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29章 狡猾的长官们
    ,。

    ps:今天上架,保底十更,求大家多多订阅打赏。今天所有章节,会在晚上八点左右更新完毕,稿子是自动更新,大家不用担心断章!如此爆更,只求大家给点面子,打赏订阅啥的别吝啬啊!

    第129章狡猾的长官们

    到了酉时,此次牡丹诗会的最终结果终于统计出来,通过杜林茱之口,大家听到了最后的结果。

    白鹿书院苏瞻坐下玉堂春以五万六千三百四十朵牡丹花,遥遥领先。第二名便是岳麓书院唐风然坐下李若桃,得牡丹花一万六千朵,第三名则是白鹿书院澹台福宁坐下陆丹雪,得牡丹花一万五千朵。而第四名竟然被余杭书院宋毅坐下的宁止溪夺去,得牡丹花一万四千八百朵。

    至于信心满满野心勃勃的雒昂公子坐下云晓晓,由于复杂的原因,最终只得到一万四千一百朵,位列第五。

    对于一心要干倒苏瞻公子,让苏公子城东开荒的雒公子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场惨败。排第五也就罢了,最丢人的是,被人家甩开足有四万多朵。

    差了四万多,其实已经说明很多问题了,就算牡丹花没被劫走,云晓晓顶多能拿到三万六千左右,也不可能拼过苏三的。

    雒昂火气冲天,他把失败的缘由全都抛给了苏瞻。

    而苏公子,同样也有些纳闷,虽然赢得了不少书生以及普通看客的支持,但这些人顶多能拿出一万多花,苏崇宇、萧绮月再加上张仑掏腰包,也能凑出两万多,可是照着五万六千还差老远呢。苏公子一向想得开,有人暗中帮自己,这是好事啊。

    不得不说苏公子这次运气真的是爆棚,周王朱睦暗中资助一番,曹希将抢来的花也扔给了苏三,祥符巨商沈应元也暗中资助了一些。只是谁都没想到,最后竟然达到了惊人的五万六千多牡丹花。如此巨额数字,简直是闻所未闻,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酉时中旬,苏公子正打算上去露个脸,就看到石克楠领着几个校尉风风火火的冲了过来。石克楠被这个包袱,见了面就将苏瞻拉到了一旁,“苏老弟,长官们亲口吩咐的啊,让你换上飞鱼服再登台。”

    苏公子咧咧嘴,觉得有些牙疼。廖云襄这些人还真够鸡贼的,八成早就让石克楠准备着了,苏公子要是一举夺魁,那就赶紧冲上来送飞鱼服,要是别人夺魁,那就当没这件事。

    总之,丢脸是苏公子一个人丢,露脸的时候,必须带上锦衣卫的大名。

    “石大哥,你给兄弟一句实话,在外边等多久了?”

    石克楠嘿嘿一笑,压低声音说道,“老弟就别提了,哥哥我在外边蹲了四个时辰还多,不过老弟你可别生气,咱们兄弟也没当闲人。兄弟们七凑八凑,也是凑出四千朵花的。”

    “得了,赶紧换衣服吧!”

    苏瞻晒然一笑,并没有太过计较,锦衣卫有钱归有钱,但也不可能支持苏瞻搞什么牡丹诗会。这几千朵花,都是锦衣卫兄弟们凑的私房钱,能拿出几百两掺和这破事,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主持诗会礼仪的中年男子连喊好几声“苏解元”,才看到苏公子穿着一身飞鱼服,腰垮绣春刀,闪耀登场。

    苏瞻与苏三并排站在高台之上,俊男靓女,才子佳人,也是一时之佳话!

    “此次诗会,祥符白鹿书院学子....啊.....锦衣卫试百户,苏瞻苏立言夺头名。按牡丹花出售所得资金,苏公子可得白银三千二百两。”

    我擦,苏公子的忍不住抖了抖,三千多两白银,搞个诗会这么赚钱,怪不得后世那帮子人喜欢搞什么海选呢,敢情油水多啊。

    万众瞩目下,杜林茱将代表着诗会第一名的金牡丹递到了苏瞻中,从老先生眼中,可以看出他苏公子的表现非常满意。

    持金牡丹,以后也可以跟人吹嘘一番了。至于分得的银钱,赛后找主办方取就可以了,也没人会蠢到赖掉这些钱。

    三千多两白银,对于那些权贵,富商才子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可对苏瞻这个穷鬼来说,真的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从今天开始,苏某人也有点小钱了,这次怎么也得藏点私房钱,可不能都送给大小姐了。

    颁奖完毕,例行发表下感慨,苏公子口若悬河,舌灿莲花,将一帮子人逗得眉开眼笑。估计是苏公子太过平易近人了吧,台下就有不少人开始发问了。

    “苏解元,听闻你与玉堂春苏大家一同研习曲谱,琴瑟和鸣,相得益彰,不知何时娶苏大家过门?”

    “苏公子,听说你与雒昂公子引苏大家起了矛盾,是不是真的?”

    “......”

    苏公子脸有点黑,这是什么问题,这些人是仇家派来搞本公子的吧?

    面对着一堆连珠炮般的追问,苏公子果断放弃了继续装大象的会,提着绣春刀,抱着金牡丹灰溜溜跑了。

    苏大家倒是彬彬有礼,谢过众人的支持,才缓缓立场。

    至此,本次牡丹诗会总算圆满结束。但对于苏瞻与雒昂之间的争斗,还远远没有结束,祥符城内的各地才子,可都翘首以盼,等着看雒昂去城东开荒呢。

    当夜,苏三与萧绮月一同设宴款待众人,席间萧绮月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这让张仑有些奇怪。

    本想找苏瞻问个明白的,只是不知道苏瞻跑到了哪里,自从酉时末,苏公子就不见人影了。

    如今龙亭湖畔,到处都是露天席地,饮酒作乐的人。周王朱睦特地将广场留给才子们,供他们吃喝。这下子可就爽了庆福楼,众人吃食菜肴大都从庆福楼订做,可把庆福楼掌柜高兴坏了,仅此一晚,就赚了个盆满钵满。

    龙亭大殿东小门仓库内,一个青年身着飞鱼服,握绣春刀,嘴里叼着半截柳枝,显得百无聊赖。

    青年男子正是消失不见的苏瞻,自从在人群中抽身,便躲在这里等着。戌时中旬,终于有了动静。

    一名身着周王府家仆黑袍的男子,掏出钥匙打开了门,他脚步沉稳。来到储藏室,便熟练的打开了火折子,点燃油灯,男子却愣住了。

    看着储藏室中竟然站着一名锦衣卫,他惊得双眼圆睁,“苏立言?怎么是你?”

    “等你很久了,一帮子邪教逆党,总是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哦,对不起,苏某得告诉你一声,你来晚了,本公子可不希望你们将诺大的龙亭大殿变成一朵巨大的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