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命手游 > 第489章 同步
    金轲犹豫了片刻,确认了接受传送邀请。

    视野里又弹出了一项提示,要求他在无人之处进行传送。

    金轲和孟皈又聊了几句,表示以后多联系,特别是关于游戏服务器的情况互通一下有无之类的,金轲这才离开了孟宅。

    离开孟宅之后,金轲去了附近的一座公共厕所,进入没有人能看到的格子间之后,才再次确认了洛叶的传送邀请。

    神智一阵恍惚之后,金轲发现他出现在了银河-xhzb-2365号宇宙飞船的传送舱里。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之后,洛叶和薄荷出现在了舱门边。

    洛叶的眼睛都哭红了,看到金轲之后瞪大了眼睛,然后猛地扑入了他的怀中。

    “哭什么?”金轲瞅了一眼洛叶身后的薄荷。

    薄荷面无表情,和机器人没什么两样。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洛叶抬起泪眼看向了金轲。

    “怎么会呢?我不在这里吗?”金轲摇了摇头。

    他这样一声不吭地丢下洛叶和雪儿跑回了五年前,确实有些不负责任。

    但是,这种时间线上的离开,和普通意义上的离开不一样的吧?

    看到洛叶欲言又止的样子,金轲觉得事情好象不那么简单。

    “现实世界的我,现在情况怎么样了?”金轲向洛叶问了一声。

    他记得他是因为内脏出血进入重症监护室,然后参加了一个已死之人的竞争游戏,从六人之中胜出获得了返回阳世的机会。

    但他给了另外两人各五十年的寿命,导致竞争游戏出现了时空上的紊乱,把他传送回了五年前、父母还在的世界。

    现在的他,时间线上回到了五年之后,回到了银河-xhzb-2365号宇宙飞船,那么……现实中的他……那个能被称为现实吗?反正就是……那个重症监护室里的他现在怎么样了呢?

    冬囹山迷宫里那艘穿越时空的飞碟,把金轲的世界搅成了一团糟。

    “没……没事儿。”洛叶支支唔唔,她显然不太会撒谎,连眼睛都不敢正视金轲。

    “是不是……我死了?”金轲从洛叶的表现上已经猜出了什么。

    “没有,你不是还好好地活着吗?”洛叶连忙伸手掩住了金轲的嘴巴。

    “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的我,已经重病身亡了,你进入游戏之中,尝试召唤我,看能不能成功,结果等了好半天我都没有出现。然后,就在刚才,传送舱突然有了信号,我出现在了这里,让你感觉很是震惊,对吧?”金轲试着分析出了发生的一切。

    “不不……是……是……那个……”洛叶一脸的悲伤。

    “现实世界里的我居然死了,我以后只能呆在游戏里了?”金轲皱起了眉头。

    但很快他又排除了这个结论。

    因为,那个重症监护室里的他,也不能算是现实世界里的他。

    那个他,也是带着游戏技能和道具的。

    所以,那不是真正的现实世界。

    真正的现实世界,就在他视野的右下角,那里意念控制的,随时可以出现的‘退出游戏’选项。

    “雪儿还好吧?”金轲的视野手机已经无法调出雪儿的监控视频了。

    “你看不到了吗?”洛叶用视野手机给金轲共享了视频。

    视频里雪儿正在熟睡。

    “她这些天在长牙,经常疼得哭,疼得厉害的时候,必须要我抱着到处走动才行。我抱着她走动的时候,她总是东张西望,好象是在找你。”

    “我这些天很少登录游戏,几乎都在陪她。刚才好容易把她哄睡了,我这才登录了游戏,不甘心向你发起了传送邀请,好半天没反应,我以为真的再也见不到你了……”洛叶说着又哭了起来。

    “别哭了,我这不好好的吗?没事了。”金轲拍了拍洛叶的背。

    “说好一起看着雪儿幸福长大的呢?你怎么能丢下我们不管了呢?”洛叶仍然很伤心。

    “这个……能赖我吗?”金轲有些无奈,他最近生活得很混乱,自己都理不清头绪。

    “我不是怪你,是怪我自己,当初我不把你传送到飞船上来就不会有事了。”洛叶一脸很自责的表情。

    “飞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金轲也管不了那么多,这么多事情还是一件一件地慢慢理顺吧。

    “这个要问薄荷。”洛叶转头看向了薄荷。

    “飞船能量即将耗尽,如果错过下一次补给点,就再也无法成功进行补给了。”薄荷回答了金轲。

    “无法补给会是什么后果?”金轲继续问了下去。

    “所有系统都会停止运行,包括维生系统,飞船里依赖维生系统的低级碳基生物都会死亡。”薄荷回答了金轲。

    “碳基生物就碳基生物,加个低级是什么意思?”金轲明显感觉着自己受到了生化人薄荷的歧视。

    “最脆弱、最原始、最不堪一击的生命体,难道不低级吗?”薄荷反问了金轲几句。

    “好吧,你赢了,不和你争这些无聊的事情。距离下一个补给点还有多远……不,还有多久?”金轲向薄荷又问了一声。

    “还有两周的时间。”薄荷回答了金轲。

    “还有两周?看来现在干着急也没什么用。对了,我上次离开飞船到这次回到飞船之间,时间过去了有多久?”金轲向洛叶提了个问题。

    这种事情还是问洛叶比较好,飞船里的薄荷明显没有太多人类的感情,金轲对她不是很信任。

    “大概……半个多月的时间吧?”洛叶大致地计算了一下。

    “两周加几天的时间?加的几天,就是我在医院里躺着的几天?”金轲向洛叶确认了一声。

    “嗯,差不多。”洛叶点了点头。

    金轲在心里盘算了起来,从时间线上来看,他进入重症监护室死亡、离开这个维度的世界,进入到五年前的那个世界,在那边正好呆了两周的时间。

    现在回到这里,飞船上的时间也正好过去了两周的时间,也就是他离开的时间。

    这是不是意味着,虽然他穿越时空回到了过去,但是在过去所经历的时间,和这边的时间是平行同步的?

    这个……很诡异啊!

    除非,那不是五年前的世界,而是一个同时运行着的平行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