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命手游 > 第75章 人生就是一场游戏
    “怎么到处都没有野怪?这游戏好无聊啊!”张晓明向左右四周不停地张望着。

    “没有野怪出现不是好事吗?难道你想把小命丢在外面?”教练袁强回了张晓明几句,对他们这些护卫人员来说做这种任务比新人学员更感觉无聊。外面的野怪,比如零散的黑尸什么的,杀了之后黑暗能量点很少,对他们几乎没什么用处。

    而一旦出现意外状况,比如尸脑领主驱赶着大量变异黑尸和普通黑尸形成的尸潮出现,他们肩负着保护新人的职责,按基地规定不能独自逃跑,有什么差池就有可能折损在外面了,独自逃回去还可能被追责。

    所以,对这种任务他们希望不出现任何状况,赶紧把任务完成了回基地才是正选。

    “呵呵,当初玩这个游戏的时候,听说这游戏各种恐怖,进了游戏之后,在训练基地里整整呆了两个月,什么屁事儿也没发生,今天终于出来了,想见识一下这游戏的恐怖,结果还是什么也没有。我真怀疑这种游戏,如果不是花钱请我们这些人来玩,会不会有人无聊到主动来玩。”余洋感慨了几句。

    “等你见识到真正危险的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袁强用一种略带嘲讽的眼神看向了余洋。

    “袁教练啊,他说什么玩游戏之类的,你也能听懂?”张晓明向袁强问了一句,这几个月来,玩家们都见识过了npc的智能,完全可以象正常人一样进行交流,而玩家们说到玩游戏之类的,他们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人生就是一场游戏。”袁强撇了撇嘴,对这个问题见怪不怪的样子。

    “嘿嘿,这一切对我们来说是游戏,但对你们来说,就是生活了对不对?”张晓明继续和袁强聊着。

    “你说得没错,不过我提醒你们一声,如果你们一直以游戏的心态来对待这里的一切,迟早有一天你们会后悔。”袁强脸上现出一丝诡异的神情,不过玩家们通过手机屏幕很难捕捉到这种细节。

    这种对话金轲早已和曾释道进行过了,此时袁强的反应和当初曾释道的反应差不多,这些npc似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肯向玩家们说出来。

    当然,这应该是系统的设定,不让他们说吧?

    尽管一部分玩家,比如张晓明、余洋等,很想要知道这游戏究竟有什么恐怖之处,但长达半个多小时无聊的赶路,直到众人来到了此次任务的目的地,一座看起来似乎废弃掉的工厂里,都没有遇到哪怕一只所谓的野怪。

    “唉……在基地里的时候,各种训练、工作,乏味得让人抓狂,如果不是每天有几百块钱可拿,我真玩不下这游戏了,日日盼、夜夜盼,终于盼到出基地做任务的一天,原本以为终于可以不再无聊了,可以打怪升级了,没想到,实在没想到,还是一样的无聊,连做任务走路都能走四十多分钟!这样的游戏一旦结束内测开始公测,我想肯定不会有任何人愿意玩……”

    张晓明一边各种唠叨,一边跟着其他人走进了工厂的某座厂房之中,突然看到面前的一切他顿时住了口,角色的一对眼睛也在系统的设定下瞪得老大看向了前方。

    其他玩家也是差不多的表情。

    面前厂房的地面和墙面上,出现了一个‘人’。

    或许称不上人,就是一大堆烂肉,遍布在了大半个厂房的地面以及对面的整面墙上,中间是一张直径一米多长的丑陋的人脸。

    人脸的嘴蠕动着,发出了呜噜呜噜的怪声,声音很低很模糊,站在厂房外面基本上就听不到了。

    一些玩家取出武器,摆出了战斗姿态。

    “不要紧张,它就是我们今天的任务。”一名拿着长管和黑色空桶的任务npc阻止了众玩家,若无其事地走了过去,他把长管上面很粗的针头刺入了墙面烂肉的某个部位,然后发动微型抽吸泵从墙面烂肉中开始抽取一种黑红色的液体。

    墙面上的人脸看起来很是痛苦,他发出的呜噜呜噜声变得有些类似于哀嚎声了,它的脸和身体的烂肉不停地在墙面和地面上蠕动挣扎着,似乎想要努力从这里逃走的样子。

    ……

    射手组。

    “这是什么东西啊?它有自主意识吗?”射手组的余刚看着墙上的人脸和地上的烂肉,向身边的教练问了一声。

    “变异人类,自主意识……应该有一些吧。”射手组教练回答了余刚。

    “它以前也是人类?”余刚接着问了教练一声。

    “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现在正看着的这位,其实以前和你们一样,也是一个新人,在一次外勤任务中和其他人走失,后来再发现他的时候,就出现在了这面墙上。”教练压低声音回答了余刚。

    “象我们一样的玩家?”手机屏幕前的余刚内心莫名恐惧,突然有了想呕吐的感觉。

    “是的。”

    余刚再次把视角对向了墙面上的人脸,他似乎感觉到那人脸正在向他求救,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他突然想到了生态种植园里的罗靖。

    当墙面上的人脸再一次发出哀嚎声的时候,余刚再也忍不住,放下手机冲去了卫生间,对着马桶大口大口地呕吐了起来。

    ……

    战士组。

    “教练,从这些烂肉里抽出来的液体是做什么用的?”罗祥椿向战士组的教练问了一声。

    “我记得你好象是在养殖区工作,而且会制药术?”战士组的教练向罗祥椿反问了一声。看起来罗祥椿这个话唠确实是交友广泛,没少在教练面前唠叨,教练连他在基地哪个部门上班,会制药术的技能都知道。

    “对的,教练你的记忆力真好!”罗祥椿拍着教练的马屁。

    “这些烂肉里抽出的液体,就与你的工作有关。”教练回答了罗祥椿先前的问题。

    “制作药剂的原料?给那些鸡鸭猪羊打的针剂,就是从这里取回的原料制成的?”罗祥椿一听就明白了。

    “答对了。”教练点了点头。

    “幸亏我只是个玩家,否则食堂里的那些肉食,我是怎么也吃不下去了。”罗祥椿做了个呕吐的表情。

    新书发布,恳请兄弟姐妹们给个收藏(加入书架),投几张推荐票票,万分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