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23章 大明朝的全才
    ps:今天上架,保底十更,求大家多多订阅打赏。今天所有章节,会在晚上八点左右更新完毕,稿子是自动更新,大家不用担心断章!如此爆更,只求大家给点面子,打赏订阅啥的别吝啬啊!

    第123章大明朝的全才

    “真的?”苏三回过头来,脸上多了几分欣喜,“公子莫要哄骗奴家。”

    那首《刺客篇》,千金难求,苏三实在有些不敢相信。

    “看你说的,本公子还会哄骗你不成?苏某对天发誓,要是骗了苏大家,就去宫里当公公!”

    饶是苏三一向成熟大方,也被苏公子的惫懒荤话搞得脸颊红润,“公子惯会胡说八道,怎能去做公公。”

    “哈哈.....”

    如今大多数人都在广场或者玉带桥玩耍,很少有人在夜下泛舟湖面,苏男苏女倒很享受这种安静的氛围。当来到东面的时候,一艘大船正缓缓而来,船上灯光幽暗,也无太多声音传出。

    苏瞻颇为纳闷,这么大的船是做什么的?不像是画舫,更不像货船,相错而过的时候,船头一名灰衣汉子还皱了皱眉头。

    虽有些不解,苏瞻也没有多想。

    一夜过去,朝阳升起,又是新的一天。牡丹诗会第二天,可以说是异常尴尬的一天,没有第一天的新颖,也没有第三天的风起云涌。第二天的比试可以说是波澜不惊,四位花魁娘子毫无意外的杀进了最后一天的决胜局。

    当夜幕降临,大家对明天的比试充满期待,因为谁都明白,第三天才是真正的决胜局,这一天才子与花魁们将拿出看家的本领一决胜负。

    当苏瞻领着玉堂春找到张仑的篝火旁,却看到周围竟有不少人,其中还有两个陌生面孔。

    这二人一个面冠如玉,年纪甚轻,另一人则三十余岁,相貌堂堂。

    经过张仑的介绍,苏瞻着实吃了一惊,做梦也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下见到两位鼎鼎大名的牛人。

    那约有十六七岁的年轻人名叫杨慎杨用修,乃是当朝大学时杨廷和的爱子,虽然此时年轻的杨慎还没有步入仕途,可在蜀中以及北直隶已经成名已久。

    十三岁出入顺天府,便作《黄叶诗》,自此名动京华。杨慎少年成名,被誉为神童。苏瞻虽然名声日盛,但也就中原一带,扔到南北直隶,估计连个泡都冒不出来。

    那三十余岁,脸上总是一副笑眯眯表情的男子更是了不得,此人乃是大明朝少有的全才王阳明王守仁。

    王守仁这个人,根本不需过多赘述。历经大明朝二百余年,能够真正称得上大才的并不多,除却李东阳、张居正以及孙承宗,王守仁则占据了另一个席位。

    真是见了鬼,这是什么风把这两位大牛人吹到祥符来了。杨慎还好解释,年纪轻轻,未入仕途,顶多准备下科考,这次张皇后南下祥符祭祖,小杨同学跑出来历练下也不无奇怪。

    不过王守仁是怎么回事,他可是担着不小职责呢,奉旨巡查江北,还有闲心思跑到祥符看风景?

    与杨慎,倒是可以随意一些,虽然此子前途不可限量,但毕竟年轻,他苏某人还是开封府最年轻的解元公呢,倒不觉得比杨慎差。对于王守仁,则不得不多加尊重。

    收起玩世不恭的心态,苏瞻拱手施了一礼,“实在不知伯安兄驾临,有失远迎,还望海涵。”

    苏瞻尊敬王守仁,乃是因为王守仁的才华,有人说他是心学大师,可实际上并不算完全正确。王守仁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他讲究的是学以致用,一生涉猎非常杂,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会研究下。

    一介书生能提刀,放下笔墨会打仗,脱去官衣懂经商。

    王守仁简直就是大明朝的奇葩怪才,想不服都不行。

    苏瞻如此恭敬,倒是让王守仁有些不好意思。这次远途而来,跑到祥符凑热闹,也是因为实在忍不住心中那股好奇心。

    牡丹诗会、学院大比,再加上那个名声鹊起的苏立言。

    来到祥符之后,王守仁觉得自己这次没有白来。不过心中多少也有些隐忧,自己以患病为由,躲开了江北那些烂事。明明身体患病,却长途跋涉,从浙江余姚跑到祥符凑热闹,这可实在不像是有病之人该干的事情。此事被有心者一本折子参上去,少不了又得惹麻烦。

    生怕引起旁人注意,王守仁上前两步,压住苏瞻的胳膊,眨着眼笑道,“王某可当不得苏老弟这番大礼,哈哈!”

    王守仁言语表情异常谐趣,众人渐渐地没有了之前的拘束。接触下来,就会发现,王守仁为人不拘俗礼,那杨慎也是少年狂放。

    大家都是聪明人,都没有点破小赵公子的身份。看小赵公子忙着烤羊腿,苏瞻等人怡然自得的聊着趣事,王守仁口才相当了得,说起东南沿海的趣事,听得苏瞻等人一愣一愣的。

    不得不说王守仁是个怪才,跑回余姚老家躲清闲也就罢了,竟然还有闲心思去琢磨海禁的事情。由于氛围比较轻松,王守仁也少了些顾忌。

    “说起海禁一事,王某颇有些不同看法,若是在江浙一带待得时间久了,会深有感触。民间商客通过货船,来往于海上,竟能换来巨大财富。”

    “去岁年末,在盐岛一带竟然停靠了两艘大船,船上都是些卷毛碧眼的番邦异人。那帮子番邦人,淘换了一些绸缎以及瓷器之后,留下一大批白银,可把那帮子杭州商客笑翻了天。”

    “海上往来,如此多的好处,若是完全施行海禁,实在于国不利,于民不利。”

    王守仁断断续续的说着,苏瞻等人也认真的听着,当听到番邦异人那里后,小赵公子捏着一把孜然粉,瞪着眼睛满是不信,“卷毛碧眼,王伯安,你可莫吹牛!”

    “.....”王守仁眨眨眼,懒得理这位奇葩太子。

    苏瞻嘴角含笑,冲着小赵公子瞪了瞪眼,“赵老三,烤你的羊腿,你没见过那些番邦异人,可不代表他们不存在。这个世界很大,有很多东西是我们不了解的。你要是不信,等有机会了,苏某给你找一批番邦异人。”

    苏公子毫不留情的斥责赵公子,可把王守仁和杨慎吓了一跳。苏某人这般说话,不怕太子殿下发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