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46章 财政尴尬的英国公府
    第146章财政尴尬的英国公府

    二位夫人何等聪明,哪不晓得苏公子那点花花心思,也为点破,继续问道,“这肥皂做何用的?”

    “洗手啊,手上脏了,洗手洗脸的时候抹上一些,不仅干净,还留有香味!”

    “真的?”

    曾夫人性格比较活泼,当即拿着肥皂就进了屋,没一会儿就笑眯眯的跑了出来。凑在孙夫人身旁,神秘兮兮的笑道,“姐姐,此物果然神奇,你闻闻手上脸上还有香味呢,这是好东西啊,若是操持得当,也能解咱们府上燃眉之急了。”

    “咦,当真这般好用?”孙夫人说到底也是个女人,无论再镇定,碰上这等稀罕之物,也有些忍不了诱惑。

    “行了,都散了吧,多大点事情,值得如此大动干戈!”

    孙夫人亲自发下话来,张府一帮子人有说有笑的散了伙,大家只是做做样子而已,难道还真把苏立言打个半残?真要是打残了,到时候大小姐又该伤心了。

    张紫涵心下不忿,揽着曾夫人的胳膊一阵摇晃,“二娘,你们怎么这般惯着苏立言,你看看他,现在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哼,你这丫头,也就嘴上凶,一些花而已,你难道真把立言打上一顿?哦,你要是舍得,那二娘这就下令,打断立言两条腿!”

    张大小姐颇有些不服的撅了噘嘴,语气中还多有不服,“有什么舍不得的!”

    萦袖站在一旁不断偷笑,大小姐也有吃瘪的时候。

    孙夫人出面,此事不了了之,几个人一同来到北房谈话。苏瞻无事,倒把张仑惊得不轻,苏立言咋就这么命好?

    朱厚照咧着嘴嘿嘿直乐,“二哥,你可输了啊!”

    ........

    房间里,苏瞻脸上也少了些玩闹之色,大小姐也不再针锋相对,因为孙夫人显然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谈。

    “立言,如今此间也无外人,你与我说实话,此物成本如何,工艺复杂不复杂?”

    孙夫如此问,苏瞻便晓得二位夫人的打算,他也没有隐瞒,“回二位夫人话,此物工艺倒是有些复杂,不过成本不高,今日弄出如此大小的,足有二十三块。”

    “工艺程序可还有旁人知晓?”

    “此物乃立言自己琢磨出来的,旁人并不知晓,知道工艺的,也就张仑、太子还有那些内侍以及张天雷和我这边的两个仆人!”

    想了想,苏瞻继续说道,“二位夫人若是想做肥皂的生意,应该没太大问题,知道工艺的都是自己人,该做不出那等吃里扒外的事情。”

    孙夫人暗自心惊,苏立言果然精明,只是顺嘴提了几个问题,他就已经想了个通透。

    看着苏瞻的眼睛,孙夫人很认真的问道,“立言,这本是你琢磨出来的东西,你就如此甘心送给我张府?”

    孙夫人认真,苏公子表情更认真,甚至有些大义凛然,“夫人说的哪里话,琢磨肥皂以及胭脂水粉,本就为二位夫人琢磨的。再说了,以苏某和大小姐的关系,又何必分得那么清楚?本来这些东西,苏某就打算与太子还有张仑共同参股的。”

    饶是孙夫人成熟,见多识广,也被苏公子搞得有些哭笑不得。曾夫人也有些佩服苏瞻的脸皮,没好气的瞟了一眼,“你这个臭小子,什么时候都不忘占些便宜。”

    大小姐哪里扛得住曾夫人和苏公子如此暧昧的话,眉头蹙起,恶狠狠地瞪了苏瞻一眼,“你还敢胡说八道,莫以为弄出点古怪东西,就能饶过你!”

    “涵儿,你少欺负立言了,再怎么说,立言现在也是有功之臣。”

    “他?有功之臣?二娘,那我呢?”大小姐觉得很委屈,也不知道苏立言哪里好,哄得娘亲和二娘晕头转向,总是偏向着他。

    孙夫人拍拍大小姐的手,脸上终于露出些笑容,“好了涵儿,你二娘说的没错,也就是你,换成其他女人,立言哪会这般忍着?”

    孙夫人总算说了句公道话,祥符境内,除了张大小姐,还没有哪个女人敢给苏公子气受。

    “立言,你可有可靠,又懂经商之人,既然要做,还是要趁早把路子铺开!”

    苏瞻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虽然这玩意肯定能赚钱,但孙夫人和曾夫人是不是太心急了?英国公府张家就如此缺钱?

    看到苏公子那古怪的眼神,孙夫人就苦笑着叹了口气。内心里孙夫人已经认可了苏瞻这个女婿,所以也没打算瞒着。

    “立言你有所不知,英国公府看上去光鲜,但其中苦楚也少有人知。长房直系,旁系,人口众多,诸事都要管着。早些年还好,自二太公三太公获罪后,爵位被收,余下子孙只能挂在英国公府门下。如此多人,光一年吃喝用度,不下一万五千两纹银。封地虽有,但自太爷那时候起,就有严令,要善待佃户,所以进项十分有限。朝廷偶有赏赐,再加上俸禄,倒也不少,满打满算也有两万余两,可是英国公府诺达家业,不只是吃喝用度,每年的人情往来,亲朋贺礼,总部能丢了英国公府的脸面吧?”

    孙夫人说到这里,脸上浮现出一丝疲惫感。曾夫人接过话口,继续言道,“立言也不必不信,孙姐姐之前说的都是真的。老公爷不允许国公府仗势敛财,每年耗费又那么大,真的是入不敷出,已经好些年了,每年都会找娘家拆借一些。可总是如此,终究不是办法啊,所以也想过许多法子,之前也让人尝试过经商,但无不是经营不善,到最后闹了个亏本而归。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了,又怎么会如此心急?”

    听了二位夫人的话,苏瞻有些咋舌,知道英国公府财政不佳,但没想到已经艰难到如此程度。据苏瞻所知,曾夫人娘家虽然经商,但也只是小门小户,常年向英国公府输血,早晚也得垮掉。

    就在苏瞻发愣的时候,张紫涵也颇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两位娘亲所说,倒无虚假,若不是如此情况,当日你毁了水木胭脂,萦袖也不会气到那种程度。当初你将所得金子送来时,我也是打着让府上宽裕一些的心思,方才收下来的,否则,哪会轻易称了你的心?这两年情况将会更为严重,为了皇后祭祖一事,英国公府耗费甚巨,虽然魏国公那边承担了一部分,但剩下的数目也不小。皇后娘娘南下祥符,耗费多由英国公府、魏国公府和周王府承担,户部是一文银子都不会出,你可知单单来往路途,人事居住,靡费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