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486章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第486章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赢漫文和冯子珊亲自负责指挥,除了驻守寨墙的人,其他人几乎全部集中在了这里。李家的兵马尾随着瓦格寨兵马追了上来,却在西面路口遭到了伏击,折损十几个人手后,李家兵马方才退回去。瓦格寨东西两面太窄,根本施展不开,这也是为什么主攻南面寨墙的原因。

    一听说突围的人退回了瓦格寨,葛多巴就愣了神,退回去了?不知为何,葛多巴总有种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觉,瓦格寨的人好不容易有机会突围,怎么又轻易退了回去?难道赢漫文那个小妞还在做着没人敢杀她的美梦?不对,这里边有问题,就算赢漫文不担心,可是冯子珊呢?

    “东边有没有动静?”葛多巴看上去很莽,但其实还是有点头脑的,按照眼前的情况,不出半个时辰自己就可以带人攻破瓦格寨了。瓦格寨的人想要活命,必须突围,逃离瓦格寨,要么向西,要么向东。想了想,葛多巴还是有点不放心,“阿隆,你亲自去一趟东面路口,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来报!”

    旁边以为扎着小辫子的男子吆喝一声,带着几个人离开了寨墙。阿隆是葛寨除了葛多巴意外最厉害的高手,所以养成了一股子骄狂之气。带着人往东边跑了一段路,就看到林中有一点火光,朝着火光摸了过去,定眼一看,阿隆顿时就火了。这不是刚才那个跟葛寨主斗在一起的家伙么?葛寨主放你一条生路,竟然还不快逃命,居然还敢在林子里生火烤肉,你是有多不把我葛寨勇士放在眼里?

    孟亭侯听到旁边响动,持着烤鸡歪过头,看到阿隆等人,他的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下。麻痹,你当老子愿意生活烤肉呢?孟亭侯并不是没脑子的莽夫,他就算再狂也知道先逃命要紧,可肚子实在受不了啊。被瓦格寨那群娘们抓起来后,一直被吊在半空中吹冷风,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又跟葛多巴恶战一场,跑到这里后,真的是又渴又饿,实在是扛不住了,这才弄了只野鸡烤着吃。在孟亭侯想来,老子都跑这么远了,你们安心攻打瓦格寨,还能有空理会我?可做梦也没想到,刚弄好烤鸡,就有人追了上来。

    孟亭侯越想越气,老子又不是苏立言的人,你们要杀苏立言就赶快去杀啊,盯着我干嘛?烤鸡都弄好了,你们又来折腾,纯心不让人好过是不是?孟亭侯黑着脸站起身,他左手提着烤鸡,又是提着鬼头刀,咬口鸡肉大口大口的咀嚼起来,还瞪着眼睛瓮声瓮气道:“你们先等会,等老子吃饱饭,你们谁也跑不了,让人饿着肚子跟你们打,算什么英雄好汉?”

    阿隆眉毛一挑,身子狠狠地晃了晃,有没有搞错啊,这个家伙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阿隆不知道孟亭侯是什么身份,但是他认为葛寨主放了这家伙一条命,这家伙不懂感恩,还大放厥词,那就是给脸不要脸。阿隆一直都很狂,甚至到了目中无人的地步,像他这样的狂人,又怎么会允许被人如此挑衅呢?

    两把粪叉子往地上一戳,阿隆抱着膀子冷笑道:“哼,你吃,你赶紧吃,等你吃完,看爷爷怎么叉死你。”

    孟亭侯的火气也涌了上来,刚才跟葛多巴打个平手,那是因为老子无心恋战,身子又累又乏,你们还真把我当成随意揉捏的菜鸡了?往后退了退,孟亭侯一边啃烤鸡,一边盯着阿隆等人。阿隆倒是个实诚人,还真没搞偷袭,就那么老老实实的看着孟亭侯吃烤鸡。旁边一名喽啰揪了揪阿隆的袖子,小声说道:“隆哥,寨主让咱们去东面路口盯着呢!”

    “放心,耽搁不了,就这种绵羊,不出半柱香时间,我就能把他宰了!”阿隆一脸的不屑。孟亭侯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没被噎死,我孟亭侯闯荡江湖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人当成绵羊。行,小子,你有种。

    吐掉鸡骨头,扔了鸡头,孟亭侯舔舔嘴唇,提着鬼头刀朝阿隆走过去,“来来来,让老子见识下你的厉害,别说老子不给你机会,你要是能把我打趴下,我就真认你当爷爷。”

    阿隆吐口唾沫,拔出两个粪叉子大吼一声,如猛虎般朝着孟亭侯扑了过去。阿隆身形灵活,动如疾风,孟亭侯也不慢,看到阿隆直挺挺的扑过来,他也不着急,鬼头刀朝着低下的篝火扫去。被鬼头刀一扫,地上的炭火如暗器朝着阿隆飞去,阿隆一直想着跟孟亭侯战个痛快呢,哪想到会有这种变故?赶紧收住脚,两把粪叉子左右挥舞,可即使如此,还是有几块炭火落在身上,烫的阿隆跳脚大骂:“狗东西,你耍诈......”

    阿隆刚骂完,眼角余光就看到一道寒芒掠过,他身子一僵,本能的往后躲。可孟亭侯动作更快,左脚一挑,正好踢中阿隆的后背,阿隆往后躲的意图彻底破灭,这个时候鬼头刀也狠狠地砍了下来。阿隆瞪大了眼睛,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鬼头刀落下,噗的一声,整个人抖了三抖。

    孟亭侯提着鬼头刀往后退了退,阿隆的身子挺在地上,双腿抽搐,两只手紧紧地捂着脖子,鲜血从指缝中渗出。阿隆张着嘴,想说一句无耻,可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阿隆带来的几个喽啰都看傻眼了,隆哥一直挺能打的,这次竟然被人一刀砍倒了,看样子,隆哥是没活了。恰在此时,孟亭侯提着鬼头刀扑了上来,刀背左右翻飞,就有三个喽啰步了阿隆的后尘,剩下两名喽啰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忙不迭的往瓦格寨方向逃去。

    瓦格寨寨墙前,葛多巴激战正酣,正想着亲自爬上寨墙,就看到两名手下狼狈不堪的跑了过来。看到这二人,葛多巴心里咯噔一下,这不是阿隆的人么?

    “葛寨主,不.....不好了,隆哥刚才跟之前的家伙打了起来,结构一招之下,被那个家伙砍死了!”

    听了这话,葛多巴整个人都懵逼了,阿隆怎么跟孟亭侯打起来了,问题是孟亭侯脑子是不是有病,怎么还把阿隆给砍死了?葛多巴心里气的火冒三丈,可这个时候也不是找孟亭侯算账的时候。今晚上的事情有点邪,思来想去,葛多巴得出了一个结论,孟亭侯那小子反水了,肯定做了叛徒,否则又怎么会帮苏立言?

    战况紧急,只能暂时放下阿隆的事情,葛多巴不得不再次派人去东面路口,这一次倒是没碰上烤火吃饭的孟亭侯。也就半柱香时间,东面就发生了变故,大约几十名瓦格寨人在冯子珊的带领下突然杀向东面路口。葛多巴得到这个消息后,暗道不妙,幸亏自己留了个心眼,居然玩什么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鬼把戏,哼哼,我葛多巴也是看过兵书的人。做出攻打西面的架势,其实东面才是真正突围的方向。瓦格寨攻打东面的势头越来越足,这更加坚定了葛多巴的判断,之前进攻西面的时候,瓦格寨可没这么用心。

    “快,将西边的人调到东面去,一定不要让瓦格寨的人逃出去。剩下的人给老子攻,一定要尽快拿下寨墙!”葛多巴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赢漫文待在瓦格寨,终究是个变数。由于赢漫文的原因,孟屏寨肯定一直盯着瓦格寨的,如今赢漫文身陷险境,孟屏寨不可能不派人支援。

    必须敢在孟屏寨的人抵达之前攻破瓦格寨,到时候将冯子珊以及赢漫文等人弄死,就能少些麻烦了。让赢漫文活着,那女人还不知道引起多大麻烦呢。

    瓦格寨,苏瞻静静地坐在祭台旁,在旁人看来,他很镇定,可实际上苏公子慌得很。打仗,真是苏公子擅长的,所谓的计划全都是赌博,看上去信心满满,其实都是唬人的。要是葛多巴将人手集中在西面,死活不挪窝,那他苏某人就死定了。

    一名锦衣校尉汗流浃背的跑了过来,人未到,便大声喊道:“苏长官,西面的人动了,刚才驻守西面的大部分敌军突然撤了出去,正往东面路口赶去。”

    苏瞻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了地,他长长的糊了一口气,呼呼,看来今晚不用死了。站起身,苏瞻握紧拳头吼道:“通知冯子珊和赢漫文,停止佯攻计划,开始火墙计划,所有人按照之前的安排,从西面撤出去。”

    寨墙外,葛多巴越打越不安,明明已经派人去东面了啊,为什么还是如此的不安呢,而且这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正捉摸不透呢,寨墙上就发生了变化,驻守寨墙的畲族女兵一窝蜂的往下撤去,葛寨的人一脑袋浆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瓦格寨的娘们主动让出寨墙,葛多巴要怎么办,肯定要占领寨墙啊。可葛多巴的命令还没下达,寨墙就起了火,大火绵延,犹如一道火墙挡在了面前,好多没来得及扯出来的葛寨人遭了秧。

    看着面前这道火墙,葛多巴脸皮子抽搐,两眼发直。疯了,真特么疯了,瓦格寨的娘们到底在想什么,竟然把寨墙烧了?烧了寨墙,肯定能稳稳的抵挡一会儿,因为葛寨的人就是再能打也不可能冒着大火往里冲。打着大火消失,没了寨墙,瓦格寨的娘们靠什么打?真要是正面打,葛寨的勇面对瓦格寨娘们,一个能打仨。

    不对,哪里不对,瓦格寨的娘们就算再蠢,也不会蠢到自己把寨墙烧了。

    “报,报,葛寨主,东面的敌人被打退了,现在已经缩回了瓦格寨!”

    东面的人撤了?缩回了瓦格寨?葛多巴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寨墙都烧了,那群娘们退回去干嘛,待在寨子里等死么?难道这群寡妇太过寂寞,想要尝尝葛寨勇士的长枪?

    突然,想到了什么,葛多巴恨恨的拍了下额头,“快,所有人跟老子去西面,咱们上当了,丫的......这群娘们,真的好狡猾.......”

    有一点,葛多巴是十分确定的,瓦格寨的娘们不可能老老实实待在寨子里,等着葛寨勇士的长枪,她们寨墙都烧了,那肯定要逃。偏偏这个时候,攻打东面的人撤了回去,不是东面,那肯定是向西面突围了。可葛多巴清楚地记得,自己刚刚把西面的人调到东面,这个时候西面防守空虚。

    一定要坚持住,只要坚持两炷香时间,葛爷爷就能驰援西面山口。上天似乎并没有听到葛多巴的祈祷,赶了没一会儿路,就看到十几个伤痕累累的葛寨士兵,“葛寨主.....呜呜呜,咱们都上当了,那群娘们突然一窝蜂的冲了过来,还把桐油什么的扔了过来,兄弟们应对不足,死伤惨重,现在,那群娘们往北边逃去了......”

    “娘的,这群狡猾的家伙”葛多巴脸上有点挂不住了,眼看着自己就要将瓦格寨一网打尽了,结果被人当猴耍了一遍,最可惜的是阿隆还被砍死了。葛多巴无论如何也眼不下这口气,他拖着凤嘴刀怒道,“都给老追,不能让这群娘们逃到孟屏寨!”

    青田城,时间向前一些,此时微风吹拂着青田城内的青松,青山湖畔满是枯萎的落叶,一名头缠灰白布绸的老者微闭着双眼,手里拿着根鱼竿。老人须发全白,似乎有些浑浑噩噩的,可当他睁开眼,目光之中却是精芒四射。老人名叫赢马肃,乃是赢家的掌舵者,被后辈亲昵的称为老祖宗。

    一个中年男子急匆匆的行走在青石路上,他身形干瘦,留着一撮八字胡。此人便是赢漫文的父亲,赢家未来的继承人赢昂。

    “阿爹,刚南田寨的人送来消息,昨夜有大批葛寨的人绕过了南田山!”

    赢马肃坐直身子,白眉轻轻地蹙了起来,口中喃喃自语,“葛寨?南田山?李暲在打什么鬼主意?”

    想了一会儿,赢马肃神色动了动,“漫文是不是去了峨乐山?”

    “是的,那丫头一早就去了峨乐山,说是要把冯子珊撵出去!”

    “不好,迅速派人去孟屏寨,李家的人估计是冲着峨乐山去的!”

    赢昂大吃一惊,脸色变得铁青,葛寨的人要真是动峨乐山,那女儿岂不是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