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命手游 > 第545章 避雷针
    雨越下越大,站在庭院里的众人不得不撤回了旁边的房子里,把十字架上捆着的矮胖男留在了暴雨之中。

    “苍天都知道我是被冤枉的!”被雨水淋湿了头和脸的眼镜男无比激动。

    如果不是这场很及时的暴雨,他刚才就要被火刑了。

    暴雨不早不晚,刚好这时候落下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确实是被冤枉的!难道他们那些笨蛋还没有看出来吗?

    一道又一道闪电响起,很粗的电弧从天空直插地面。

    ‘轰!’地一声爆响,眼镜男身边七、八米外,院落里一株十几米高的大树突然被闪电击中,自然界巨大的力量瞬间把直径半米粗的大树从中间劈砍成了两半,轰然向两边倒伏了过去,露出了里面森白的树干。

    “我靠!这雷电要不要这么恐怖啊?”眼镜男吓得面无人色。

    幸好这棵树够高,把天空中的雷电引走了,不然的话,刚才那道雷电劈到他所在的十字架这里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知道是谁在这里竖的十字架,眼镜男下意识地抬起头向上方看了看,结果发现这十字架上面至少有七、八米长!就象一根避雷针一样,孤零零地竖地院落正中的位置。

    “老天,你知道我是被冤枉的吧?所以才下这场雨来救我,我这样的好人,不会被雷劈死的吧?”眼镜男向上苍祷告了起来。

    又是‘轰!’地一声爆响,院墙边又一株十几米高的大树被雷电劈中,整颗树在暴雨中熊熊燃烧了好半天,火势才逐渐被暴雨浇熄。

    火势熄了之后,这棵大树也缓慢地倒伏在了地上。

    被吓懵的眼镜男过了好一会儿才向左右四周看了一圈,他发现院子里一共有三棵树,居然有两棵都被今天的雷电劈中!

    如果再有雷电过来的话,那棵树恐怕也难以幸免。

    如果那棵树也被劈了,下一个该被劈的,就是他身上这根避雷针了吧?

    谁特么做的十字架?居然做成避雷针的样子?脑子有病吧?

    ‘轰!’

    又是一声爆响,院落里第三棵树也没有能幸免,被雷电击中倒伏在了地上。

    现在整个院子里,就只剩十字架还高高耸立着,直插暴雨中的天空。

    ‘轰!’

    ‘轰隆隆!’

    ‘轰!’

    眼镜男不停地听到雷电的爆响,每一声都象是响彻在他耳边,每一次他都以为自己被劈中了,几秒钟后才意识到自己还活着,但整个人完全吓瘫了,如果不是被绑在十字架上,他此时已经彻底瘫软在地面上了。

    ‘轰!’

    又是一声爆响,眼镜男感觉着全身一麻、身周变得无比炽白,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耳朵似乎也已经聋了。

    终于,还是被劈中了啊!

    十几秒之后,眼镜男发现自己还活着!

    只是他面前几米外的地面,被闪电砸出了一个半米深的坑洞。

    刚才有一道闪电,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劈中他所在的避雷针,居然劈在了他面前的地面上,把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眼镜男泪流满面,全身已经彻底瘫软。

    这一道闪电之后,突然雨过天晴,甚至太阳都出来了。

    几分钟后,知性女、大背头、金轲,神父和几名修女从附近的房子里走了出来。

    大背头出来之后又走回了房子里去。

    眼镜男这才发现,他身边的矮胖男已经不见了,没有人捂他的嘴了。

    太好了,大背头不在,矮胖男也没有捂他的嘴,他终于可以自己开口说话了。

    他终于可以证明自己是被冤枉的了!

    “你们听我说啊!我没有……没有……”眼镜男努力大声向这来的人喊叫着。

    但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过分惊吓的缘故,他发现他居然失声了!

    使劲张大嘴,但就是说不出话、发不出声来!

    怎么能这样?

    眼镜男反复尝试着,但他越是努力、越是着急,就越是发不出声来。

    然后,他眼睁睁地看着大背头从房子里又走了出来,手中还拿着根火把。

    “多大仇多大恨啊!就这么想烧死我吗?”眼镜男对大背头的憎恨已经到了极限。

    他继续努力说着话,但就是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不能吧?就是几十道雷电而已,至于吓成这样吗?太没用了吧?可以自救的时候,偏偏出这种问题!

    眼镜男在心里骂起自己来。

    “木柴都湿了,恐怕没办法烧死他了。”神父看了看木柴堆,向拿着火把的大背头说了一声。

    “那要怎么弄死他?”大背头向神父问了一声。

    “想彻底灭杀他体内的恶灵,还有个办法,那就是放在油锅里炸,慢火烧油,让温度慢慢升起来,把恶灵炸得外焦里嫩。”神父回答了大背头。

    “你特么是神父吗?你特么上辈子是不是吃过屎?又是火烧又是油炸,你们西方白皮猪就这么野蛮的吗?”眼镜男大骂起神父来。

    “好啊!”大背头一听很是感兴趣。

    “但是现在没有那么大的锅,也没有那么多油,而且,也没有干木柴可以烧油。”神父摊了摊手。

    “那你说油炸干什么?还有别的什么办法可以灭杀恶灵的?”大背头继续向神父咨询着。

    “恶灵怕硫酸,用硫酸也可以,慢慢一层一层烧掉他的皮肤、肌肉、骨头,从脚开始,然后是腿、肚子,最后是胸、脑袋。”神父又给大背头出了个主意。

    “恶灵怕硫酸?为毛我没听说过?你特么是人吗?你特么是怎么当上神父的?”眼镜男此时又开始憎恨上这神父了。

    “但是你这里也没有这么多硫酸,对吧?”大背头向神父问了一声。

    “不,硫酸有,好大一桶,上次驱魔仪式没用完的,你要用吗?我去给你取。”神父摇了摇头。

    “神父你老婆是不是和神汉跑了,你要用硫酸泼她的脸?教堂里准备一大桶硫酸?有病啊?”眼镜男再次大骂了起来。

    “当然要用,我一定要灭杀了这只恶灵,为民除害!”大背头正义凛然的表情。

    “行,我这就去给你取过来。”神父说着向院落的某个房间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