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381章 诡异的功德碑
    第381章诡异的功德碑

    锦衣卫怎么了?这么多天,也就锦衣卫来看望大家了,那些之乎者也,满口仁义道德的人呢,到现在没看到人影。

    一看到苏瞻跪在棺材板上,难民们也呼啦啦跪倒一片,不知谁喊了一句,“苏公子仁义,苏公子是好人.....”

    “苏公子仁义......”

    “苏公子仁义......”

    听着周围此起彼伏的呼喊声,声音直入云霄,震动了整个京城。而苏瞻,同样是热血上涌,做戏做到自己都入了戏,这特么也算是少见了。

    石文义走到附近,心脏就差点跳出来,好吓人的呼喊声,搞特么半天苏立言不死来打架的,竟然是来赈灾的。

    石文义想走,不过苏瞻不会给给他机会,从棺材板上站起来,指着石文义的方向,大声喊道,“大家看,那位就是我们锦衣卫北镇抚司掌舵,指挥同知石文义,今天,我镇抚司上下,齐心协力,哪怕豁出一身仕途,也要为大家争一争。石长官,快过来,大家都等你呢.....”

    石文义脸都黑了,你们别等我啊,等我干嘛,还不是让老子捐钱?

    此时,难民们火热的眼神盯着石文义,石文义想走也走不了,这要是不捐钱,我石文义还不得立马臭大街?

    这会儿,石文义也知道自己上当了,苏立言这是故意把大家钓过来好刮钱呢。没办法,石文义只好忍着火气,堆着笑乖乖地扔钱,后边那帮子亲信还能怎么办,石长官都捐钱了,我们还能例外?

    霍燃那叫一个心痛,明明是来找茬的,怎么稀里糊涂的替苏立言捐钱了?

    等石文义的人捐完钱,苏瞻拿着铁皮桶一脸悲愤的吼了起来,“大家耐心等待,苏某这就去紫禁城上书,要是不能让大家吃饱穿暖,我就死在这口棺材里。”

    “不要啊,苏公子,苏将军,你能有此心,我等已经很感动了,抬棺死谏,万万不可啊,不值得......”

    “值得,至少苏某觉得这样做很值,你们让开,不要拦着,我意已决!苏某不求别的,只求大家能记住我,若是此次死在棺材里,还望大家来年能替苏某上柱香.....”

    重重的说完这番话,锦衣卫便分开人群,苏瞻三兄弟头前领路,后边的人抬着棺材再次往永定门方向走去。

    城外难民们成片成片跪下,痛哭的声音,此起彼伏连绵成海。祥符苏立言,大好人啊.....

    顾寰和雒昂呆若木鸡,听着难民们不断喊苏瞻的名字,心里就想吃了死老鼠。这群贱民,怎么这么傻,我们开了这么多天粥棚,也不见你们感恩戴德,苏立言只是跑过来做个戏,你们就把他当天下第一大善人了。

    还有,抬棺死谏,这特么算怎么回事儿?苏立言那种人,这辈子都不可能抬棺死谏的,你们都被骗了。

    “哎,你哭什么哭,没看出来苏立言是在做戏么,你们以为他还真会去抬棺死谏?”雒昂伸手拉了拉某个男子。

    那男子抬起头怒目而视,却没从地上爬起来,“不准说苏公子坏话,他不会骗我们的,他说去宫里上书,就一定会去,你们才是假惺惺之辈。施粥就施粥,兑那么多水,你当我们都是傻子?”

    “......”雒昂的脸都黑了,我这是好心相劝,怎么还被骂了?兑水怎么了?至少你们能活着,一群贱民,还挑三拣四的,“哼,不识抬举,你们就等着吧,苏立言要是真抬棺死谏,我就给他跪地上。”

    ........

    事情的发展有点出人意料,顾寰和雒昂脸色越来越难看,尤其是雒昂,脸都变青了。苏立言那帮子人竟然真的抬着棺材去了大明门,一路上声势做得足足的,现在全京城百姓都知道抬棺死谏的事情了。

    一口硕大的棺材,棺材前方四人抬着一块石碑,石碑之上刻着字。

    功德碑

    锦衣卫苏立言捐输一万零二十两

    太子朱厚照捐输八千零三十五两

    英国公府张仑捐输七千零四十一两

    锦衣卫凌凯峰捐输.......

    ........

    苏瞻三兄弟领着队伍前往大明门,而整条正门大街上也站满了百姓,他们也看到了功德碑上的数字,也看到了那口棺材。

    不是都说苏立言是个卑鄙小人,锦衣卫坏蛋么,你见过抬棺死谏,为民请命的坏蛋?

    这特么到底是谁在败坏苏立言的名声?

    当然有很多人也好奇,大家捐输都凑个整数,为何苏立言以及太子等人的捐输还挂零头呢?

    “一万零二十两,这数字有意思,苏将军为何不凑个整数,直接一万两,或者一万一千两也好啊!”

    这是旁边一名锦袍公子不屑的撇了撇嘴,“你懂什么?苏将军这个数额可是有说头的。”

    “我们不懂,你懂啊,那就倒是说说,这有什么说头?”

    “嘿,我可没骗你们,为什么要零二十两?你们知道前天金銮殿上陛下募捐,兵部尚书刘大夏捐了多少么?”

    “多少?”

    “二十两,呵呵.....你现在明白苏将军为什么要多个零头了吧?”

    “额,原来如此?那三十五两和四十一两?”

    “咱们阁老刘老大人捐了三十五两,谢迁谢阁老四十一两,听说,谢阁老好像家里很穷,把玉簪子当了才凑出来四十一两!”

    “.....”这时有人啐口唾沫,冷笑道,“这群沽名钓誉的家伙,谢阁老好意思哭穷?据我所知,谢阁老家可不穷,他老家那边家里人随便吃顿饭都要上百两银子。哼哼,整日里仁义道德,真需要他们的时候,一个个两袖清风,开始哭穷,什么玩意儿?”

    “兄台,说话小声点,万一被别有用心的人听去,可没咱们好果子吃.....”

    .......

    苏瞻三兄弟抬棺死谏,闹得沸沸扬扬的,如今已是傍晚时分,可是六部翰林院的人却没有下班,全都被这件事镇住了。

    朱佑樘正在书房里摇头叹气,赈灾前两凑不足,各国使节又陆陆续续进京,春闱马上就要开始,一连串的头疼事。要是不尽快赈灾,这不是让各国使节看笑话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