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命手游 > 第334章 童年
    “还有谁?还有谁?请问这世间还有谁?”

    “又一次五连绝世!”

    “同生堂的朋友们,先前喊那么响,你们现在怎么都不吱声了?”

    “萧公子惨咯!八生八世五十里挑粪。”

    “骂别人跳梁小丑,其实他才是真正的跳梁小丑。”

    “哈哈哈哈……我们是当之无愧的冠军!以后还有谁敢挑战青苔山基地?”

    青苔山基地的观众各种扬眉吐气,被压抑了整场两个小时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完全爆发了出来。

    “我就知道他一定行!他是我们的英雄!”一向很稳重的范文杰,此时也兴奋得象崇拜偶像的小迷妹一样,兴奋得又蹦又跳。

    “这一切就象做梦一样。”冉茂强开了口。

    “这样的实力,率领我们拿到冠军应该不是问题了!”李徴也开了口,参加巡回赛,成为冠军团队成员,多么大的荣耀啊!

    “我倒是想知道,冠亚军决赛的时候,规则又该怎么改。”姚承洲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

    完成了‘五连绝世’之后,金轲翻滚着攻击着同生堂基地的水晶柱,每一次攻击都是一万多点的伤害,暴击则达到两、三万点伤害。

    在金轲以及青苔山基地一众炮灰的持续攻击下,没过几十秒,同生堂基地的水晶柱‘砰!’地一声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烟花。

    爆炸的水晶柱瞬间把整个赛场照亮,耀花了所有人的眼睛。

    余光散尽,一个巨大的‘青苔山基地胜利’烟火横幅出现在了赛场上空,久久不散。

    这场比赛,仍然是被金轲主宰了胜负!

    虽然萧家主持的本轮巡回赛赛事组委会用尽各种心思,大幅修改比赛规则想要限制金轲,想要阻止金轲继续‘五连绝世’。

    但最终,金轲用又一次‘五连绝世’和又一次胜利,狠狠地打了他们的脸。

    青苔山数千观众陷入了空前的狂欢之中。

    他们不仅仅是在庆贺这场比赛的胜利,还在庆贺他们押金轲又一次‘五连绝世’,从萧家赢到了能量点。

    特别是范文杰等人,因为押了数万能量点,在翻了二十倍之后全都一夜暴富,坐收数十万、一百多万能量点。

    曾释道把上次赢的四万个能量点押出去,翻二十倍之后变成了八十万!

    养老的钱不愁了啊!

    金轲让曾释道帮他押了六万个能量点,翻了二十倍之后,变成了一百二十万!

    绿原避难所萧家乱成了一团。

    萧晓在这一轮巡回赛结束之后,直接被送去做苦役。

    萧家他所在的这一支脉,资产尽数被查封,顷刻间变得一贫如洗。

    萧家其他支脉连忙同他们撇清了关系。

    萧晓这一支脉在绿原避难所威风了这么多年,终于知道了什么是世态炎凉。

    ……

    赛后,金轲拒绝了范文杰表彰大会的邀请,直接回了18号宿舍,开启重重禁制把18号宿舍保护了起来。

    他现在要经历24小时的虚弱期,在此期间所有属性降到1点,所有技能无法使用,任何攻击都会对他很致命。

    所以他要等到这24小时结束之后再出去晃悠。

    当然了,这时候金轲也没有闲着,他在考虑如何使用这一百二十万的能量点的事情。

    金轲觉得他至少要再买两张脸才行。

    毕竟现在的他树敌太多、太过招摇,一旦以自己的真实身份离开青苔山基地,弄不好就会被人伏击。绿原避难所里也是高手如云,特别是萧家的高手,肯定对他恨之入骨,说不定会趁他在新人王竞逐赛的时候对他暗下毒手。

    所以,去争夺刺客、法师、射手三个职业新人王的时候,他都不要以本来面目出现,用三个新脸去争夺就行了。

    向恶梦面具中灌注了十万个能量点之后,金轲得到了第二张脸。

    这是一个瘦长的高个子,看起来就象一根麻杆。

    长得也奇丑无比,小眼睛大鼻子大嘴巴,看起来极不协调。

    习惯了‘单尧’那张脸之后,金轲已经对‘丑’这个字有些免疫了。

    在看到这张新脸的时候,他并没有象先前那样反应那么激烈。

    买了两张脸之后,金轲只要戴上恶梦面具,视野里就会并排出现两张脸,他意念确认哪张脸,就会变成那张脸。

    丝毫感觉不到面具在脸上的不适感,一切就象是自己的脸一样。

    这张新脸也要一个新的身份才行。

    考虑了半晌之后,金轲给这张脸取了个名字叫纪梦涵。

    纪梦涵是金轲童年时曾经居住地的一位邻家伙伴,两人是同一年生的,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关系好到几乎可以说是形影不离。

    童年时最单纯,童年的记忆最美好,童年的伙伴感情最为真挚。

    可惜的是,金轲的父母在金轲小时候经常搬家,他和纪梦涵也失去了联系,这时候也只能用这种方式纪念这位小伙伴了。

    在参与了《恐怖城》游戏之后,回忆起幼年、童年时的一些经历,金轲现在深度怀疑自己的父母是不是遇到了某种超自然的力量追杀,所以他们才不停地搬家。

    金轲的记忆里,父母在背着他的时候总是忧心忡忡,总是小声讨论着一些事情,他们当时并不知道幼小的他一直在暗中观察他们、担心他们。

    可惜那时候的他,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他十一岁那年,金轲一家搬迁到了云丰市。

    金轲很清楚地记得他十一岁到十二岁的一年时间里,父母的心情变得非常好,就象摆脱了某种阴影一样。他们没有再租房子住,而是以金轲的名义在云丰市买下了一套房子,准备长期定居在那里了。

    那一年,也是金轲人生中感觉最幸福的一年。

    那一年的暑假,父母甚至带着金轲出去旅游。

    谁都没有想到,旅游车在山路上行驶的时候,山上突然有一块巨大的岩石断裂翻滚了下来,不偏不倚地砸中了车体。

    父母在危险来临的一瞬间,双双用身体护住金轲,挡住变形的车体。

    金轲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

    他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身体被变形的车体压碎、刺穿、口中吐出血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