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27章 古有花木兰,今有云晓晓
    ps:今天上架,保底十更,求大家多多订阅打赏。今天所有章节,会在晚上八点左右更新完毕,稿子是自动更新,大家不用担心断章!如此爆更,只求大家给点面子,打赏订阅啥的别吝啬啊!

    第127章古有花木兰,今有云晓晓

    等着陆丹雪表演结束,下边可就是群狼乱舞了,看下边叫嚣的人群,苏公子只觉得头皮发麻,大明朝的追星族也是很牛的啊,争着抢着去送花。

    陆丹雪第一个上台,直接把今天的标杆竖好了,要是比不过陆丹雪,那后边的人就乖乖地退出吧。

    有陆丹雪的先例在,后边上台的两位小妞可就倒了大霉,表演到一半,就被下边的人起哄,搞得稀里糊涂的退了场。小赵公子站在上边,看得直摇头。

    “这些人太没涵养了,总得让美人表演完嘛,哎,可惜,可惜......”

    王守仁捏着下巴短须,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总之,跟这位奇葩太子站在一起,总是尴尬得很。

    临近午时,总算有另一名重量级的人物登场了。

    江陵府寒山雪李若桃,她一身洁白罗裙,不知道是不是跟陆丹雪商量好的,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李若桃本就清冷孤傲,如寒山之冷月,倒也不必像陆丹雪那样刻意去佯装什么。

    李若桃的歌喉婉转悦耳,清新脱俗,穿透力极强,而唱出的正是苏瞻所作的那首《鹤冲天》。

    雀鸟飞天,顿首望人间。

    坎坷功名路,谁当先。

    一时风云起,心无刀,笔来战。

    石上三生缘。

    梦郎远去,长亭泪洒青衫。

    雾中求索话当年。

    诀别问前程,负红颜。

    春雨若还在,得与卿,尽余欢。

    恨凄凉飘散。

    孤坟冷月,只能来世纠缠。

    如果说陆丹雪唱的是一名女子,那李若桃唱的就是一名男子,都是人间悲情,但李若桃有着一种飒爽英姿。场下轰动了,岳麓书院和石鼓书院那帮子人早等候多时,一股脑的往上送花,其威势竟然盖过了之前出场的陆丹雪。

    虽然陆丹雪与李若桃已经出场,但一些普通看客并没有急着送花,这些人可都在观望,不到最后,谁知道哪位花魁娘子更胜一筹呢?

    苏瞻想的很简单,就是想尽办法将这些无门无派的看客争取过来,这一切就要看苏三的能耐了。

    午时休息过后,诗会继续,在一阵期盼中,来自应天府的云晓晓终于走上了舞台。

    云晓晓身材娇小,明眸灵动,她一身火红色的劲装,更是将那活泼直爽表现的淋漓尽致。手持一把短枪,头戴纶巾,舞一个枪花,傲然而立。乐声起,歌声来。

    东风吹落,宝马英姿敬红妆。

    当年英雄留身处,铁血振长枪。

    繁华古城危亡。

    无归路,素手擎苍。

    对月高歌,残花微酒,几度夕阳。

    青山留名,愿持弯弓射天狼。

    痴情难留梦中人,白雪鬓微霜。

    迷离泪可安康。

    看长街,汗流他乡。

    持节忠义,书沉飞絮,巾帼遥望。

    一首《烛影摇红》,阐述的竟然是巾帼花木兰,苏瞻眉头狂跳,好个手持长枪云小妞。

    从众人反应就可以感受到一种莫大的压力,要不是自己早有准备,估计真被云小妞给干败了。这到底哪个无良的家伙写的词,简直就是为云小妞量身定做啊。

    到了此时,牡丹诗会已经进入了顶峰,苏瞻只能祈祷苏美人能顶住压力,可别被云小妞给吓破胆。

    龙亭湖畔很热闹,而在禅林苑内也不平静,一个锦衣公子垂头耷脑的叹着气,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来自洛阳城的曹希曹公子。

    曹希很郁闷,两日前就接到父亲曹蛟的家书,让自己想尽办法跟张仑打好关系,当然,还有那个书生苏立言。曹希脑袋都快炸了,父亲这是在搞什么鬼,之前让自己跟英国公府作对,现在又让自己讨好张仑和苏立言。

    以曹希的脑瓜子自然想不通曹蛟的苦心,他想了半天,只能归结为老爹曹蛟立场不坚定。

    心里不满,但父命难为,从小到大曹希就怕老爹,长大了依旧如此。只要是父亲的命令,曹希半点违抗的心思都没有。

    姥姥的,老子的腿都被打断了,还要去讨好那两个凶手,一时间曹希欲哭无泪。

    曹蛟的任务已经下达,可曹希也着实为难,要说怎么给张仑和苏瞻挖坑,曹公子还能想出点歪主意,可是怎么讨好人,曹公子还真想不出来。长这么大,曹公子一直被人讨好,何时干过巴结人的苦差事?

    曹公子脑袋发疼,不得不发动自己的一帮狗腿子一起想办法。

    俗话说一人计短二人计长,一群人凑在一起,就算一堆猪脑子,也能琢磨出点歪主意来。

    一个头戴歪帽的三角眼,弓着身笑道,“公子,姓苏的不是正参加牡丹诗会么?听说他可是与雒昂有过节呢,咱们是不是可以在这上边动动手脚?”

    曹公子一肚子坏水,听狗腿子这般提醒,哪能不明白。曹希大主意没有,但整人的歪点子倒是不少。由于在洛阳居住多年,曹希对洛阳的事情非常了解,雒昂的堂兄雒琼,可是个名人。

    该怎么帮苏瞻呢?嗯,就这么办了,想到主意,将一帮子狗腿子叫过来,耳语一番,片刻之后,曹府家仆全都离开了禅林苑。

    目光回到龙亭湖畔,云晓晓表演一结束,应天书院的人就风风火火的前去献花,雒昂也不甘心居后,吩咐人去捧云晓晓。云晓晓后边挂的可是他雒昂的大名,只要将云晓晓捧上去,苏瞻就该乖乖的去东边开荒地了。

    雒琼眯着眼,也没有多加理会,可是没过多久,雒昂派出的人就跑了回来。雒昂一脸的狐疑,皱着眉头问道,“你怎么回来了,事情忙完了?”

    “大公子,三公子,小的们去了一趟,负责花卉的管事人说,咱们的花还没送过来呢!”

    一听此话,神态镇定的雒琼也睁开眼,寒着脸道,“胡说八道,这怎么可能?”

    “大公子,那人没骗小的,小的们找了一圈,咱们的人都没在啊,就更别说提前订购的花了!”

    雒昂心里如同吃了死苍蝇一般,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