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26章 一首清平乐
    ps:今天上架,保底十更,求大家多多订阅打赏。今天所有章节,会在晚上八点左右更新完毕,稿子是自动更新,大家不用担心断章!如此爆更,只求大家给点面子,打赏订阅啥的别吝啬啊!

    第126章一首清平乐

    竟然是火药粉末,就眼前这么多硫磺粉和火药如果爆炸开来,整个龙亭大殿必将遭受灭顶之灾。明日就是牡丹诗会最为关键的一天,各方权贵,文人才子会集聚龙亭湖畔,到时候会死伤多少人?

    真的是够狠的,敢做这种事情的,除了那邪教逆党,苏瞻实在想不出谁还有这份胆子。

    将一切恢复原状后,苏瞻领着萧绮月慢慢退了出去,迎着天空明月,苏瞻握紧了双拳。又想起东里坊和熏陶村发生的事情,只要他苏某人还活着,就不能让悲剧重演。

    从没有如此恨一群人,此时苏瞻脸色变得狰狞可怖,双目如电,带着几分威严。收起身上属于书生的儒雅,剩下的就是男儿的果决与杀伐。

    似乎感受到苏瞻复杂的心情,萧绮月攥紧了苏瞻的手。

    走出龙亭大殿,萧绮月突然止住了脚步,毫无征兆的抬起小脚,狠狠地踹在了苏瞻的屁股上。苏公子满脑子是邪教逆党的事情,哪有半点防备,被踹个正着,直接与前边的紫梁柱来了个亲密接吻。

    回过头,苏公子满脸的委屈,“绮月,你这是干嘛?”

    萧绮月满脸通红,杏眼含煞,“你的手刚刚没过那里,你居然去捂我的嘴,你.....”

    萧姑娘终究没脸说下去,红着脸气呼呼的跑了。苏瞻捏捏鼻子,无奈的耸了耸肩头,这小妞反应有够迟钝的,到现在才想起来,嘿嘿。

    王守仁以及小赵公子等人,根本没怀疑苏公子为什么会离开这么久,更不会想到苏公子与萧绮月会发生些不能说的事情。只有苏三,不时地蹙起眉头,看向萧绮月的目光里,也多了几分疑惑。

    女子总是心细的,苏三发现,自从回来后,萧绮月对苏公子的态度明显不同了。似乎多了几分冷意,实则变得更为亲昵,说话也更为随意了。

    四月十七,龙亭湖畔牡丹诗会迎来了最关键的一天,这一天各地达官贵人,富豪商客,集聚龙亭湖。龙亭大殿之上,人也变得越来越多,如此一来,苏瞻占领的私人小角落也就不再像以前那般安宁祥和了。

    澹台福宁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自然而然的凑了过来,倒是林启年,竟然站到了雒昂那边。到了此时,各方阵营,泾渭分明。

    雒昂一行人占据了舞台正前方中央位置,苏瞻则占据了龙亭大殿西南角瞭望台,至于太极书院、石鼓书院、岳麓书院等也是有自己的地盘。

    文人才子数不胜数,其中最为尴尬的当属来自崇阳书院的学子们。自从发生禅林苑比试之事后,崇阳书院算是被曹希坑的欲哭无泪,如今连参加牡丹诗会的心气都没有了。本来还能与各方才子一争长短的,结果现在只能成为看客,能不尴尬么?

    苏瞻对李正与宁海超等人观感不错,见二人站在外围找不到位置,便招手喊道,“还臻兄,凤圭兄,到上边来,此处看得更为清楚!”

    李正和宁海超正在发愁呢,听到有人喊,抬头看去,竟然是苏立言。二人相视苦笑,当日禅林苑有过冲突,苏立言竟然不计前嫌,实在让人钦佩。二人实在找不到好位置,便也没拒绝,遥遥拱拱手,联袂朝大殿石阶走去。

    “哈哈,还当是谁,原来是崇阳书院的啊,一群虾兵蟹将而已,能有什么能耐?”

    突兀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搞得宁海超脸色铁青,刚想回头找人理论一番,李正却按住了宁海超的肩头,“休要惹事,等到学院大比,自然他们付出代价。”

    苏瞻皱起了眉头,又是雒昂,这家伙明着是骂李正和宁海超,暗地里是讽刺他苏某人呢。

    张仑一向嘴巴够毒,扶着栏杆大声喝道,“哦.....本公子还当是谁,原来是街头猛犬兄!”

    “哦.....哈哈哈.....”

    苏瞻、小赵公子、杨慎、岳思崖全都配合的咧嘴大笑起来。

    雒昂脸色青了红,红了白,就差那把大砍刀剁人了,这简直是他人生中最大的耻辱。祥符城内,谁不知道那夜有人在汴河街爬着学狗叫的事情,只不过大多数人不知道是谁而已。

    张仑此话一出,一帮子岳麓书院以及石鼓书院的人全都反应过来,啧啧称奇道,“原来那天学狗叫的竟然是雒昂公子,真是没想到啊....”

    “你.....你.....你们等着,本公子不会放过你们的,等诗会结束,你们都给本公子开荒去吧!”

    面对雒昂的威胁,苏公子打头,张仑与小赵公子分居左右,三兄弟一同竖起了中指,还往下戳了戳。

    雒昂还欲再说,旁边的雒琼蹙眉道,“三弟,休要多言,逞口舌之力而已,能管什么用,只要能赢下诗会,比什么都强。”

    最后一天的比试,因为剩下来无不是一方花魁名妓,博人眼球的很。让人没想到的是第一个登台的不是旁人,竟然是来自扬州的风中媚陆丹雪,妩媚妖娆的陆大家一登台,就引来一阵狼嚎。

    今日陆丹雪一改平日里的妩媚姿态,身着百褶白纱裙,彩带拖在身后,裙罗曳地,美目流盼。她以妩媚沾染圣洁之简约,更为楚楚动人,玉足踏在红色地毯上,天空中花瓣如雨,乐声让人心下怅然。渐渐地,歌声响起,婉约而伤感。

    世间人,情凉薄。

    此处哀怨几时过。

    晓风残,黄叶落。

    茫茫心事,与谁诉说。

    错,错,错。

    苍凉梦,何其多。

    细雨巫山欲穿梭。

    倚栏杆,孤寂寞。

    三分苦酒,清泪淹没。

    唾,唾,唾。

    一首《清平乐》,婉转哀怨,诉说着人间请多,悲苦多恋。再配合着陆丹雪那丰满妖娆的身段,泫然欲泣的双目,更让人心生怜爱。

    苏瞻正欣赏着美人表演,冷不丁被人掐了一下,忍不住呲牙咧嘴一番。原来是萧绮月看不过苏公子舒爽的表情,透透的拧了一把。

    “苏解元,听说陆大家对你心仪已久,要不绮月帮你出资梳弄一番?”

    萧绮月嘴角含笑,苏公子是坚决不上这个恶当的,美人恩惠可不是那么好享受的。懒得与萧绮月这小妞一般见识,看来不管什么女人,在吃醋方面是不分高下的,不同之处是萧绮月没那么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