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330章 拯救义惠候
    第330章拯救义惠候

    可以说没有义惠候刘继祖,就没有现在皇族老朱家,所以历代皇族子孙无论如何权力更迭,不管谁坐在龙椅之上,都对义惠候一家异常照顾。

    到如今,义惠候刘静远只有一个独子,如果刘思通真出什么事情,那义惠候岂不是要绝嗣了?

    拍拍手,朱厚照有些疑惑的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竟然惹得刘侯爷亲自写信送到京城。”

    历代义惠候秉承着“忠义公平”四个字,与人为善,从来不仗势欺人,这也是皇族格外照顾义惠候的重要原因。

    这一代义惠候刘静远也是老成持重之人,为人和善仁义,若不是出了大事,刘静远绝不会给京城写信的。

    刘瑾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慢慢说道,“据信中所说,好像是小侯爷惹上了人命官司,不过小侯爷一直称自己是无辜的,但凤阳方面查不出有力证据证明小侯爷是无辜的。这不刘侯爷实在没办法了,给陛下写了一封信,希望陛下能帮忙,选一个刑名出众之人去凤阳府一趟。”

    “嗯,这个忙必须要帮,不管刘思通是不是真杀了人,都要有确凿证据才行,若是稀里糊涂的让义惠候一脉绝了后,那我等岂不是有愧先祖了?”

    朱元璋在世的时候,曾经留下过话,无论谁掌权,只要皇族还有一人活着,就必须善待义惠候。

    老朱家对朱元璋的话还是很上心的,而朱厚照最崇拜的一个人就是太祖爷爷朱元璋。

    靠在旁边栅栏上想了想,转头问道,“父皇那边有合适人选了么?”

    “没有,陛下还在琢磨着派谁去,不过好像有了一些人选,听司礼监那边传出来的消息,陛下有意让刑部员外郎卓斐然去一趟。”

    “卓斐然?就那个满嘴之乎者也,整天圣人言的卓斐然?他会查案?他知道杀鸡是怎么杀的么?”

    朱厚照顿时就有点毛了,刑部那帮子人都是科举正途出身,让他们写文章一个比一个强,让他们查案子,还不如让刑部的捕快出马呢。朱厚照是认识这个卓斐然的,这个老小子审案子就老三样,讲道理、上刑具、逼供词。

    让卓斐然去,最后肯定能免了刘思通的罪,但一通强硬手段下来,凤阳百姓怎么想,就卓斐然那一套,能服众么?

    “这老小子肯定不成,他要是去了,百姓们还不得说咱们皇家有意偏袒义惠候府?不行,得换个人才行,可是,让谁去呢?”

    朱厚照暗自嘀咕,刘瑾心头一喜,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殿下,你怎么犯糊涂了呢,这会儿苏老大不正在祥符潇洒的么?祥符离着凤阳府不是太远,也就两日的路程。”

    朱厚照哪里晓得刘瑾藏着歪心思,他一拍额头,懊恼道,“瞧本太子这脑袋,怎么把大哥给忘了呢,要说缉凶查案,谁还能比得过大哥?看来这次得麻烦一下大哥走一趟凤阳了。”

    也没换鞋子,朱厚照一路小跑着离开了东宫,当他推门走进御书房的时候,朱佑樘还是有些诧异的。

    “你堂堂太子,毛毛糙糙的,成何体统?”

    朱佑樘脸色蕴怒,朱厚照浑然没当回事儿,走到书桌后方替朱佑樘捏起了肩头,“父皇,孩儿刚得到消息,义惠候家那个独子犯事了。”

    “嗯,事情还不小,惹了人命官司,现在凤阳府那边都传的沸沸扬扬了。”

    “那父皇你想好派谁去那边了么?”

    朱佑樘微微一笑,侧过脸看着朱厚照问道,“怎么,你有什么想法?”

    “父皇,孩儿是有些想法,听说你打算让刑部员外郎卓斐然去。孩儿觉得此举不妥,大大的不妥!”朱厚照停手,有些生气的说着。

    朱佑樘好奇道,“为何不妥?”

    “卓斐然哪懂什么审案,他审案无非就是看证据,刑讯逼供那一套。他去凤阳,估计能顺着父皇的心思,免了刘思通的罪,但凤阳百姓会怎么说咱们?”

    朱佑樘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之所以犹豫不决,也是因为这一点。能让刘思通免罪,自然是好的,但一定要建立在有理有据的前提条件下,如果刘思通真的伤了人命,也能找出确凿证据,也算给义惠候刘静远一个交待。显然,员外郎卓斐然不太适合,搞不好这老小子还会把事情搞得更糟糕。

    “你跟父皇说说,是不是有合适的人选了?”

    “呵呵,父皇,你忘记孩儿那位结拜大哥了么,缉凶查案这是他的强项啊,反正他就在祥符呢,离着凤阳府不远,一事不烦二主,干嘛不让他去?苏大哥为人活络,懂得变通,肯定能处理好此事的。”

    听到朱厚照这般说,朱佑樘心里就有些明白了,又是刘瑾在一旁煽风点火了吧,否则,自家儿子可不会这么快想到让苏立言去。

    心中明了,但朱佑樘没有说破,其实朱佑樘也想看看苏立言到底能把此事处理到什么程度,也算考核下此子的应变能力吧。

    不过这个刘瑾,还真是小心眼,不放过任何坑苏立言的机会,这事要是办不好,苏立言要惹一身骚。

    很快,一份圣旨就拟好了,选了一名锦衣卫快马加鞭送往祥符。

    这一天,张戎正指挥着小王等人往池塘里扔草料,也好增加下水底的温度,就在这个时候,圣旨到了。

    谷大用读了一遍圣旨,苏瞻就有些惆怅了。义惠候的案子可不是小事,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别说凤阳府,就连开封府都在嘀咕这件事。

    这个时候过去蹚浑水,搞不好会让凤阳百姓指着脑袋一通臭骂。这事到最后,若是刘思通继续被砍头,义惠候肯定伤心责怪,刘思通不被砍头,百姓们可能会指着他苏某人的脑袋,骂一声“官官相护,罔顾律法”。

    这不是什么好差事啊,皇帝大叔还真是会出难题,我待在祥符好好地,不惹事不闹事的,无生老母教不找麻烦,你皇帝大叔老是给我找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