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34章 打瞌睡有人送枕头
    ,。

    第134章打瞌睡有人送枕头

    饶是苏公子聪明绝顶,也搞不清楚诸葛老头为什么会掉眼泪。

    老头已经有两个义子了,再收一个义子,也没必要如此激动吧?

    “哼,苏元德,你活着的时候事事压老夫一头,现在你那儿子也认老夫当了义父,哈哈哈.....”

    诸葛老头开怀大笑,胡子一抖一抖的,毫无之前正气逼人,成熟稳重的样子。

    苏瞻、冷无涯、铁虎,三人并排站在一起,全都一副惊呆的表情。哎,诸葛老头竟然也有如此童趣的一面。

    由于收了苏瞻为义子,诸葛延也不忙着走了,让人备了些酒菜,四个男人喝起了小酒,直到丑时方才散去。

    诸葛延显然是很开心的,喝的也有点多了,说了许多自己与苏乔年轻时候的事情,烟雨中的感情是做不得假的。

    等着众人散去,苏瞻倒头就睡,虽然龙亭湖畔逆党一案还有很多东西要查,但苏瞻懒得多管。自己已经将心中想法说给诸葛延,至于能不能查出什么东西,就看其他人的能耐了。

    沉沉睡去,不知何时,苏瞻额头渗出汗水,双拳紧握,突然间坐了起来,口中大喊道,“杀....杀....”

    由于昨夜龙亭湖畔一场厮杀,小王小八一直守在门外,听到里边喊声,以为出了什么事情,猛地推门扑了进来。

    原来是一场噩梦,伸摸了摸脸颊,苏瞻不由得苦笑起来,竟然哭了。不管自己表面上再镇定,再无所谓,心底依旧逃不脱昨夜的阴影,那些死去的锦衣卫同袍,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公子,你没事吧?”

    “无妨,什么时辰了?”

    “已经快午时了,你睡得太晚,俺们就没叫你!”

    起了床,小王备好了清水,洗刷一番,整个人精神了许多。肚子空空,随便找些吃的,一顿饭便应付了过去。

    没有了奇葩太子朱厚照,没有了张仑在一旁聒噪,柴房小院显得异常安静。一时间,苏瞻还有些不习惯,倒有些怀念朱厚照在的日子了。

    “小王,你们兄弟抽空去一趟龙亭湖,将诗会得来的赏金领回来!”

    “公子,你不用担心这事情了,周王殿下已经派人将赏金送到张大小姐那里了,殿下已经派人传过话了,只是当时你睡得沉,便没有打扰你!”

    苏公子本来趴在石桌上的,听了小王的话,整个人就有些不好了。双眼一眯,欲哭无泪,周王殿下这是在坑爹啊!

    苏公子也知道,朱睦也是一番好心,可这次还真是好心办错事了。得了,看来只能再次豁出脸皮去找大小姐了。

    想到就去做,苏瞻领着小王小八晃悠悠的去了界北巷。如今的界北巷可谓十步一人五步一岗,防卫森严,毕竟朱厚照就住在张府,所以无论怎么严格,都不算过分。

    五军营士兵大都认识苏瞻,对这位解元公,五军营也是佩服有加。明明自身战斗力几乎为零的渣渣,却领着几名锦衣卫毫不退缩,悍不畏死,着实是个好男儿。

    验了锦衣卫的腰牌,五军营便放苏瞻等人进了张府。

    张紫涵正坐在北堂廊下吩咐仆人做事情,看到苏瞻走过来,脸上也多了些笑意。

    想起昨夜的事情,便觉得有些后怕,计划赶不上变化,若不是诸葛延领人及时赶到,恐怕苏立言就凶多吉少了。

    若是苏立言真出了什么事情,张紫涵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

    不知什么时候起,心里已经装下了这个男子,否则朱睦将钱送到府上时,也不会安然收下。

    “看到你无事,也总算安了心”大小姐依旧有些淡淡的,但能说出这番话,也代表着她是真的心怀关切。大小姐一直都是如此,哪怕再关心,也不会像别人一样毫无保留的表现出来。

    等着苏瞻靠着柱子坐在栏杆上,张紫涵将里的账本递给下人,轻声说道,“既然你来了,倒也省了萦袖再跑一趟。按你的想法,倒真的查出一些东西,出事前些天,有一艘大船曾经数次经过东湖面,而那艘大船是林家的。”

    “林家?哪个林家?”

    “西城林家!”

    “林启年家的船?”苏瞻翘起嘴角,眼中透出一丝狠色。

    之前就想过,若有会,一定要钉死林启年,让他再无兴风作浪的能耐,没想到会来的如此之快。

    以林启年的能耐,或许也只是被人利用,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参与了什么。可是,那又如何,要怪就怪林启年与自己作对,有一个上好的把柄在,若是还整不死林启年,那他苏瞻也该找个坑把自己埋掉了。

    苏瞻为人和善,但从来不是什么老好人,对于那些与自己作对的敌人,绝不会心慈软。

    沈应元当初也曾经陷害过苏瞻,但苏瞻并不觉得沈应元是什么死敌。当时沈应元害了沈仲实,心慌意乱之下,出于本能,想要找个人背锅,而他苏某人恰逢其会,正好撞上了,并不是沈应元想要刻意去害苏瞻。

    沈应元并不是什么坏人,他只是被大明律法逼迫的,做了许多自己不愿意做的选择。杀人、嫁祸,都是无奈之举,他本人并不坏,所以苏瞻睁只眼闭只眼。毕竟,谁知道以后会不会用的到沈应元呢?沈家乃中原巨贾,财力惊人,用得到沈应元的时候多着呢。

    但是林启年,这就是一条疯狗,摆明了就是铁了心跟他苏某人作对。

    看到苏瞻目露凶光,张紫涵就知道他想干嘛,“你若想做,就把事情做成铁案,要知道打蛇不死反受其害。”

    苏瞻点点头,信心满满,“这都是小事,今日找你,是想找你拿些钱。”

    一听苏瞻张口要钱,也不知道是怎地,张大小姐立刻警惕起来,杏眼透着狐疑之色,“你要钱做什么?难道是为了那玉堂春?”

    恐怕连张紫涵都没发现,自己这想法有多不靠谱,她现在就像是一个普通女子,收紧钱袋,生怕男人去偷腥。

    苏瞻哭笑不得的摸了摸鼻子,“你想什么呢?昨夜好几个百户所兄弟为苏某而死,苏某总要为他们做些什么,否则心中实在难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