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28章 被打劫了
    ,。

    ps:今天上架,保底十更,求大家多多订阅打赏。今天所有章节,会在晚上八点左右更新完毕,稿子是自动更新,大家不用担心断章!如此爆更,只求大家给点面子,打赏订阅啥的别吝啬啊!

    第128章被打劫了

    就在这时,应天书院的几名才子也匆匆忙忙的走了过来,“雒昂兄,你这边怎么还没动静,只要你这边的筹码压上去,咱们的胜算就很大了。”

    雒昂心里直骂娘,本公子比你们还着急,正打算解释几句。就听人群外围一阵喝骂声,不久之后,一个灰头土脸的汉子闯了过来。

    这汉子很是狼狈,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不说,连鞋子还丢了一只,一看到雒琼兄弟,那汉子扑通跪倒在地,声泪俱下道,“二位公子,你可得替小的们做主啊。”

    雒琼正心烦呢,看着汉子号丧,一巴掌拍了过去,“你能不能先别哭了,告诉本公子,到底是怎么回事,预定的牡丹花你们运哪里去了?”

    “啊....大公子,咱们预定的花被人抢了,小的们刚走到蔡河边上,就被一帮子人打劫了,那群人凶得很,打了人,推着花车就跑!”

    嘶.....嘎....竟然被抢了,还有没有天理了,这可是大白天的,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人抢劫。

    雒昂气的两眼冒火,旁边几位应天书院的才子识趣的拱告辞,花都没有了,老子还理你们作甚?应天书院的人才懒得管花是怎么没有的呢。

    雒琼脸上阴晴不定,几乎本能的朝大殿西南角看了看。雒昂是个藏不住事的人,见雒琼的眼光看向苏瞻,他脑袋猛地清醒过来,这个时候敢抢雒家牡丹花,并且需要牡丹花的,好像也只有苏瞻那群人了。

    雒昂怒火上涌,领着人就要去大殿上打架,却被雒琼一把拽了回来,“你想干嘛?当着众多大儒以及府衙大人们的面,你无凭无据,敢找苏立言的麻烦?你莫要忘了,人家可是锦衣卫试百户,身边站着的还有张仑张小公爷。”

    被雒琼浇了一盆冷水,雒昂总算清醒了一些。

    雒家兄弟俩,这次还真错怪苏公子了,此时苏公子还纳闷呢,云晓晓都下台了,怎么还不见雒昂有行动?

    王守仁也知道苏瞻与雒昂之间的过节,所以也留意着那边的动静,等了半天,雒家兄弟俩还没行动,不禁有些纳闷起来,“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啊,你们瞅瞅,雒昂怎么怒气冲冲的,这是要打架啊。”

    张仑瞅了瞅,将张天雷喊了过来,“雷子,你去摸摸情况,别让这俩家伙给阴了。”

    张天雷办事效率很高,也就半盏茶的功夫,就跑了回来。张天雷带回来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消息,也不知道哪个牛人,居然大白天抢了雒家的花。

    苏瞻虽然有些幸灾乐祸,但他也知道,这黑锅铁定扣自己头上了。

    甭管雒昂怎么生气,比赛还得继续,接下来可就是本次诗会的压轴大戏了。

    开封解元公苏瞻坐下,玉堂春苏三登台表演。

    苏三这次穿着打扮,让人耳目一新,是她打扮的太过繁杂么?并非如此,她穿着太简单了,一身蓝色士子长袍,头戴纶巾,右一把水墨折扇。

    这是一名干净俊朗的书生,她有着英气,有着柔美,举投足间,气质油然而生。

    走在泥泞的小路

    摸着跳动的心房

    好想拿一盏明灯

    照亮我前进的方向

    灯光下看那紫色琉璃人影惶惶

    大路上传来马赛曲琴声悠扬

    张开胸怀

    放飞满心的彷徨

    拿一把琅琊古剑

    刺破楼兰古国的忧伤

    破碎的忧伤

    组成古道上的落日夕阳

    小桥流水人家

    老藤昏鸦在吟唱

    书中颜如玉

    所以我登高远望

    望到的是重重背影女子闺香

    书中黄金屋

    所以我画下一个理想

    想到的是层层宫殿金碧辉煌

    倒下了

    站起来继续反抗

    那是一种惊天动地拔山起岳的力量

    哭泣了

    昂起头怒吼出悲伤

    那是一种悠扬悦耳震彻人心的千古绝唱

    怀抱自由梦想抉择力量

    我愿意

    翱翔翱翔穿过那拥抱大地的日光

    飞扬飞扬看那青春不朽的激昂

    奔跑奔跑追逐那永不沉沦的地方

    争渡争渡落叶红花玫瑰般的芳香

    六月城墙挡不住一股坚强

    几番寒暑伴随着满身书香

    只待奋斗成功就在前方

    为梦想我希望我希望我希望.........

    一首被开生面的曲谱,一首新颖的歌,但那种书生意气,满怀希望的歌声,引起了无数文人才子的共鸣。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无数青年投身书海,图的就是科举仕途,光耀门楣。随着世间乱流,不断挣扎,谁还能想起最初的梦想,这首歌,唱出了每一个读书人的心愿。

    诗词歌赋,贵在言志,谁能深入人心,谁就能求得永恒。古往今来,那些千古名词诗句,之所以亘古永恒,正是因为那些诗词深入人心。

    这一次,苏三做到了,亦或者说苏立言的词做到了,从今天开始,一首叫做《希望》的词牌由此诞生。

    让苏瞻没有想到的是,当苏三的歌声结束,竟然有一些人水雾弥漫,就连大殿高台正中央那帮子大人物,竟然也深有感触。

    吴绵文十年苦读,接着沉迷官场,在这个复杂的官场之中,他早已忘记当初为什么读书,是苏三这首歌,唤起了往日年轻时的美好。

    看着旁边老怀大慰的杜林茱,吴绵文拱叹服道,“泰津兄教了个好学生啊,今日牡丹诗会,必是苏立言。”

    周王朱睦深感认同,倒是杜林茱显得很谦虚,老头抚着胡须,淡淡的笑道,“知府大人谬赞了,那孩子还年轻,以后还得劳诸位多多提携才行。”

    好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杜老头,吴绵文不得不再一次叹息,老子怎么就没一个苏立言这样的学生或者儿子呢?要是有子苏立言,现在就告老还乡,那也是高兴地。

    无论是书院学子,还是各地普通看客,此时早已疯狂,他们毫不吝啬地将里的筹码扔给苏三,那火爆场景远不是云晓晓等人能比。

    此时,雒昂心中所有的幻想全都破灭了,看到这种情景,要是还觉得自己能赢,那可就真的成大傻子了。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每次都是苏瞻赢,还有那个苏三,本公子对你那么好,你不假辞色,偏偏去找那个苏立言。狗男女,贱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