,会在晚上八点左右更新完毕,稿子是自动更新,大家不用担心断章!如此爆更,只求大家给点面子,打赏订阅啥的别吝啬啊!

    第119章长街学狗叫

    雒昂觉得浑身无力,自己辛辛苦苦准备了半天,就想着一刀砍下去,斩掉苏立言的狗头了,可是到最后,自己连拔刀的勇气都没有了。

    心中不服,败得很冤,可是有再多泪也得往肚子里吞,因为是自己发毒誓说过不后悔的!

    得月楼内不乏才学之士,他们很清楚,这一局苏解元又赢了,而满怀壮志的雒昂雒公子则被坑的体无完肤!

    苏瞻明明知道自己赢定了,可偏偏装出一副担心的表情,“哎,雒公子,你可要嘴下留情啊,苏某这首诗实在拿不上台面,可莫让苏某太丢脸!”

    “我......”雒昂气的头脑发昏,差点没晕过去。

    张仑鼓着腮帮子,脸色发红。这个苏立言实在坏到家了,这个时候还在逗弄雒昂,要是雒昂忍不住说出啥名诗,苏立言就可以借着由头狠狠地搂上一耙子。

    你他娘的还敢说自己的诗赛过帝王花,不想活啦?

    人人都明白的道理,雒昂自然也明白,学狗爬总比掉脑袋强吧?可恶的苏瞻,到这个时候了还要给老子挖坑,真当雒某人是傻子不成?

    四月暖春的夜晚,汴梁百姓见到了让人匪夷所思的一幕!

    花灯照耀,于得月楼门前,繁华的街道之上,几名身着华贵锦服的公子哥四肢着地,撅着屁股在地上爬着,每爬上几步还学几声狗叫!

    “咦,这是怎么回事,这几个公子哥有特殊癖好,跑到街上学狗叫?”

    “哎呀,这有什么奇怪的,学狗叫的虽然少,但还是有的!”

    “哎,不对呀,你仔细看看,那位不是咱们祥符城内有名的才子林启年林公子么,对,就是他,没看错!”

    “呀,还真是他哎,哈哈哈,有乐子了.....”

    林启年脸色黑如锅底,恨不得把脑袋塞地缝里去。

    雒昂更是一边爬,一边在心中怒吼,“苏立言,本公子跟你誓不两立!”

    得月楼甲子号房间内,传出一阵阵爽朗的笑声,小赵公子笑的脸都红了,“苏大哥,小弟真的服了,瞧雒昂那些人有苦难说的憋屈样,就忍不住想笑。”

    “这些人本就没怀什么好心思,只是让他们学狗爬,算是客气的,哼哼,真是可惜,那雒昂竟然如此懦弱,怎么不把准备好的诗说出来呢?”

    说罢,苏瞻摇摇头叹了口气,一脸的可惜,仿佛丢了千两白银一般。

    小赵公子和张仑觉得自己还是不够坏,苏公子才是真的坏。雒昂要是像个二愣子一样接着吟诗颂词,那可就不是假傻,而是真傻了。

    上官雨竹掩嘴轻笑,烛光照耀下,肌肤如玉,娇颜动人,倒是别有一番风情。

    这一夜,注定不会太平静,戌时初,一个消息引爆了这座古老的汴梁城。

    雒昂和林启年一行人成了汴梁百姓茶余饭后的笑料,而苏立言的名声再上一层楼,如今的苏瞻俨然成了祥符百姓心中的骄傲与自豪!

    蜀中有才子杨慎?哼,我们祥符有解元公苏立言!

    江南吴中有唐寅?哼,我们祥符有解元公苏立言!

    长安城内有士子秦元观?哼,我们祥符有解元公苏立言!

    总之,不管你说啥,俺们祥符人都可以抬出苏才子,然后大杀四方!

    禅林苑竹楼雅间,苏三一身宽松的褙子,脸上不施粉黛,认认真真的研究着苏瞻留下的词曲。这可是牡丹诗会所用词曲,苏三必须用心反复锤炼才行。

    房门打开,陆丹雪迈着急促的步子走了进来,偎在苏三身旁,妩媚的桃花眼不断转动,“嘻嘻,刚刚汴梁城内可发生了一件大事哦,苏姐可有兴趣听一听?”

    “与我何干?妹妹若是无事,莫来烦我”苏三不喜热闹,轻轻地推了推靠过来的陆丹雪。

    陆丹雪也不着恼,佯装出一副可惜的样子,“哎呀,可是关于你心中那位小郎君的事情哦,苏姐既然没有兴趣,那小妹就出去喽!”

    苏三手指点点陆丹雪的胳膊,没好气道,“你休得胡说八道,到底什么事?”

    陆丹雪笑着将得月楼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说到雒昂等人学狗叫的地方,忍不住趴在案子上娇笑起来。

    苏三听到苏立言没出什么事,心中也松了口气,只是她却半点笑不出来,那雒昂和秦伟师出同门,王弘道王先生也是出了名的护短,如此得罪雒昂,对苏公子总是不好的。苏三是个聪明的女人,雒昂对自己的心思,再清楚不过。

    “没想到只是走得近了一些,竟然为苏公子带来这么多麻烦”苏三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多事情,她虽然仰慕苏立言,但二人并没有太多的男女之情,那苏瞻更是恪守君子之道。只是这一切在外人看来,未必如此。

    看苏三心绪不高,陆丹雪也收了玩闹之心,出言开解道,“苏姐何必为此事犯愁,苏立言并非凡人,想让他吃亏可没那么容易。倒是那雒昂,空有名声,行事实在有失君子之风,姐姐看不上他也是应该的。”

    “但愿吧!”

    雒公子学狗叫,不过是生活中的一段小插曲,苏瞻真正关心的还是迫在眉睫的牡丹诗会。

    小赵公子拉着张仑折腾这猛牛帮事务,苏瞻以牡丹诗会为由,躲了个清闲。白天有时间就去禅林苑与苏三探讨下音律与诗词,过了晌午,还得去杜老先生那里听课,一忙起来,倒是很少去大小姐那边了。

    几天时间匆匆而过,转眼间迎来了等待已久的牡丹诗会。

    弘治十六年,四月十五,暖阳高照,鲜花盛开。未到巳时,龙亭湖怕已是人影憧憧,

    阳光照耀下,湖面水光粼粼,景色优美,岸边花红柳绿,偶有几只鸟儿穿梭其中,点缀不少生机。一条石拱桥南北穿过,直通龙亭大殿,将这龙亭湖一分为二。潘家湖在东,杨家湖在西,而那座青石化作的石拱桥,更有一个美丽的名字---玉带桥!

    今日,大明朝无数年轻人集聚龙亭湖畔,为的就是一观那每年一度的牡丹诗会。因为今年的牡丹诗会,将是学院大比的一次提前亮相,各地文人才子对夺取牡丹诗会头名并不是太在意,他们更在意的是能不能借机会多了解下学院大比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