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命手游 > 第70章 没有灵魂的空躯壳
    “不着急,金轲兄弟这么聪明,一定能学会的。这游戏就是要慢慢玩的那种,我们住同一栋别墅,也算是一种缘分了,以后有事大家互相帮忙,这样都会成长得更快一些。”罗祥椿表明了他结识金轲的目的。

    身为一名曾经的公务员,罗祥椿深知人际关系网的重要性,想要在训练基地混得开、在工作室能尽快升职,基地里每个部门认识几个熟人肯定没有坏处。

    训练基地很大,其他部门的人员都很多,想认识几个熟人很容易,但装备部不一样,除了那位性格极为怪戾、很不好接近的符文师曾老头之外,就只有金轲这一个学徒了。所以,想和装备部搞好关系,就只能在金轲身上打主意了。

    罗祥椿刚才去给动物打完针准备回自己的办公室,正好遇到金轲在养殖区很好奇地闲逛,罗祥椿觉得这是个好机会结识这位装备部唯一的新人。原本罗祥椿觉得金轲不太好接近和打交道,交谈过之后觉得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

    “你有个女儿?”罗祥椿送金轲出来的路上继续找话题和金轲聊着。

    “嗯。”

    “带孩子不容易啊!我儿子今年六岁了,每天象个猴子一样上窜下跳,熊孩子说的就是他这种,管教都没什么用。不过我觉得孩子的天性嘛!有时候也需要让他们释放一下,只要不影响到别人就好。”罗祥椿很擅长找话题聊天,既然金轲有孩子,那就聊孩子的话题。

    “嗯。”金轲还是只应了一声。金轲不怎么擅于言辞,当然,这仅限于他和其他玩家的交流。他和npc交流的时候话很多,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障碍。

    “再过一个月就是我儿子的生日了,他看中了一款变形金刚玩具,要三千多块,我准备下个月买给他。话说我们现在这工作还真是奇特,玩一天游戏就能拿好几百块钱。这钱来得容易了,也就舍得花了。”罗祥椿对金轲没什么回应似乎并不在意,只是自顾自地继续说着。

    “是啊。”金轲继续敷衍。

    “男人啊!要打拼事业、还要照顾好家人,活得挺累的,不过一想到家人,感觉再累都值了。”罗祥椿继续说着。

    “嗯。”

    “我以前是个公务员,前年我生日的时候,我老婆给我买了个一万五千块钱的欧肯尼手表,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对吧?当时我在微博发了照片对她表示感谢。今年我要升科长,竞争对手找水军把我发的那条微博翻了出来,说我靠工资根本买不起这么贵的表,诬蔑我收黑钱!”

    “这种莫须有的事,上面领导居然也信了!以我不该在微博炫富的名义让我停职检查!升科长的事也被压下了!你说荒不荒唐?一万五千块钱的手表也叫炫富?说出来你信吗?我老婆和我很恩爱也有错吗?”罗祥椿的话越来越多。

    “荒唐!”金轲只好又附和了一声,他不愿意交朋友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不喜欢聊天,特别是这种没什么意义的聊天。好在离开养殖区的路不远了,看起来他很快就不用听罗祥椿唠叨了。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哼!离开那里之后,没想到我找到了现在这份工作,工资比以前翻了一倍!陈主任说了,我们转正之后还有五险一金,不见得比当初的公务员差!只要努力在工作室升上了主任,工资还能翻番!”

    “最重要的一点是公平!虽然每个玩家的天赋不一样,但至少比我原来呆的地方公平多了!不用搞那么多人际关系,不用天天看领导脸色、揣摩领导的心思,只要努力就有升迁的一天。我现在已经爱上这份工作了,除了不好意思告诉我老婆我在做什么之外,其他的都没什么。”罗祥椿话匣打开之后就停不下来了。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今天过来参观耽误了你不少工作时间吧?改天我们再聊。”金轲终于走出了养殖区,连忙向罗祥椿道了别。

    “太客气了,和你聊得很开心,看起来我们两个挺投缘的,有时间我们一起出去喝个酒。”罗祥椿操纵着角色向金轲挥了挥手,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好!”金轲也连忙操纵着角色挥了挥手,然后快速逃离了养殖区。

    在食堂吃过饭之后,金轲没有去装备部上班……曾释道说他辛苦了,让他今天多休息,所以金轲直接去了属性训练区挂机训练自己的基础属性去了。

    晚上,照例是刺客训练。

    没有人挑战金轲一哥的位置,教练袁强和往常一样,对金轲进行了半个小时的单独辅导,让金轲的武器熟练度和基本步伐比起其他新人学员有了更快的提升。

    ……

    晚七点,生态园种植区。

    “罗靖兄弟,我刚吃过晚饭,又来看你了。”余刚站在npc罗靖的身边和他说着话。

    npc罗靖不搭理余刚,只是在那里默默地挖坑、填粪、种菜。

    在生态园里npc工人罗靖只负责两种蔬菜的种植,一种是白菜,一种是红菜苔。npc罗靖种植的是没打过针剂的纯天然蔬菜,也是给基地领导层的特供菜。一个多月的时间里,npc罗靖已经种了几十亩菜地,附近很大一片区域都是他的杰作。

    “没想到你一离开工作室就出了事,我知道你虽然很懒很宅,但心地还是很善良的,绝不可能会是杀人犯,你一定是被冤枉的。”余刚继续说着。

    npc罗靖继续沉默。

    “我打听到你被关进了精神病院,我找了熟人才进去看到你,但你已经不认识我了。我觉得那个人已经不再是你了,他就象一个……没有灵魂的空躯壳……”

    “你流泪了?你听懂我说的话了?”余刚说着的时候很惊讶地发现罗靖眼角下方的脸颊上似乎有一滴水。

    “滚!别影响我工作!那是出的汗!”罗靖用满是灰土的手抹了把脸,把自己抹成了一个大花脸。

    “唉……”余刚长长地叹了口气。

    就在余刚准备结束今天和曾经的伙伴罗靖的聊天的时候,他突然感觉着附近的几块菜地什么地方有些不太对。

    不只是附近几块菜地,罗靖种植的这几十亩菜地都有些不对。

    新书发布,恳请兄弟姐妹们给个收藏(加入书架),投几张推荐票票,万分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