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20章 牡丹诗会
    ps:今天上架,保底十更,求大家多多订阅打赏。今天所有章节,会在晚上八点左右更新完毕,稿子是自动更新,大家不用担心断章!如此爆更,只求大家给点面子,打赏订阅啥的别吝啬啊!

    第120章牡丹诗会

    参加文人才子间的比试,苏瞻也不好穿着一身锦衣卫制服,便换上了一套蓝白相间的士子长袍。袍子乃是大小姐让萦袖送来的,所以苏公子穿的异常开心。

    这一次牡丹诗会,聚集了来自大明各地的士子,看热闹的权贵富商更是不知凡几,所以开封府对龙亭湖畔安全事宜非常关注。开封府八成的衙役全都派到了龙亭湖附近,虽然一大早就折腾的够呛,但衙役们也不敢有半点怨言,因为连知府大人吴绵文也亲自来到了此处,这个种情况下,谁还敢扎刺?

    龙亭大殿坐北朝南,正对大殿南门石阶处的青石平台上,搭建起一座诺大的台子,而那些动人的花魁娘子们将在这座台子上陆续表演。

    为了以示诗会公正性,诗会特将中原大儒杜林茱请来做裁判,更有开封知府吴绵文、祥符名士莫柏明坐镇。虽然苏瞻也参加了这次牡丹诗会,但没人会怀疑杜林茱的公正性。以杜老先生的品性,哪怕对自己的学生,也不会去刻意偏袒。

    来到龙亭大殿之上,放眼望去,人间美景尽收眼底。如今龙亭大殿乃至整座龙亭湖,都是周王府产业,作为主人,周王朱睦不可能不来凑凑热闹。

    见到朱睦,苏瞻赶紧拱手施了一礼,朱睦还算和善,笑言道,“苏解元,你可要努力才行啊,之前本王可是夸出口去了,若是你败退开荒,本王也要跟着倒霉喽!”

    “殿下说笑了,诗会比试,乃是尽人事听天命,苏某哪敢说必胜,若是殿下能多支持下牡丹花,嘿嘿.....”

    “你这小子,放心吧,本王早已备好,但你这次的对手可是不简单啊!”

    寒暄几句,朱睦便去了大殿中央的栏杆处,苏瞻识趣的没有跟着过去。中间位置虽然看得清楚,但守着一帮子大人物,气氛太压抑,总会不自在,还不如找个角落望风景呢。

    能登上龙亭大殿观看诗会的,非富即贵,普通人想要到这里待着,宛若白日做梦。苏崇宇家世不错,倒也通过开封府的关系,得了龙亭大殿的帖子。比赛还早,两位苏公子趴在栏杆上吹着微风,不时地聊些趣事。

    “德馨兄,小弟一直有些事想问问你,苏某与那林启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吧,为何这家伙总是找本公子麻烦?”

    苏崇宇愣了下,随后淡淡的笑道,“立言老弟,你这可就不厚道了,这是要为兄背后嚼人舌根哪。不过,倒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你与林启年,要说仇恨,并没有。不过......这世间形形色色,人人不同,真正豁达的没有几个,但心胸狭窄如青砖之缝的,倒有不少!”

    “若说有仇,就该怪你太过出众,事事压旁人一头。而有些人为了盖过你,便心思狭隘,无所不用其极!”

    苏瞻苦笑着点了点头,这还真是无妄之灾,女人的嫉妒如野火,而男人嫉妒起来竟然比女人还可怕。这个林启年,实在是太过狭隘。

    书生意气之争,并不算什么深仇大恨。所以澹台福宁、岳思崖等人平日里虽然也是喜欢针锋相对,但从来不失君子之风。

    苏瞻也不觉得澹台福宁与岳思崖等人有多坏多讨厌,大家平日里比比诗斗斗嘴,也是人生一大乐趣。

    唯有林启年,触动了许多文人比斗的底线。像林启年这样的人,要么不动,要动就要一棍子打死。

    牡丹诗会前后要经过三天筛选,这第一天第二天意义并不大,最关键的还是第三天。巳时中旬,一声锣响,万众瞩目的牡丹诗会终于开始。

    几大花魁娘子不登台,苏瞻也提不起兴趣,其实,他对苏三等人的能力还是颇有信心的,第一天的海选,几乎是一点问题都没有。苏崇宇的兴趣也不是太大,两位苏公子便站在春风中,天南地北闲扯一番。

    “你昨日那首牡丹诗,可是出名了,为兄也是佩服你,能把雒昂耍的团团转!”

    “嘿嘿,德馨兄过奖了,要怪只能怪雒昂太过天真,还以为本公子好欺负呢!”

    二人聊得正开心,在楼梯处走来一个身影,看上去有些面熟,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来人行为得体,也不失礼数,“西安府秦伟,见过两位苏兄!”

    原来是他!

    苏瞻立刻想了起来,他不就是那日飞云亭内,站在雒昂身旁的男子么。苏瞻对秦伟的印象倒是不错,看得出来,他和雒昂并不是一类人。

    “元观兄有礼了!”

    二位苏公子也回了一礼,秦伟心中着实有些诧异,没想到苏立言竟然如此大度,并没有因为雒昂而迁怒他人。不论其他,大论这心胸与涵养,雒昂就多有不如,而且看苏立言为人处世,老谋深算,进退有度,雒昂老弟再争斗下去,肯定会吃大亏的。

    “立言兄,雒昂老弟行事鲁莽,秦某在此代他抱歉了,还请立言兄莫要放在心上!”

    “秦兄这又何必呢?雒昂如何行使,与你又有何干,苏某不喜招惹是非,但若有人凑上来,苏某也不会退让”苏瞻淡淡一笑,也算委婉的回绝了秦伟的请求。

    秦伟叹口气,也是颇为无奈,寒暄几句,也不好意思再留下来。既然来到开封,该尽的礼数还是要有的,于是辞别二苏,朝着远处杜林茱等人待得地方走去。

    等秦伟走远一些,苏崇宇方才摇头叹道,“同为王弘道的学生,那雒昂比秦伟可是差了太多。”

    “秦伟进退有度,为人谦让,倒不是一名君子。不过,也幸亏雒昂不是秦伟,否则小弟岂不是麻烦了?”苏瞻哈哈一笑,无意间扫过舞台,竟然看到了李若桃正在轻歌曼舞。

    李若桃身材窈窕,一袭水蓝色轻纱,彩带飘飘,如云之轻柔,蛇之妖娆。可曼舞之中,却看不到半点妩媚,反而像圣洁之彩蝶,孤独地翱翔于天际。

    四大歌妓,果然名不虚传,李若桃已是如此,那号称“歌舞动京城”与“彩衣盖扬州”的苏三与陆丹雪又会惊艳到什么程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