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命手游 > 第456章 剪报
    “那我们还是继续在房间里寻找线索吧。”三十岁女人在房间里继续翻找起来。

    “嗯,我觉得我们想阻止他们自相残杀的话,首先我们自己要掌握足够多的线索才行。”二十岁年轻人点了点头。

    “这个世界真疯狂,那个十几岁的少女,到底是单纯呢?还是他们说的很有心机呢,我都有点看不透了。”三十岁女人感叹着。

    “应该是单纯吧,不过我感觉她的性格有些怪戾,特别的反叛,对她好,她不认为你好,那个总是表现的很冷的少年不是什么好东西,她偏偏凑到他一起去。”二十岁青年也有一些感慨。

    “我觉得你的思想看起来很成熟,远比你的年龄看起来成熟。”三十岁女人很欣赏的看着二十岁青年。

    “不知道,我总觉得我所经历的事情,比我想象中的要多,我也觉得我可能不是这个年龄。咦!这里有一个信封,看看里面写的是什么东西。”二十岁青年找到了一个信封。

    “嗯,看看里面有没有线索。”三十岁女人也凑近了过来,一起看向了他手中的信封。

    “信封里有一张纸,纸上面写着……看到这行字的游戏者,请不要相信此刻你身边站着的那位同伴,他和他所表现出来的完全是两个人,他这一生最擅长的就是伪装。”二十岁青年看向了身边的三十岁女人。

    “说我的吗?”三十岁女人脸色有些尴尬。

    “是男字的‘他’,不是女字的‘她’,你说的不会是我吧?”二十岁青年脸上也有些尴尬。

    “看起来,这就是毫无意义的一段话,根本不是什么有用的线索,故意让一起找到这线索的人,互相之间产生猜疑,如果我们相信了这些所谓的线索,互相之间产生了猜疑和不信任就真的上当了。”三十岁女人分析了一番。

    “我觉得也是这样,和你虽然初次相见,但是你给了我一种很亲切的感觉,我会无条件信任你,不管看到什么线索,都不会受到它的影响。”二十岁青年信誓旦旦的表情。

    “很开心能在这里遇到你,我相信只要我们团结,彼此之间信任,就一定能一起活下去。”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只有无条件的给予别人信任,才会得到别人无条件的信任,而你就是我最值得信任的那个人。”

    两人彼此对望了几秒,这才继续寻找了下去。

    ……

    “你好像找到了什么?”温和少年抽到了花白胡子老头身边。

    “一些奇怪的剪报。”老头把一个本子放到了面前的桌子上。

    本子里贴着一些剪下来的报纸。

    第一篇写的是一位卧底贩毒组织的警察,身份不幸暴露,被贩毒组织折磨了三天三夜,不幸牺牲。

    “现在还有这么好的人吗?看起来太假了,不会是编的故事吧。”温和少年不屑一顾的表情。

    “谁知道呢,或许有吧,总有些人的正义感还没有泯灭。”花白胡子的老头翻向了下一页。

    这一页也有一篇新闻稿。

    写着三个熊孩子在楼顶扔石头,其中一位扔下的一块石头正好把,楼下经过的一名女子给砸死了。

    而这名女子,正好是先前那名卧底贩毒组织的警察的妻子。

    葬礼那天,一千多位市民自发地为这名女子送行。

    第三篇新闻稿的内容是写的一名记者,这名记者因为采访一起事故,揭发了一个大事故背后很多人的责任一举成名。

    一时之间,很多遭遇不公的人,都找到他,让他帮助维权。

    记者成了著名的正义人士,微博上也成了大v。微博上经常会评论一些时事,并发表自己的看法,每发一条微博,会有数十万的粉丝点赞。

    但是几年后,这位记者被查实借新闻稿向一些公司和个人实施巨额敲诈勒索。

    “这些剪报有什么意义吗?和我们这个游戏没有什么关系吧?”温和少年看得一头雾水。

    “我们都失去了记忆,不知道自己是谁,说不定新闻里的这些人就是我们里面的这些人呢!就比如我就是这位卧底贩毒组织,然后不幸牺牲的正义警察,那个三十岁的女人就是那个假装正义的记者。”花白胡子老头捋着自己的胡子推测了一番。

    “哈哈哈哈,就你还警察呢!这大把年纪还卧底,骗谁呢?不过你说那个女的是这个记者倒是有可能。”温和少年笑了起来。

    “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能符合这个正义警察的描述?你们三个少男少女?那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都不符合嘛!而我正义感这么强,肯定就是我了。”花白胡子老头继续捋着自己的胡子。

    “那在第二篇报道是怎么回事?警察的妻子被熊孩子扔石头砸死了?与我们这些人有什么相干,你也分析一下?”温和少年不服气的看着花白胡子老头。

    “三个熊孩子嘛!我看就是你们三位咯!接受惩罚,所以被拉入了这个游戏里面。”花白胡子老头笑吟吟的看着温和少年。

    “少扯淡,我们怎么看也都过了熊孩子的年龄,而且我也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温和少年对花白胡子老头的说法很不满。

    就在两人扯淡的时候,外面一楼的厅里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

    两人连忙冲到了外面的楼栏边,向一楼看了过去,结果发现是少女倒在了血泊中。

    三十岁女人和二十岁青年也从房间里冲了出来,一起看向了一楼大厅里倒在地上的少女。

    然后三十岁女人快步下了楼梯,跑到少女身边检查她的伤势。

    少女已经昏迷,血是从她头上流下来的,但她的头发很长,暂时没找到伤口在哪儿。

    二十岁青年也跟了下来,然后是花白胡子老头和温和少年。

    “她伤得很重,要立即送医院才行。”三十岁女人皱起了眉头。

    “是谁干的?”二十岁青年看向了花白胡子老头和温和少年。

    “不是我,他可以为我证明。”温和少年连忙撇清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