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37章 奇葩太子事情多
    ,。

    第137章奇葩太子事情多

    三个拜把子兄弟搞了一场奇葩的接风宴,苏公子的厨艺也不是吹出来的,烤肉,在弄上几碟凉菜,三个人喝上点小酒,幸福生活美滋滋。

    当天傍晚,从白鹿书院回来后,苏公子就一头扎进了厨房里,还不容易回到家,怎么也得犒劳犒劳自己才行。

    自从苏瞻回来后,朱厚照嫌张府那边太拘束,不自在,也在苏家这边挑了一间房,这会儿正跟谷大用在院中玩的不亦乐乎呢。

    朱厚照是个闲不住的人,玩了一会儿,便钻进了厨房。左摸摸右看看,一会儿就动起了,不久之后,厨房冒起了浓烟。

    浓烟消散,苏瞻和朱厚照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只是二人都异常狼狈,脸上黑不溜秋的,头发也是乱糟糟的。

    “三弟啊三弟,你倒那么多油,还放那么大火,这是要干嘛?”

    “大哥,油多菜香,火大爆炒,不是你说的嘛?”

    “我.....算啦,总之,从今天开始,你不准进厨房!”

    朱厚照用脏挠挠脸蛋,一脸的委屈,“不进就不进,不就是炒菜嘛,等回了京,我去御膳房。”

    “......”

    奇葩太子野心不小,这是要烧御膳房的节奏。

    这一夜很悲催,野心勃勃想弄一顿丰盛晚餐的苏公子,最后只弄了几碗面条,不过几个人还是一边吃一边笑。

    第二天,苏公子被一阵响声弄醒了,抬头看看天色,还不到辰时呢。走到外边,差点没晕过去,厨房房顶漏了个大窟窿,朱厚照拿了锤子,一脸无辜的站在厨房外边,旁边梯子上还趴着一脸煞白的谷大用。

    “殿下,求求你饶了小的吧,能不能别修房顶了,哪有你这么锤钉子的?”

    通过二人对话,苏公子算是搞明白啦,朱厚照一大早上闲着没事干,跑上边修房顶,结果房顶没修好,倒是砸出个大窟窿来。

    看到苏公子走出门,朱厚照扔了锤子,一脸的懊恼,“大哥,你家房顶太不结实了,今个让大用找人帮你换个新房顶。”

    捂着额头,苏公子啥话也说不出来,苍天啊,你怎么不把这个奇葩太子给收了?

    朱厚照这种刻苦钻研,不辞辛劳,深入基层,体验生活的能耐,还是让人佩服的,可是苏公子家小业小,经不起折腾啊。

    巳时,苏公子躲在大树底下躲清闲,看到小王小八就坐在不远处,便招了招问道:“你们大名叫什么?”

    “大名,公子,俺们从小无父无母,哪有什么大名?”

    “哎,你们现在也算是我苏家的人了,既如此,便随我苏家的姓如何?”

    小王小八激动地双眼放光,跑到近前颤声道:“公子不嫌弃俺们?”

    “嫌弃什么?这样吧,你们兄弟二人名字就取义勇之意吧,以后小王便叫苏义,小八叫苏勇,小字嘛便叫立仁立德。”

    有了名字,小王小八高兴万分,对于他们来说,能有这样的名字,是做梦也没想到的。

    弘治十六年四月二十七,一场盛大的事情降临祥符,张皇后与太子朱厚照领群臣驾临祥符,不日将于张家祠堂举行祭祖事宜。

    张皇后驾临祥符,随行人员非常庞大,张紫涵与河南府要员出城迎接。苏瞻虽然未领具体职司,但身为锦衣卫试百户,又与朱厚照关系如此亲密,自然也要随众相迎的。

    今日朱厚照换上了一身金黄华服,头戴紫金冠,站在人群中甚是扎眼。

    一些无生老母教探子看到这一幕,差点一口老血喷地上,那个整日跟在苏立言身旁瞎胡闹的公子哥竟然是太子,这也太让人意外了。

    布政使曹蛟、按察使高崎站在张紫涵身后,百官跪伏余地,高呼道,“臣恭迎皇后娘娘,河南百姓翘首以盼,愿承皇后恩泽。”

    长长的队伍停下,年近四十的张皇后慢慢走上前来,华盖之下,雍容华贵的张皇后面带笑容,缓缓言道,“众爱卿平身。”

    绯红飞鱼服的锦衣卫,金甲着身的大汉将军,还有那些持兵刃的京营士兵,就更别提无数的宫女太监了。皇后出行已是如此,那皇帝出行又是怎样的情景呢?怪不得后世乾隆下江南会造成靡费过大,劳民伤财,搞得江南士绅和官场填了几十年的坑。

    在张皇后身后,还有两个华贵的妇人。看到这二个女子,苏瞻不由自主的望了望张紫涵。

    这两个女人不是旁人,一个是张锐的正室大房孙夫人,也是张紫涵与张仑的生母,旁边那位是张锐的侧室曾夫人。

    苏公子心里想着,要想娶张大小姐,得想办法讨两位夫人的欢心才行。还没琢磨出什么好办法,就看到华盖后方,一名紫色蟒袍老者站于百官之首,老者目光灼灼,精神矍铄。

    我去,这老头怎么也跟着回来了?

    英国公张懋,他可是这个时代大明朝最具传奇色彩的牛人,张懋最让苏公子佩服的不是文治武功,军功鼎盛,而是这老头竟然娶了十二房媳妇。

    十二个媳妇,足能凑成十二生肖了,张老头的丰功伟绩,当为年轻人的楷模。

    张老头娶媳妇的能耐强,生孩子的能力也不差,前后生了一堆娃,按说也算是儿孙满堂,人气旺盛了。只可惜,嫡子张锐死得早,就留下一个嫡孙子。

    嫡出庶出都是儿孙,可差别太大了,要不是嫡出只有张仑这根独苗苗,也不会让文官们有可趁。

    朱厚照自然躲不过去,只能老老实实的去张皇后身边报道。

    一个时辰后,过了复杂的礼仪,人群总算沿着汴河街慢慢朝北走去。诺大的汴河街人满为患,两侧窗口以及屋顶,满满的都是人头。

    混在人流之中,苏公子这个小小的试百户就像一只小蚂蚁,没人会留意到他这个小人物。

    张紫涵随在孙夫人身旁,一只还搀着曾夫人的胳膊,二人凑在一起,不时地说些话,甚是亲近。

    按照平常情况,长房子女一般都和侧室偏房关系不太好,但英国公府情况比较特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