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命手游 > 第569章 别做亏心事
    在民警的调解下,最终洛雪留下了身份证号和联系电话,才终于得以脱身去了学校。

    这件事洛雪不敢和她父母说,上课的时候失魂落魄,下课了就趴在桌子上哭,同学问她发生什么事了也不说。

    “傻姑娘!做好事之前,先留证据啊!拿着手机拍着再去扶啊!”金轲看着洛雪很是心疼,但现在他却是想帮也帮不上。

    对了,她也有qq来的,如果有一张qq卡,他就可以和她联系上,然后把那两段视频发给她。

    她有了那两段视频就可以洗脱自己的冤屈了。

    问题是,一张最便宜的时长一分钟的普通版qq卡就需要40冥币,他现在账户里根本没有那么多冥币啊!

    早知道就不吃那碗牛肉面了,把钱省下来买qq卡。

    趁着白天到处都是人,找些正能量的事情做吧,争取挣够买qq卡的钱。

    中午的时候,金轲又跑去了医院。

    他来到了医院的住院部,找到了摔断腿恶婆的病房。

    恶婆正在床上哼唧。

    看到她金轲心里就来气,这都特么的什么人啊?有没有一点点最起码的做人的道德底线啊?

    金轲直接上了床,猛地一脚向恶婆的断骨处踢了过去。

    “唉呀!怎么回事?疼死我啦!”

    恶婆疼得脸色惨白,这断骨的疼,再加上外力撞击,可不是一般地疼痛。

    就象被人踢了一样。

    但是,周围一个人也没有。

    “知道疼?别做亏心事啊!”金轲又是一脚踢了过去。

    恶婆再度惨叫,护士正好路过,发现情况不对连忙冲了进来。

    恶婆疼得昏死了过去,护士连忙叫了医生,把恶婆送进了icu。

    恶婆的儿子听说这件事之后大喜,这进了icu,就可以讹诈更多钱了啊!

    恶婆的儿子赶去了医院,还带了个做记者的同学过去,然后给那同学塞了一万块钱红包,让那同学帮他发一篇报道,说一位心肠恶毒的少女赶路撞倒了一位老婆婆,把老婆婆撞进了icu。

    恶婆的儿子显然是在为以后的大额索赔做辅垫工作。

    这位记者和一些自媒体很熟,很快一些相关的报道便出现在了那些自媒体上面。

    ……

    离开医院之后,金轲又来到了那个做伪证的恶婆的店里。

    虽然不知道这恶婆为什么做伪证,但可想而知,她一定是落了那个恶婆的好处才这么干。

    此时恶婆正在吃午饭,两个菜一个汤。

    排骨藕汤,汤面上很厚一层油。

    恶婆把排骨汤放进微波炉转了起来,几分钟后汤烧得大开,不停地冒泡。

    恶婆戴着手套乐滋滋地把排骨汤放在了桌子上,然后趴在桌子上吃起了饭来。

    金轲爬上了她的饭桌,在她又一次低头吃饭的时候,一脚踢向了滚烫的汤碗,汤碗里的热油混着汤水全部泼溅在了恶婆的脸上。

    “啊!啊!啊!”

    恶婆发出死猪一样的惨叫,一张老脸上很快起满了水泡,手一摸皮都掉了下来,烫熟的肉露在外面,让她看起来就象丧尸一样。

    这样的人活着和丧尸也没区别。

    “别做亏心事!会有鬼敲门!”

    金轲做完这一切之后很解气。

    原本金轲还有些担心做这些事会不会受到扣除冥币的惩罚,但直到他做完这些事,都没有被扣罚冥币。

    看起来惩治恶人,敲恶人的门,磨这些恶人,是做鬼的本职工作啊!

    ……

    虽然金轲很努力,但正能量的事情不是想找就能找到的。

    天黑下来的时候,他才挣到了二十五个冥币。

    还差十五个冥币才能买一张普通版qq卡。

    晚上放学的路上,老婆婆的儿子带着几名男子拦住了洛雪,要求她赔偿各项损失共计三十万。

    那位记者朋友还拿着手机对着洛雪不停地拍着,并且刺激洛雪说出一些过激的话。

    金轲担心洛雪着了他们的道,他在背后轮流不停地踢这些人的菊花,踢得这些人一个个活蹦乱跳、心烦意乱、四处张望。

    洛雪倒是趁机逃脱了。

    金轲发现洛雪的情绪有些不太对,而且走的也不是回家的路,担心她出事,于是悄悄地跟在了她的身后。

    洛雪果然不是往家里走,而是走去了学校附近的一栋楼的楼顶。

    然后,在水泥护栏上坐了下来。

    “傻姑娘,不会是想不开要自杀吧?别这样啊!”金轲很是着急,但却无能为力,他说的话她听不见。

    除非他兑换到qq,然后想办法联系上她的qq。

    洛雪坐在护栏上哭了起来,哭得很伤心、很委屈。

    好心扶那个老婆婆上出租车,出租车的车费还是她出的,又送老婆婆进医院,没想到反被讹上了,连目击证人都跟着说谎!

    这社会怎么了?这些人怎么能这么做?

    他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金轲在洛雪身边坐了下来,静静地听着她哭。

    金轲拍着她的背安慰她,可惜洛雪感觉不到。

    洛雪哭累之后没再哭了,而是默默地看着街上的车流人流,一动没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金轲猜测她一定是在担心被告上法院,要求她赔偿几十万之后,她父母该怎么办的事情。

    金轲猜测得不错,洛雪现在担心的确实就是这件事。

    她家里并不富裕,日子一直过得紧巴巴的,特别是还要支付疯了的舅妈的治疗费,以及带着性格怪戾、乱花钱的表妹。

    如果法院要求她赔钱的话,他们大概只能卖房子了。

    卖了房子之后,他们一家人就没地方落脚了。

    洛雪越想越伤心,想着想着哭了起来。

    要怎样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呢?

    现场没有摄像头,唯一的证人,很明显和老婆婆很熟,被老婆婆和她儿子收买了,不和民警说实话。

    现在的人怎么能这样呢?

    洛雪手机里弹出了新闻,她低头看了看,居然是关于她的!

    说她赶路把一位老婆婆撞进了icu,还不肯赔偿,报道里甚至还有她的照片!

    里面添油加醋编造了很多谎言,说采访她的邻居,说她从小就不诚实,殴打邻家小孩、做过各种她听都没听说过的坏事。

    洛雪看着报道又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