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25章 事情不对劲
    ps:今天上架,保底十更,求大家多多订阅打赏。今天所有章节,会在晚上八点左右更新完毕,稿子是自动更新,大家不用担心断章!如此爆更,只求大家给点面子,打赏订阅啥的别吝啬啊!

    第125章事情不对劲

    苏瞻呼口气,尴尬的点了点头,“好的,本公子守口如瓶,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谁知萧绮月哭的更厉害了,她经商多年,一向成熟稳重,可今日发生的事情,实在有些超出她的理解范畴了。自己只是生气而已,那苏瞻竟然说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心里气不过,弯腰捡起一根木棍,照着苏瞻的身上不管不顾的抽了上去,“什么都没发生过,你让我怎么办,怎么活,我打死你....打死你......”

    此事说到底也是苏瞻不占理,只好任打任骂,等着萧绮月撒过气,苏瞻搬住萧绮月的肩头,满脸的苦涩,“姑奶奶,打累了吧,那你说怎么办?”

    萧绮月双眼通红,酥胸起伏,“你说该怎么办?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苏公子老大不乐意,歪着嘴低声道,“本公子是不是男人,你刚才不是看过了吗?”

    “你还说?”萧绮月举起手,就要再打。

    苏瞻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大小姐那事还没解决利索呢,又冒出来个萧绮月,真是要命了。这事要是让大小姐知道,自己不死也得脱层皮。

    家里红旗不倒,外边彩旗飘飘,梦想不错,现实很残酷。现在家里红旗还没插好,就像外边画彩旗,苏公子觉得自己纯属是在找死。

    “不说了不说了,绮月啊,你得给本公子点时间啊,苏某春闱在即,事情繁多,此时不宜想太多啊!”

    “哼,你心里有数便好。苏立言,虽然我萧绮月是商贾之女,比不得那张家大小姐,但也不是任人欺凌的!”

    萧绮月俏目森冷,语气中不无威胁之意,苏瞻欲哭无泪,这事处理不好,不仅红旗会倒,彩旗也会飘走啊。

    费劲千辛万苦,总算哄得萧绮月收了些怒气,发生嘘嘘的烂事后,反而让两个人少了些芥蒂。

    并排着往回走去,沿着砖墙一步步走着,当来到大殿东小门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男子。男子穿着周王府家仆黑袍,走得非常快。

    错身而过,走了约有十几丈,苏瞻突然停住了脚步。苏瞻停住脚,萧绮月颇有些不满的哼道,“你干嘛,怎么不走了?”

    “事情不对,我们回去瞧瞧”苏瞻也不多解释,拉着萧绮月的手就往回走。

    被男子牵着玉手,萧绮月玉脸微红,本想斥责一番,但一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也就想开了。

    萧绮月并非随便的女子,说到底,还是因为她对苏瞻观感甚好。苏立言才学出众,添为锦衣卫试百户,前途无量。更难得的是行事不拘俗礼,对女子也颇为尊重,性格和善,若能与他结为良缘,也是不错的。若不是发生那事,恐怕自己一介商贾之女,想要与他走到一起,也颇为不易。

    也就是苏立言了,换个其他浮浪子弟,萧绮月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更大的可能是拿把刀捅死他。

    至于苏瞻苏公子,那就更想得开了,反正早晚都是自己的女人,现在拉拉手什么的,也没什么嘛。至于会不会鸡飞蛋打,红旗彩旗一起完犊子,那就要看天意了。

    “苏立言,你到底在想什么,好好地走回来做什么?”

    “绮月,你没发现刚才那仆人有问题?”

    苏瞻不问还好,一问之下,搞得萧绮月怒从心头起,瞪着杏眼没好气道,“满脑子都是之前发生的破事,哪还有心思留意什么仆人?”

    “额”苏公子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之前那仆人颇为怪异,如今戌时将过,来龙亭大殿做什么?那黑袍也甚不合身,竟然将将盖过膝盖。周王府的仆人,本公子也经常见到,大多穿着老旧布鞋,就算高等仆人,也只是穿新鞋罢了。而刚刚那仆人,却穿着一双皂靴。”

    仅仅错身的功夫,苏瞻竟然发现这么多不同寻常的地方,可谓是观察入微,能力惊人了。

    萧绮月也觉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劲儿了,若是平日里,碰到这种情况,也就罢了,毕竟仆人再怎样,也是周王府的事情。可是这几天乃是牡丹诗会,真要是出什么事情,那可就是惊天大事了。

    来到东小门前,上边居然挂着锁。不过这难不住苏瞻,拿着锁就着月光瞅了瞅,抬头道,“绮月,把簪子借我用用!”

    萧绮月也没多问,取下头上的簪子,还帮忙点亮火折子。在萧绮月好奇的目光下,苏公子拿着簪子捅了捅,竟然把锁捅开了。

    苏立言果然是个鬼才,要是一无所有的话,靠着这手溜门撬锁的本事,也能混碗饭吃。萧绮月颇有些哭笑不得,玉手轻轻地拧了拧苏瞻肩头软肉,“真不晓得你是从哪学来的这本事,难道杜老先生还教你这个?”

    “嘿嘿,自学成才,你懂不懂?本公子会的多着呢,等以后有机会了,细细讲给你听!”

    “算你识相!”

    打开铁门,走廊内阴暗无比,虽有火折子,但依旧有些冷意袭来。找到走廊里的油灯,渐渐地过道内有了亮光。沿着过道慢慢走下去,苏瞻的心也提留起来,过道直通地下,鬼知道下边藏着什么?

    走过拐角,火光照耀下,终于看清楚附近的情形。萧绮月看到了什么,突然美目瞪大,张嘴就要叫喊出声,好在苏瞻眼疾手快,伸手捂住了萧绮月的小嘴。

    这是一扇更大的木门,旁边一具尸体靠坐在砖墙上。死人,不知道见过多少了,苏瞻不觉得有什么可怕的,蹲下身仔细观察着眼前这具男尸。男子中短身材,有些瘦削,年龄三十左右,身上并无血渍。双眼充血,瞪大很大,脸色乌青,看情形是被人活活闷死的。

    尸体衣服被人扒下,难道刚刚那男子穿的仆人黑袍就是这句男尸的?

    冷风簌簌吹来,身上一片冷意,萧绮月跟在苏瞻身后,亦步亦趋的往里边走去。越往里走,越是能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这种味道太熟悉了,以至于苏瞻涌起了一股恐惧与惊怕。储藏室内摆放着大量的硫磺粉末,还有几个未开封的木箱子,地上有一些黑色粉末,捏起一些放在鼻子下闻了闻,轻轻捻动,苏瞻那张俊秀的脸变得铁青铁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