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40章 耍无赖也要看能耐
    ,。

    第140章耍无赖也要看能耐

    大明朝的爵位是出了名的难拿,毕竟世袭罔替,子孙享用。不过嘛,苏公子可以作弊,以他和太子朱厚照的关系,只要自己不作死,朱厚照赏他个爵位一点都不稀奇。

    二位夫人相当满意,苏公子卖相甚佳,两位夫人越看越满意。不过,她们二人都没发话,全都等着老公爷的态度。

    张懋也很纳闷苏瞻的拙作是什么,这小子胆子不小,一幅字就敢闯龙门。

    张仑从对面绕过来,从张懋中接过墨宝,慢慢展开,老公爷站起身,抚着胡须朗读起来。

    狂风劲草任平生,赤血破甲百战兵。

    倘若书上未落笔,纵使英雄亦无名。

    一首《提笔寄英雄》,让张懋心潮澎湃,不由得回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多少将士战死沙场,最后连名字都没有,在漠北草原上,有着无数墓碑,上边空白一片。

    “小皮猴,你这是挠老夫的痒啊,行,算你过关了,张仑,给他添个坐,省的有人说咱们英国公府不管饭!”

    苏瞻打蛇随棍上,赶紧躬身道谢,“谢老国公赏饭!”

    大厅里,许多张府旁系子孙全都傻了眼,苏立言就这样留下了?

    苏公子和朱厚照直接做到了张仑旁边,三个拜把子兄弟再次凑在一起吃喝,席间苏公子还不时的朝大小姐眨眨眼,气的张大小姐恨不得拿筷子插某人的眼珠子。

    酒足饭饱,苏瞻异常舒爽,等着酒席散了,曾夫人将苏瞻叫到了外边。

    走廊下,一张方桌,曾夫人看着漆黑如墨的星空,语气还算和善,“时间过得可真快,转眼间你们都长这么大了。立言,明日若是无事,陪我和大夫人去一趟大相国寺,也为老公爷上柱香。顺便布施一番,做些善事。”

    但凡权贵豪门,每当回乡,都会布施几日,行善积德,如此可赚取些名声,英国公府也不能免俗。

    苏公子当然不会拒绝,没时间也得有时间,功课的事情可以推一推,大不了晚上再去叨扰杜先生,“立言并无他事,到时一定随二位夫人前去。”

    不知什么时候大小姐来到身后,听到曾夫人与苏瞻的谈话,眉头蹙起,颇有些不依的揽住曾夫人的胳膊,“二娘,你找他作甚,到时候我陪你们去不就成了?”

    “找立言怎么了?你整日里那么忙,皇后那边你还得盯着,哪能让你陪着?”

    “那还有张仑呢!”

    “那小子,贪玩得很,不靠谱!”

    “啊,苏立言更不靠谱!”

    这下苏公子忍不住了,挺起胸膛,一脸正气道,“大小姐,苏某很靠谱,好不好?”

    “闭嘴,本小姐说你不靠谱,你就是不靠谱!”

    曾夫人很霸气的打了打张紫涵的背,“好了,别说啦,就这么定了,立言也早点回去歇着吧!”

    苏公子眉开眼笑的跑了,气的大小姐一脸羞恼,“二娘,你怎么可以这样,这下苏立言更嚣张了。”

    “他再嚣张,见了你还不是老鼠见了猫?涵儿啊,不是二娘说你,你也该收收这性子了,也就是苏立言不屈不挠的,顺天府那边,那些公侯子弟,那个见了你不是绕道走?”曾夫人语重心长的劝解着,“女人啊,有时候该温柔的时候就得温柔些,你真把苏立言吓跑,后悔都来不及,亦或者,你真以为人家苏立言没人要啊?”

    “那....本小姐就没人要?”

    “你呀,就是嘴硬,想要你的人不少,顺天府能排成两条街,但敢要你的,整个大明朝你找出几个来?哼,当年人家王三公子只是过过嘴瘾,你就把人家吊树上冻了一晚上,差点没送了命,你说你这性子,真的是......”

    “二娘,你别说啦,还睡不睡觉了?”

    大小姐自然不会承认自己做错了什么,她一直都是这种性格,哪是说改就能改的?

    其实让苏瞻陪着去大相国寺,也是孙夫人的意思,虽说互为邻里,但毕竟多年没怎么接触,再加上苏乔早亡,苏立言为人如何,二位夫人也不敢太确定。

    多接触一下,也好更多的了解些苏瞻的事情,关于苏立言的传闻有很多,但真正可信的又有多少呢?

    第二天一早,铁虎急匆匆的来到苏府,将一个灰色包袱扔在桌面上。

    “老三,你小子这次真是撞了大运,义父还真是偏心,居然舍得将此物送给你。”

    铁虎少有的发起了牢骚,眼中多有羡慕和不甘。苏瞻有些纳闷,解开包袱,只看到里边整整齐齐的放着一套灰色物件,类似贴身之物。

    “大哥,这是何物?”

    “嘿,就料到你不认识了,此物唤作金丝软甲,乃是蒙古人的宝贝,早年义父随老公爷出征漠北,从蒙古人抢来的”结果软甲,铁虎抖了抖,继续言道,“三弟,你可莫笑看这件小东西,贴身穿在身上,寻常刀剑也是砍不破刺不穿。碰到贼人,只要对方不砍你上下两个脑袋,这软件多数时候都能保你一条命。”

    丢下软甲,铁虎甚是不服气的倒着苦水,“为兄与无涯早想要此物,义父却是摸都不让摸,没曾想竟然要送给你,说你上功夫太差,好留着软甲保命。”

    没想到这件金丝软甲竟然有如此用处,想来是诸葛延亲身所用的宝贝了。

    自己认诸葛老头做义父,多少有些找靠山的意思,但诸葛延竟然如此用心,这让苏瞻心中十分感动。

    “大哥,替小弟谢谢义父!”

    “嗯,你收好吧,为兄还得赶回龙亭湖畔,倒是你,清闲得很!”

    苏瞻嘿嘿一笑,也没接话。张皇后入住龙亭湖畔,锦衣卫全神贯注,加强戒备,能如此清闲的,恐怕也只有他苏立言一人了。

    临走的时候,铁虎回过头来,神秘地笑了笑,“三弟,你抽空拾掇几间屋子出来,过两日为兄与无涯便住过来。”

    “啊,你们不是跟义父待在一起么?”

    “住在老头子身边,多有不自在,实在没什么乐趣可言!”

    点点头,苏瞻也没再拒绝,反正苏府什么都缺,就不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