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命手游 > 第136章 蠕动(第4更)
    “这家工作室比死胖子还扯淡!总部完全不和我们这些基层员工联系,就靠那死胖子上传下达,遇到个这么不负责任的导师,是不是活该我们倒霉啊?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不管了,我们先把这别墅霸着再说,只要我们不走,工作室的人迟早得露面吧?”

    “但这姓汪的胖子走了,后勤人员也走了,没有人给我们发工资,也没有人请厨师来给我们做饭了,我们住在这里喝西北风啊?”

    “刚才不该让他们两个走掉的。”

    “这还不简单?我们把这个别墅租出去,然后收租金。”赵波想了个主意。

    “租出去,至少得有房产证才行吧?不然谁敢租啊?”

    “就是,没房产证,中介都不敢接的。”

    “只要便宜,总有人租,到时候反正是和房东扯皮,又不找我们。”赵波想当然。

    “唉……当初到这里来主要是觉得打个游戏还有钱挣,现在挣不到打游戏的钱了,再这么赖下去也没什么意思。”陈小良站起了身,准备要离开了。

    “其实我们也不吃亏,就在这里打了几个月的游戏,拿了几个月的工钱,工作室没亏待我们,算了,我还是去外面再找个事做好了。”另一位名叫王贵祥的员工也站起身,准备和陈小良一起离开了。

    “我才不走呢!我回房间去了,等工作室的人来赶我再说。”赵波悻悻地走去了楼梯那里。吴川连忙跟在了赵波的身后。

    其他员工坐在厅里一脸的茫然,在工作室呆了几个月,都已经有些习惯这种生活了,突然发生改变,不知道怎么的有些不适应了,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做什么了。

    “咦?外面怎么回事?天都黑了?”走到别墅房间门口推开了房门的陈小良有些奇怪地站住了。

    “扯淡!现在是早上九点半钟,天怎么可能黑了呢?房间里明明还这么亮!”和陈小良一起的王贵祥不太相信的语气。

    “自己看。”陈小良把房门推到大开,外面果然已经天黑了。

    “怎么会呢?”王贵祥一脸纳闷的神情,然后回头看了看天花板上的吊灯,吊灯是亮着的,看起来是被灯照亮的,先前一直没感觉出来。

    “我靠!门外还真的黑了!”沙发上坐着的刘阔听到二人的对话,站起身走到门边向外面看了看。

    就在这时候,一阵轰隆隆的巨响出现在了别墅上空,就象一阵闷雷一样,这阵闷雷声响过之后,别墅外面更黑了,黑得连别墅门外几米外的小路都看不清楚了。

    “起雾了,好大的雾,黑色的雾,这特么的怎么回事啊?”刘阔向前走了几步,然后伸手向面前的黑雾里摸了摸。

    下一刻的时候,所有人都听到刘阔的惨叫声,然后就看到刘阔捂着自己血淋淋的右手臂滚倒在了地上,疼得翻来滚去,他刚才摸进黑雾里的整只右手就象被野兽啃掉了一样,小臂断开处露出森森白骨,血水从里面不停地涌出。

    “活见鬼了!这黑雾有问题!大家都别靠近!”陈小良吓得脸色苍白,但还是连忙把受伤的刘阔从黑雾边拖回了别墅房间里,然后关上了别墅一楼大厅的房门。

    “怎么回事啊?”

    “是什么攻击了刘阔?”有人试图打开房门。

    “别开门!出去会死!”陈小良大吼了一声。

    “世界末日了吗?怎么门外、窗外都是这种黑雾?”有人走到窗边看了看。

    “都别傻站着!谁去找条绳子,帮他包扎一下,一直流血会死人的!”陈小良双手死捏着刘阔流血的断臂向众人吼了一声。

    “给你。”有人找来了一根布条递给了陈小良。

    陈小良让李新平帮着摁住了不停惨叫挣扎的刘阔,准备帮他捆扎着不停流血的手臂,但就在他捆扎的时候,却是发现刘阔刚刚受伤手臂的肌肉已经开始腐烂,里面甚至爬出了几只黑色的虫子,很象是蛆虫,但通体乌黑。

    “哪里来的黑虫子?”看到的人都惊叫了起来。

    陈小良下意识地向四周看了一圈,结果发现从门缝、窗缝不停地有黑雾渗入房间,这些黑雾在墙壁上、地面上形成了黑色的蛆虫,源源不断地爬入别墅一楼大厅,从四面八方向众人所在的地方一点点蠕动、挺进着。

    “喂喂!报警台吗?我们是锦锈湘庭小区b2栋别墅,我们这里有人受伤严重,而且出了些异常的状况……”李新平拿起手机拨打了110。

    电话那边没有报警台话务员的声音,只传来了受伤野兽般的嚎叫声,然后是一阵极其刺耳的电子声,猝不及防的李新平吓得差点儿扔了手机。

    “虫子越来越多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啊?”陈小良救治刘阔的时候,刘阔受伤腐烂的手臂中爬出了更多的黑色蛆虫,其中一只甚至爬到了陈小良的手背上。

    陈小良感觉手背一阵刺痛,他连忙用另一只手的手指想要弹开那只爬到他手背上的黑色蛆虫,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只黑色蛆虫居然直接钻进他手背里去了,他的另一只手想把它抠出来都没来得及。

    一阵钻心的疼痛从手背处传来,陈小良忍不住惨叫了一声。

    “什么东西?”李新平感觉着有东西从上方掉下来,砸到脸上、滑进了脖子里,感觉凉凉的,他连忙伸手到脖子里摸了摸,摸到一小团肉乎乎的东西,拿到面前看了看,却是一只黑色的蛆虫。

    “草!什么玩意儿?”李新平连忙把这蛆虫扔掉了,但下一刻的时候,他突然感觉着又有几团凉凉的东西砸在了他的脸上,滑进了他的脖子里,然后他的脖子处传来了一阵钻心的疼痛,手伸过去一摸,上面全是鲜血!

    李新平抬头向上方看了过去,这才发现,天花板上已经出现了很多这种黑色的蛆虫,它们有些爬着爬着没攀附住,就直接从天花板上掉落了下来。

    很快,大厅里众人站立的地方就象下雨一样落下了更多黑色的蛆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