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33章 一物降一物
    ,。

    第133章一物降一物

    冷无涯脸上毫无表情,只是拿眼睛瞄苏瞻,“不去。”

    “老二你可别看苏立言,他现在可还有伤呢!”

    “没伤!”

    冷无涯惜字如金,冷如冰块,一时间还真适应不了。苏瞻表情尴尬,只好站起身去提水壶,却见铁虎张嘴提了三个字,“齐.....默.....然......”

    三字一出,冷冰块腾地一下站起身,眸子狠狠地瞪了铁虎一眼,乖乖地提着茶壶添水去了。

    这......苏公子顿时无语,还真是一物降一物。

    铁虎见苏公子的表情,笑着解释道,“你这个二哥天性属冰块,表情缺缺,话语太少。你呢,也没必要太生疏,按照义父的性子,肯定会代苏千户照顾你,你小子喊他声‘义父’也不吃亏。嘿嘿,到时候,你可就得喊一声大哥二哥了。”

    苏公子依旧有些尴尬,自己刚刚跟张仑和朱厚照结拜,还没当几天苏老大,这么快就要变成苏老三了?不过还好,不是苏老二。

    正如铁虎所说,以诸葛延与家父苏乔的关系,再加上诸葛延如此关照自己,认他做义父,自己不吃亏。所以,苏公子也识趣的抓了口。

    “大哥,你不觉得今夜之事很奇怪?”

    苏瞻如此上道,搞得铁虎开怀大笑,“你这小子,改口改的倒是挺快,不过哥哥比较穷,没什么送你的。嘿,至于今夜之事嘛,你也莫考为兄,自广场上安然无恙后,义父就断定咱们内部有问题了。本来没什么大问题的,要命的是你太过心急,竟不等我们赶到,就去追高凌山。”

    “可不是有意考大哥,毕竟兹事体大啊!”

    苏瞻很是头疼,有内奸是肯定的,但到底是哪方面的呢?锦衣卫?五军营?这种事没有十分把握,是不能妄下定论的,恐怕这也是张紫涵将诸葛延调过来的原因吧,不管如何,至少诸葛延是可以信任的。而且诸葛延的力量游离在各方势力之外,方便做很多事情。

    苏瞻与铁虎、冷无涯坐在柴房小院喝水,龙亭湖畔方面的事情也渐渐进入了尾声。

    高凌山逃到湖面,回头看了看自己闯过来的路,这一路可谓杀伤无数,不知道多少圣教死士倒在这里,一想到苏立言那张帅脸蛋,他就一肚子火,“鹰犬们,老子一定会回来的,告诉苏立言,洗干净头颅,老子一定会砍了他!”

    诸葛延望着那艘小破船,老脸黑如锅底,竟然来晚了,还是让高凌山跑了出去。从一名长弓哪里取来弓箭,诸葛延拉开弓,嗡的一声,箭矢如流星划过,又快又疾。

    高凌山感觉到不对,猛地要躲,可还是有些晚了,箭矢钉在肩头,入肉三分,疼的高凌山咬牙切齿。到底是谁,如此远的距离,竟然还能射中,力道还如此狠。

    “高凌山,老夫诸葛延,告诉袁囚忆,老夫在此等他!”

    人的名树的影,听到诸葛延三个字,高凌山再也不敢嚣张谩骂,迅速消失在黑暗之中。

    锦衣卫汇同五军营联合行动,以龙亭湖畔为中心,撒了张大网,斩杀无生老母教逆党三十余名,十大杀排名第九的环刀陆离也死于林中。可惜,高凌山未能归案,这或许是最大的遗憾了。

    亥时,龙亭湖畔的人终于可以离开了,大家几乎是逃命跑了出去。真的是命大,居然从逆党中活了下来。有消息灵通的,知道了一些详细情况,要不是苏瞻智,看破了逆党阴谋,一旦引爆龙亭大殿,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

    一离开龙亭湖畔,苏三本能的让马车往得月楼赶,到了门口,竟然碰到了萧绮月。看到刚刚离开马车的萧绮月,苏三心中诧异,萧绮月什么时候与苏公子如此亲近了?

    萧绮月并不在意苏三怎么看,二女联袂进了得月楼,径直前往柴房小院,搞得招待客人的桂姐两眼犯晕。

    玉堂春过来也就罢了,萧绮月来做什么?

    柴房小院里,看到苏瞻安然无恙,二女也算放下了心,有铁虎和冷无涯在,她们总觉得不自在,待了片刻便告辞离开。

    二女刚走,冷无涯嘴里就蹦出了四个字,“朝秦暮楚!”

    苏瞻并不惧怕,张嘴笑了笑,“齐....默.....然.....”

    冷无涯瞪瞪眼,立刻眼观鼻鼻观心,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铁虎好一阵无语,自己的大杀招这么快就让别人学会了。

    没过多久,谷大用领着小王小八返回了得月楼,谷大用过来也就是知会一声朱厚照的去处,免得苏瞻担心。离开的时候,谷大用凑在苏瞻耳边,小声说道,“苏老大,太子殿下说了,让你赶紧搬回去住,否则他还得想办法往外跑。”

    “好吧,你让三当家的耐心等等,本公子想想办法”苏公子挠挠头,心里暗自嘀咕,老子有个屁办法?

    谷大用走后,小王小八还犹自为龙亭湖畔的事情感慨,“公子,你可让我们兄弟一阵担心,那五军营官兵太过死板,说什么都不让俺们过去。”

    “你们两个夯货,不让你们过去是为你们好,就你们那三脚猫的功夫,去了也是给人送菜!”

    伸敲敲小八的脑袋,小八倒不以为意,憨笑道,“俺们在那,至少能为公子挡刀。”

    不知为何,听了小八的憨话,苏公子鼻头发酸,眼泪差点没掉出来。

    挡刀,今夜替他苏某人挡刀的可不少啊,有一个兄弟,甚至连名字都叫不出来。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经过今夜之事,苏瞻深刻的体验到情义有多重要。

    牡丹诗会最后一天,风云突变,苏公子一举夺魁,震惊四方。但谁也没想到,苏公子会被逆党抢了风头。

    诸葛延处理完公务,来了一趟得月楼,看到苏公子活蹦乱跳的,还能跟铁虎天南地北的胡扯,顿时放下了心。

    来的时候,诸葛延还是颇有些担心的,苏公子虽然能力不俗,但到底是久在祥符,生活在天平盛世之下,何时参加过生死拼杀。见死人与杀死人是完全不同的事情,诸葛延深怕苏瞻过不了心理那一关,那样的话,对苏瞻可不算什么好事。

    诸葛延着实没想到,苏公子神经如此粗大,刚经历一场拼杀,差点死在别人的大刀下,转眼的功夫竟然能有说有笑了。

    诸葛延倒是不担心了,但对苏公子住在得月楼的行为,还是颇有些生气的,“立言,你尽快给老夫搬出这种地方。”

    “是,义父!”

    诸葛延端着茶杯,脸皮子一阵哆嗦,苏瞻等人一脸诧异,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诸葛老头好像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