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命手游 > 第276章 自知之明
    毕竟是交手过四次的老对手了,一次是一年前的十六进八和八进四、还有两次是最近两个季度的四进二,而且双方之间的战绩,是四比零。

    实力差距摆在那里,嘴炮没有意义。

    国足和泡菜国足球队经常嘴炮,什么时候看到国足和巴西队、阿根廷队、德国队、法国队、意大利队嘴炮过?

    人贵有自知之明。

    五分钟后,比赛,正式开始。

    “猥琐发育,别浪!”范文杰出发前惯例向众人叮嘱了一声。

    “能不能别说这句?我一听到这句就觉得会输。”李徴吐槽。

    “我也有这种感觉。”姚承洲附和。

    “那……你们随便浪。”范文杰苦笑。

    姚承洲坐镇中路。

    范文杰镇守上路。

    李徴打野。

    金轲跟着冉茂强走下路。

    全场观众的关注点,也都跟着金轲来到了下路。

    青苔山的下路,也就是猛龙潭的上路,猛龙潭一方,是由战士赵玉龙镇守。

    赵玉龙,整个避难所排名第三的战士。技能犀利、变化多端、经验老道。

    赵玉龙很谨慎地呆在距离己方炮塔不远的地方,放了几个技能狙击青苔山方面的三名炮灰,遇到冉茂强和金轲之后立刻往己方炮塔里面撤。

    冉茂强身边没有射手,他按照范文杰赛前的战术安排,杀死三个炮灰之后便带着金轲回撤到己方塔下固守。

    不知道是不是看到冉茂强和金轲打得很保守,猛龙潭基地的战士赵玉龙把防守区域逐渐扩大到了青苔山基地炮塔附近。

    冉茂强仍然死守不出,就在这时候,刚刚从野区打了减速、增加攻击力buff的李徴,悄悄向下路潜了过来,准备围剿赵玉龙。

    冉茂强心领神会,立刻叫上金轲冲出炮塔,向赵玉龙围杀了过去。

    赵玉龙向冉茂强丢了个攻击技能,然后立刻向自己的炮塔逃了回去,金轲在赵玉龙身前丢了一团绿雾,因为属性点压制效果很有限,只稍稍阻滞了一下赵玉龙,给赵玉龙挂了个中毒的buff,只掉了一点点可以忽略不计的血量。

    “这攻击力也是醉了!”

    “挠痒痒吗?”

    “换了袁强都不至于这点儿伤害吧?”

    “当炮灰的时候偷袭一把还成,到了正式比赛当主力,就这点儿伤害还是算了吧!”

    “这场比赛肯定输了。”

    “难道你认为能赢?”

    场下的青苔山观众看到金轲第一次出手,纷纷议论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李徴从赵玉龙侧前方的丛林中杀出,一轮猛烈的技能攻击,瞬间打掉了赵玉龙的初始白装护甲和三分之一的血量,减速buff也让赵玉龙逃走的速度降了下来。

    比赛刚开始,所有人都身着白装,护甲值都很低,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冉茂强也冲上去连着丢了两个攻击技能,和李徴一起合力把赵玉龙的血量打到了半值。

    金轲也火力全开,‘聚魂术’、‘致命救赎’、‘善恶仲裁’、‘死亡突进’、‘死亡切割’,把赵玉龙还剩七、八千的血量,打掉了……百余点左右。

    赵玉龙释放了一个没有太多攻击力的击退技能,把金轲的护甲打爆,同时打断了金轲的连招,然后继续向己方炮塔下逃了回去。

    “刚才我看到了什么?”

    “哈哈……神奇炮灰无比威猛地丢了五、六个技能出去,给赵玉龙挠了下痒痒,赵玉龙随手推了他一把,把他护甲打没了。”

    “他这点儿攻击力和防御值,上场比赛是为了搞笑的吗?”

    “我怎么觉得还是应该让袁强上,这个神奇炮灰,还是继续担任炮灰会比较好?”

    赛场看台上各种嘲讽,主要是青苔山方面的观众发出来的。

    既然是一场必输的比赛,也就没必要白费力气帮自己这边加油助威,看金轲怎么出丑才是他们的主要目的。

    冉茂强和李徴不想放过拿下一血的机会,继续带着金轲猛追逃跑的赵玉龙。

    赵玉龙的血量继续下降,降到了三分之一左右。

    就在这时候,手持一柄薄剑的张鈞突然出现了。

    张鈞一个位移技能冲了过来,就地释放了一个能量剑阵,把冉茂强、李徴、金轲三人笼罩其中。

    金轲想要攻击张鈞,却发现根本无法锁定目标,而他的血量,却是在剑阵出现的一瞬间被抽空到只剩个位数。

    电光火石之间,金轲……一个‘死亡突击’逃出了剑阵笼罩的范围,然后发动‘死亡阴影’隐身疾速向己方炮塔逃了回去。

    张鈞追了几步失去了金轲的踪迹,只得掩护着赵玉龙退回了本方炮塔阵地。

    李徴被打到半血,冉茂强也被打掉了三分之一血量,眼看占不到什么便宜,也都回撤到了本方阵地内。

    金轲一口气逃回到本方阵地下路第二个炮塔处,这才发动了比赛时才有的传送技能,十五秒后传送回了己方基地,落入泉水中进行治疗,把血量和能量瞬间拉回了满值。

    虽然传送需要花十五秒的时间,但泉水加血加能量却是瞬间补满,只要回到泉水里一泡,就可以立刻返回战场了。

    “以我的攻击力,对这些大佬根本构不成任何伤害,但他们随意一击,就可能取了我的小命。”

    “外面太危险,还是泉水里最安全啊!”金轲发了声感慨,呆在泉水中都不想离开了。

    那就……不离开好了。

    金轲索性就地躺了下来。

    “场上怎么回事?有人在泉水里睡大觉?”

    “我没看错吧?那位是……神奇炮灰?”

    “哈哈哈哈……被张鈞的剑阵吓破了胆,刚才张鈞只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秒杀他了,真是遗憾啊!”

    “不对吧?他这样躺在泉水里不出去,张鈞一次也杀不了他,也无法‘五连绝世’,我们押的赌注岂不是都要赔进去了?”

    “故意的吧?不行!要找他索赔!”

    “这人也太不要脸了!就算输,也要堂堂正正地输,刚刚交手一次,就躲回泉水躺下睡大觉,任凭几名队友苦苦支撑……”

    “挂机狗!”

    场下观众各种骂起来。

    “金轲,怎么回事?”范文杰向金轲问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