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24章 人来疯在唱歌
    ps:今天上架,保底十更,求大家多多订阅打赏。今天所有章节,会在晚上八点左右更新完毕,稿子是自动更新,大家不用担心断章!如此爆更,只求大家给点面子,打赏订阅啥的别吝啬啊!

    第124章人来疯在唱歌

    结果让人跌破眼球,小赵公子不仅没生气,嗯了一声,乖乖地继续烤羊腿去了。

    嘶,饶是王守仁见多识广,也没搞清楚到底是啥情况。据传闻,太子殿下可是少年心性,顽劣不堪,天不怕地不怕,怎么这般听苏立言的话?要说苏瞻不知道小赵公子的身份,打死王守仁都不信,苏瞻不认识,那张仑能不认识?

    张仑揪过满脑门问号的杨慎,小声解释了一番,惊得杨慎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斩鸡头烧黄纸的拜把子兄弟?猛牛帮?苏老大张老二赵老三?

    杨慎深怕自己是在做梦,狠狠地掐了下胳膊,感觉到身上传来的疼痛,杨慎无奈的笑了,这一切全他娘的是真的。

    小赵公子烤羊腿的本事,照着苏公子还是差的太远了,咬上一口,众人都皱起了眉头。

    苏三撕下一片肉,小口吃着,黛眉轻轻地蹙了蹙,“有些咸!”

    周围这么多男子汉,也就苏三说了实话。莫看苏三就在京师,可她哪人的太子殿下,觉得实在是难吃了些,这才忍不住出了声。

    王守仁虽然在笑,但是表情比哭还难看,何止是有些咸,是他娘的台县。

    小赵公子浑然不觉,撕下一片肉尝了尝,顿时皱起了眉头,“为何这般咸?大熊,你为何放这么多盐!”

    谷大用正为另一根羊腿抹油呢,听小赵公子的斥责,心里一阵委屈。太子殿下,你还讲不讲道理了,是你一个劲的要多放的,临了把黑锅往别人头上扣。

    小赵公子的无耻程度,根本不需要怀疑。苏瞻赶紧起了身,走到篝火旁忙活起来。

    烤起羊腿,苏公子可谓技术娴熟,水平可比小赵公子高了不知有几层楼。看着苏公子烤羊腿,杨慎颇有些咋舌。

    堂堂君子,竟然神态自得的烤羊腿,圣人云,君子远庖厨。

    苏瞻苏立言,可真是与众不同。一刻钟后,三根香喷喷的羊腿摆上来,众人喝着小酒,持着羊肉,王守仁对苏公子的烤肉功夫赞不绝口。

    张仑到不觉得稀奇,姓苏的为了巴结姐姐,可是经常跑到张家卖弄厨艺,借着姐姐的光,张仑也很有口服。苏立言不仅会烤肉,还会搞些五花八门的菜,厨艺相当的惊人。

    场中众人,唯有苏三与萧绮月两名女子,二女凑在一起低声耳语,也不知萧绮月说了什么,搞得苏三玉脸微红,美目余光不时的偷偷瞧着饮酒而歌的苏立言。

    苏公子喝了点小酒,再加上心情愉快,站在篝火旁,右手高举,颇有点人来疯的架势。王守仁等人,有的拿筷子,有的敲碗,权当乐器打着节拍。

    席地看日落

    清风映灯火

    欢乐安康醉美酒

    相知皆朋友

    明月洒在草原上

    一幕余光

    我爱的好姑娘

    大地已走遍

    寻着你美丽的笑颜

    .......

    人来疯的苏立言,一边唱一边跳,慢慢的王守仁、杨慎、苏崇宇也跟着鬼吼起来,大家唱着跳着,沉醉夜空之下,星辰不眠。

    是谁在唱着那首疯狂的歌,是谁在那里引领夜下狂欢。

    又是那个苏瞻苏立言,如此也就罢了,偏偏还有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赵公子,拿着个不知从哪找来的破锣,红着脸晃着腰一阵乱敲。

    总之,这一夜的风头,全被苏瞻这伙人抢去了。看着那群又跳又唱的人,澹台福宁挠挠头,一脸的无语。

    “苏立言啊苏立言,你可真能搞事情!”

    疯过了,喝过了,吃过了,唱过了。酒足饭饱,小腹鼓鼓,苏瞻告了一声罪,提着长袍下摆风一般跑了。

    大明朝有一点很不好,诺大的龙亭湖畔,想找个茅房难如登天。平时的话,随便找个无人的角落嘘嘘一番就可以了,偏偏如今龙亭湖畔人满为患,想找个嘘嘘的地方都不好找。

    沿着龙亭大殿砖墙绕圈圈,总算找到一处相对阴暗安静的灌木丛,小腹憋的够呛,苏瞻也来不及多想,解开裤腰带就往灌木丛里钻。

    眯着眼掏出凶器一阵嘘嘘,随着哗啦啦的水声响起,苏公子爽的直哼哼。

    放水完毕,苏公子才有心思仔细看看灌木丛中的情景,不看还好,一看之下,俩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苏公子手握凶器,打算收回,就在对面两丈远的地方,一个身影蹲在地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或许是因为太过突然,或许此间情景太过惊人,一时间两个人全都傻愣愣的。

    须臾之后,灌木丛中响起了一阵刺耳的尖叫声。

    “啊.....”

    “哦.....”

    苏公子赶紧收回凶器,瞪着眼睛,满脸的怒气,“萧绮月,你怎么在这里,偷窥本公子嘘嘘,可不是君子所为。”

    萧绮月差点没被气晕过去,你苏瞻需要小解,别人就不需要小解了啊。今夜喝了不少酒水,偏偏茅房人满为患,萧绮月好不容易才寻得这个无人的草丛,谁曾想会碰上这种事情。无耻的苏立言,自己先到的,怎么成偷窥了?

    哼,那根丑陋的东西,谁有心情看?

    其实苏瞻也挺尴尬的,实在不知道该咋办了,索性耍无赖。

    萧绮月蹲在地上,俏脸含煞,双目含泪,见苏瞻半天不挪脚,气的娇声斥道,“你还站这里看什么,本姑娘还要不要起身了?”

    “啊,这就出去,这就出去,你继续”苏公子系着裤腰带,三两脚窜了出去。直到回到大殿围墙边,才犹自回过味来,老子这流氓是当定了,只可惜刚才竟然没仔细瞅瞅萧绮月的风景。,这流氓当的太亏了。

    苏公子也觉得挺冤的,自己随便找个地方嘘嘘而已,哪曾想会碰到这破事。也怪萧绮月,自己刚进来的时候,她就叫两声,还能发生这事?

    可是苏公子也不想想,自己进去就掏凶器,直接把萧绮月吓得脑袋空白,哪还叫得出来?

    等了半天,萧绮月总算扭扭捏捏的走了出来,此时女子两行清泪,双眼通红,俏脸依旧含着怒气。

    “苏立言,此事对谁都不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