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492章 利益结合下的盟友
    第492章利益结合下的盟友

    “老祖宗,你是在开玩笑的对吧?婚姻大事,岂能儿戏?”

    赢马肃俩眼一瞪,很不满的哼了哼,“儿戏?这怎么能是儿戏?漫文丫头,你说,这桩婚事你愿意不愿意?”

    赢漫文脸颊羞红,脑袋越垂越低,最后轻轻地点了点,“嗯!”

    苏瞻彻底懵逼了,萦袖更是嘴角抽搐。昨天还觉得公子胜过这块老姜呢,没想到最后还是输了半步棋。不怕老姜辣,就怕老姜耍流氓,会耍流氓的老姜简直无敌。

    良久之后,苏公子叹了口气,他算是对这块老姜没脾气了,“老祖宗,你想要多少?”

    “不多不多,十万两!”

    “十万两?”苏瞻俩眼一瞪,满脸冷笑,“六万!”

    “不行,九万!”

    “六万五!”

    “九万!”

    “七万,最多就只能这么多了,老祖宗,你要是同意就点点头,要是还不同意,晚辈这就离开峨乐山!”

    赢马肃想了想,随后轻轻地点了点头,“七万就七万,就这么说定了,不过苏大人跟漫文的婚事也要提早定下来,动了新月山,畲族必有一场大乱,这个时候需要有人能站出来才行。”

    一听赢马肃答应下来,苏瞻就松了口气,可还没来得及高兴呢,听到后边的话,立马就有点不淡定了。一向开朗大方的赢小姐脸颊红红的,还时不时的抬头瞄一瞄苏瞻。一看这种情况,萦袖就有点火了,这个赢老头真是异想天开啊,苏瞻还未开口,萦袖已经起身说道:“赢老先生,这婚事怕是有点不现实的,公子与我家大小姐早有婚约,另外还有两门亲事已经定了下来,难道老先生愿意赢小姐给我家公子做妾?”

    哎呀,苏公子心里大笑,暗中朝着萦袖竖了根大拇指。赢马肃有些疑惑的皱起了眉头,连带着赢漫文神色也有点臭臭的。再怎么说,赢漫文也是赢家的宝贝疙瘩,也没给人做妾的道理吧?

    赢马肃很生气,赢昂到底是怎么办事的,苏瞻已经定下了三门亲事,为何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不知道?苏公子与英国公府大小姐的婚约几乎众所周知,可另外两门亲事是怎么回事儿?其实这事也不能全怪赢昂,赢漫文也要负一部分责任,赢小姐之前整天在温州府晃荡,但凡用点心,就会知道宋婉然以及萧绮月的事情。

    赢马肃看到宝贝孙女那失望的眼神,心里就有点痛,觉得自己的老脸被人打了一下,他神色难看的哼道:“此事可是真的?可别诓骗老夫!”

    苏瞻面带苦笑,无奈的解释道:“老祖宗,萦袖这丫头说话冲了些,却也不敢胡说八道,苏某早已经定下了三门亲事。除了张大小姐外,另外两位便是水东宋氏嫡长女宋婉然,还有扬州江都萧氏大小姐萧绮月。”

    “......”赢马肃嘴角抽搐了下,任谁都看得出老头心情很差劲。英国公府大小姐就不说了,那绝对是大明朝超品的联姻对象,剩下两位也不是善茬。水东宋氏,那可是贵阳府有名的铁杆土司王,号称贵阳天王,如果土司分五等,水东宋氏就是一等大土司,而赢家只是五等小土司,根本没有可比性。那个萧绮月贵为萧家大小姐,别的没有,肯定有钱。

    比来比去,三位未婚妻好像都比赢漫文强,这特么......

    赢马肃能不生气么?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我家漫文比谁差?可真的比一比,饶是赢马肃是个老流氓,也不好意思厚着脸皮乱说话。真是没想到啊,苏立言年纪轻轻,就已经有了如此深厚的根基。一旦这位三个女人完成大婚,那苏立言要权有权,要兵有兵,有钱有钱,牛得一塌糊涂啊。

    不过自家人知道自家事,真要说起来,三个未婚妻,唯一靠谱的只有张大小姐,其他两位很不靠谱。萧大小姐跟萧家闹掰了,以后萧家那边肯定靠不上的,至于那个宋婉然,更加不靠谱,那个女人心机深沉,鬼知道她撺掇着宋缇联姻是图什么?反正,图谋不轨是肯定的。

    赢马肃为什么支持赢漫文嫁到苏府,这一点苏瞻也能想明白,说到底还是利益驱使。只要跟苏瞻联姻,就相当于告诉畲族各部,赢家是朝廷支持的土司,将来利益分配,打压李家后,赢家自然而然的就成了新的畲族宣慰使,也就是官方承认的大土司。当然,赢漫文对苏公子有念想,也占了很大的成分。

    赢马肃打得好主意,但苏瞻却不希望这样,真把李家搞垮了,赢家借着势头,还不得一家独大?畲族一家独大,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就在苏瞻琢磨着该如何化解这个难题是,一直沉默不语的赢漫文突然站起身,一双眼睛通红通红的,她突然提高嗓门,就像吵架似的,“苏立言,本小姐哪里配不上你了,你这么羞辱我?”

    “......”苏瞻立马就懵逼了,这是哪跟哪儿啊,这是配的上配不上的问题么?面对赢漫文,真的很头疼,这个女人脑回路有点清奇。以前就知道赢大小姐的思维方式有点不走寻常路,可你这次走的路有点太不寻常了。咧了咧嘴,苏瞻尴尬的问道,“赢小姐,那你说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那三个女人又怎么了?本小姐就不能让她们当妾了?”赢大小姐此言一出,屋中其他三人顿时绝倒。赢马肃抖着白胡子,老脸很是纠结,宝贝孙女有此豪气,老夫甚微,可......这事不现实啊!

    赢昂和赢麟一直守在门外的,听到赢漫文一身怒吼,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儿,赶紧推门闯了进来。看到赢漫文红彤彤的眼睛,赢昂怒不可遏的吼道:“乖女儿,给爹爹说,是不是这小子欺负你了?”赢昂撸着袖子,大有将苏公子胖揍一顿的架势。

    赢昂还没迈开步子,赢马肃便瞪着眼,冷冷的骂道:“你们两个给老夫滚出去,赶紧滚蛋,这里有你们什么事儿,少乱掺和!”

    “......”赢昂父子觉得很委屈,我们又做错事了?看到赢昂父子一副受气的表情,苏瞻和萦袖差点笑出声,怎么看眼前的情况,赢昂父子的地位还没赢漫文的地位高?

    屋中气氛很尴尬,就在这时,寨子内传来一阵吵吵闹闹声,没一会儿一名赢家侍卫提着刀走到了门口,“大土司,冯家和盛家的人闯进来了。”

    赢马肃恨恨地吐了口浊气,这两家来的可真会挑时候。冯家和盛家的人来了,赢漫文也不能再纠结婚事,只好冲苏瞻剜了剜眼,“苏立言,你等着,咱们没完,本小姐还就不信了!”

    苏瞻都不知道该说啥好了,这事儿是你们搞出来的,怎么全往我身上甩?赢漫文最受不了苏公子这副无辜的表情,她伸手虚空戳了戳,“怎么,你还觉得冤枉,到底是谁说来赢家提亲的?是谁说与本小姐两情相悦的,如今瓦格寨和孟屏寨的人都知道这事了,你觉得你冤枉么?”

    苏瞻瞪着眼,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当初被抓紧瓦格寨,为了活命,只能顺口胡扯,这事能当真么?哼,这种事闹得沸沸扬扬的,肯定又是冯子珊使坏。

    片刻之后,赢马肃吩咐赢昂父子几句,便带着人来到了外边。此时寨子南侧,冯难和盛世才领着人缓缓走来。多年以来,畲族各部打打杀杀,关系自然不会好。冯家和盛家的人进来后,寨子里的男女各自持着武器,堵在了台阶上。冯家和盛家的人也同样持着武器,全神戒备,这个时候但凡有一点变故,双方就会厮杀在一起。

    冯难神色担忧,但是盛世才却很淡定。盛世才回头看了冯难一眼,心中不屑的叹了口气,冯难这个人还真是瞻前顾后的,做事没决断力。既然来到了孟屏寨,再多的担心也是没用的。而且,也没必要担心,赢马肃只要不是个傻子,就不会痛下杀手,对冯家和盛家下死手,那高兴地就只有李家了。

    站在台阶下等了一会儿,终于看到了赢马肃等人的身影。这时一直站在冯难身旁的冯子珊,悄悄地越过人群,走到了苏瞻身旁,“幸不辱命!”

    冯难的脸色极为难看,冯子珊这种行为,几乎告诉所有人,她已经脱离冯家了。迎着冯难阴冷的目光,冯子珊面无表情的站在苏瞻旁边。生气么?你凭什么生气?当初把瓦格寨卖给李家的时候,可想过寨中还有一个亲生女儿?冯家,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盛世才翘着嘴角,目光里流露出一些讥讽之意。不知为何,他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冯难就是这样的人,连自己亲生女儿都能推到别人身边去,也怪不得冯家越来越弱了。

    赢马肃来到近前,抬手示意大家不用如此紧张,双方见了礼,便一同朝着北面走去。房间里,苏瞻观察着盛世才和冯难,二人同样也在观察着苏瞻。之前听说苏瞻年纪不大,可真见了面之后,还是会忍不住吃上一惊,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居然当了一名封疆大吏,背景要有多深厚?

    盛世才等人还是想错了,苏公子能破个成为一名封疆大吏,不是因为后台足够硬,而是因为朝廷有太多人想坑杀她苏某人。如果浙江按察司真是个香饽饽,就算背景再深厚,也不可能以新科进士身份任职一方副按察使的。当然,苏瞻不会将这些事情告诉盛世才他们。

    落座后,聊了些闲话,盛世才渐渐地将话题引到了正题上,“听说苏大人有意组建海运司兵马,哈哈,说句不自夸的话,苏大人还真来对地方了,我畲族儿郎个个能打,便是狼兵见了我们,也要退避三舍的。畲族百里大山,都是大明的子民,海运司有一年几万两的红利,苏大人却独找赢家,着实有些过分了。”

    盛世才等人知道谈判的内容,并不奇怪。苏瞻眉头紧皱,怎么感觉盛世才有点王婆卖瓜的意思?看来真让萧绮月说准了,这帮子畲族人穷日子过得太久了,见到钱就会眼红。不过心动就好,免得本公子多费口舌了,“大公子,你这颗误解本官了,本官也有难处啊。入股海运司,就要有本钱,这一点几位大公子不会不明白吧?”

    冯难冷哼一声,有些不屑的笑道:“拐弯抹角的干嘛?不就是新月山金矿么?只要答应分给我们几家红利,新月山便是海运司的。”

    盛世才皱起了眉头,苏瞻同样也皱起了眉头。赢马肃面色不悦的瞪了冯难一眼,这个冯难一点长进都没有,就你知道新月山,别人不知道新月山么?新月山金矿,你说给海运司,就能给海运司了?关键是如何联合起来,打垮李家,将新月山夺过来。

    盛世才尴尬的笑了笑,他没想到冯难会突然插嘴,现在问题挑明了,连个转圜的余地都没有。人家苏立言还没说啥,冯难就跳出来给人施压,这是逼着人下决心啊。仔细想了想,盛世才淡淡的说道:“苏大人与赢老先生估计早已谈妥了,那盛某也代表我盛家留下话,只要苏大人能履行诺言,我盛家就会和赢家一样,坚定地站在海运司这一边。”

    苏瞻点点头,还不忘冲冯难翻了个白眼,好像是在说“现在明白了吧?这特么就不是新月山的事情,而是站队的事情!”

    苏瞻很奇怪,冯难这种人是怎么成为冯家之主的?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冯难身上,搞得冯难非常不舒服,现在赢家和冯家都放了话,他冯难呢?是继续做墙头草,还是站在苏瞻这一边?

    冯难没有发现,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外边的赢昂以及盛家的人已经握紧了兵刃。

    冯子珊暗自叹了口气,爹啊,你怎么还没想明白呢?如果还不做决断,今天就别想活着离开孟屏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