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38章 苏家小皮猴
    ,。

    第138章苏家小皮猴

    曾夫人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自己的儿女,所以对张紫涵姐弟非常好。孙夫人生下张仑后,身体不太好,所以张紫涵一直跟着曾夫人住,久而久之,关系处的非常好。从某种情况来说,张紫涵与曾夫人甚至比过了生母孙夫人,与曾夫人在一起,什么话都能说,也不用避讳。

    张仑这辈子最怕的就是爷爷张懋,所以懒得往前凑,跟着苏瞻躲在后边,“苏立言,你可有点心理准备,你与姐姐的事情,娘亲和二娘可都知道了。”

    “知道便知道,还不是早晚的事情,凭本公子的能耐,讨二位夫人的欢心,还不是拿把攥?”

    吹牛!赤果果的吹牛!

    张皇后一行入住龙亭湖周王府,一切事宜周王朱睦和张紫涵早已安排妥当,所以等着张皇后安顿下来后,众人便各自散去。

    苏瞻和张仑刚想滚回界北巷,就听一声大喝,“哎,张仑你个臭小子,还有苏家那个小皮猴,怎么见了老夫就跑?”

    张仑不觉得有什么,苏瞻可就有些无语了,只好走到张懋身前,恭恭敬敬的行了个大礼,“老公爷,你能不能小声点,小子长大了啊!”

    “哟,哪里大了?还没去媳妇嘛!”

    哐当,也不知道哪位老大人被张老公爷的话给镇住了,直接坐在了地上。经过张懋一番宣传,大家算是认识了这位名叫苏瞻苏立言的小皮猴子。

    以苏公子如今之能力和地位,祥符境内谁敢给他起诨号?

    如今被张老公爷一口一个小皮猴的叫着,苏公子还只能陪着笑,这脸算是丢到姥姥家去了。

    京城百官初到祥符,后边的事情不知凡几,张懋显然是懒得管这些事情,在张仑和苏瞻的护卫下,径直接回了界北巷。

    对张老公爷这等无赖行径,文武百官只能干瞪眼。

    老国公回府,张家自然是热闹非凡,张忠亲自指挥,张府杀鸡宰羊,要好好为老公爷接风洗尘。

    花园凉亭下,张懋品着香茗,不断打量着张仑和苏瞻,好半天后方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张仑,这两年你表现的还算不错,老夫还真怕你丢了英国公府的担当。”

    “都是爷爷教导有方,孙儿不敢居功。”

    在张懋面前,张仑言语得当,倒像个儒雅的正人君子。

    “嗯,小皮猴也不错啊,倒是有几分胆识,竟然敢找曹蛟的麻烦。年少成名,不骄不躁,能力也是不错。你对涵儿的心思,老夫也晓得,不过嘛.....这事还得涵儿点头才行!”

    听张懋说完,苏瞻立刻抬起了头,双眼闪闪发光,恨不得抱着张老头亲两口,心中无比激动道,“老公爷,你这是同意了?”

    张懋白眉一挑,哼了哼,“老夫可没说同意,总之,老夫不拦着,至于能走到哪一步,只有看天意喽!”

    嘎,苏瞻的脸色顿时有些苦,老公爷,你这是逗我玩呢?真是老狐狸,说话滴水不漏,说是不同意,又给人希望。

    听张懋训了半天话,两个小辈总算回到苏宅躲清闲。

    临近午时,孙夫人一行也回到了界北巷,曾夫人小声问道,“涵丫头,你跟苏立言到什么程度了?”

    “二娘,你说什么呢,紫涵与那姓苏的有什么关系?”

    “哦,看来是二娘想错了,二娘可是听说了呢,苏立言现在可是了不得,京城许多达官贵人都听过他的名号,你若无心,二娘看看能不能提苏立言说个媒!”

    “二娘....”张大小姐少有的红了脸,赌气的将头转向了别处。

    孙夫人和曾夫人看张紫涵这幅神情,心里如明镜一般,这丫头是真的动心思了。换做以前,若是提起某位公子,她是不会有半点反应的。

    孙夫人眉头微蹙,朝着苏府的方向看了一眼,“涵儿,虽说苏立言前途不错,但你也要有心理准备,旁系那边可是有很多人盯着呢。”

    曾夫人脸上也是少了些笑容,“要我说,旁系那些人也是没安好心思,那镇远侯与内阁杨廷和走得那般近,他那儿子顾寰更是刘健的学生,涵儿怎能嫁给那顾寰?”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这些事情终究是不能摆在明面上说的!”

    孙夫人也是深感无奈,真是应了那句话,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英国公府家大业大,总会冒出那么一批蠢货。他们也不想想,之所以能受人敬仰,过着好日子,还不是靠着英国公府中的权柄撑着?一旦里的权力被人分去,英国公府也就不复当年了,那旁系的人更不会有什么好处。

    很简单的道理,偏偏就是有人只顾眼前那点利益,而忘记了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孙夫人自认为长房一脉从来没亏过旁系,每年的红利,只要旁系有能力出众的人,长房也不吝帮忙,可总是有人不满足,也许只有失去的时候,才懂得珍惜吧!

    过了晌午,苏瞻自然要去杜老先生那里听课,直到申时末方才返回。让苏瞻倍感意外的是,朱厚照竟在院子里折腾呢,也不知道从哪搞来几匹马,这会儿正让人搭建马圈呢。

    见鬼了,张皇后入住龙亭湖畔,怎么朱厚照还能跑出来?瞅个会,将朱厚照拉到一旁,悄悄地问道,“三弟,你怎么又跑出来了?皇后娘娘知道吗?”

    “大哥放心,母后知道的,再说了,这里靠着张老公爷那么近,母后哪能不放心?”

    “这倒也是!”

    苏瞻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要说祥符哪里最安全,恐怕只有界北巷了,就连龙亭湖畔的防卫恐怕也比不上界北巷。老公爷张懋在此住着,五军营和三千营还不得拿出吃奶的劲加强防守。

    既然张皇后允许,苏瞻也懒得多管,由着朱厚照折腾。

    这时忙碌的人群中走过来一个人,那人面白无须,身材偏瘦,但个子很高。他上下打量一番,有些械化的说道,“你就是苏立言?咱家可是时常听到你的名字哪!”

    靠,搞半天是个无卵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