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命手游 > 第585章 疯狗
    睿智男跑到院门边的时候,拴在狗桩上的狼狗却是呜叫着向他冲了过来,它戴的口套可能是手工制作,质量不太好,在一瞬间居然脱落了。

    睿智男想要强行从它身边冲出去,结果被张开的狗嘴猛地一下咬住了大腿。

    睿智男疼得大叫了起来,他锤打着狼狗的头想让狼狗松开嘴,但狼狗却是越咬越紧,狗牙深深地锁住了他的大腿肌肉,让他根本无法挣脱。

    其他学生看到这一幕都傻了,也没胆再继续往外逃。

    壮男却是大步跑了过去,从地上拿起一根棍子,捅伸到了狼狗喉咙里,狼狗感觉着难受松开了嘴,把睿智男给解救了下来。

    壮男把狼狗损坏的口套简单修理一下之后,又罩在了狼狗的嘴上。

    “谢……谢谢你……”睿智男坐着向后退了两步,很害怕地看着壮男。

    “这是条疯狗,你的伤口得处理一下,不然的话,你会得狂犬病。”壮男向睿智男说了一声,看他的神态和说话的语气,就象正常人一样。

    “疯狗?你……你干嘛养一条疯狗在家里?”睿智男大惊。

    先前看到这狗的时候,发现狗尾巴低垂,身上都是伤就觉得有些奇怪,没想到居然是一条疯狗!

    “我正在研制狂犬易描。”壮男回答了睿智男。

    “研制易描?”众学生听到壮男的回答都有些奇怪,发现他能正常说话之后,学生们壮着胆子向他靠近了一些。

    “对啊,研制狂犬易描,以免疯狗咬了人,人就没了。”壮男点了点头。

    “市面上不是有狂犬易描吗?为什么要自己研制?”众学生有些奇怪。

    “市面上是有卖,但没效果,我儿子被疯狗咬了,注射了易描但还是得了狂犬病死了,所以我要自行研究。”壮男摇了摇头,神情有些落寞。

    “怎么会呢?”

    “怎么不会呢?看他们生活的时代,包小脚,旧木门,应该是在旧社会。旧社会那些企业为了赚钱不管老百姓死活,黑着良心生产假易描,哪象我们生活的时代这么幸福?”

    “万恶的旧社会!太惨无人道了!”

    “问题是自己研制狂犬易描,难度也太大了吧?”

    “难度大能怎么办?总不能看着自己的家人被疯狗咬死吧?”

    学生们七嘴八舌议论着,对壮男儿子的遭遇很是同情。

    “你妻子是不是因为儿子死了,太伤心,所以被车撞死了?”睿智男向壮男问了一声。

    “是啊,她和孩子外婆带着孩子去吃酒席,没想到孩子被疯狗咬了……”壮男眼中有些湿润了。

    “孩子外婆也因为自责,上吊自杀了?”睿智男接着问了一声。

    “都怪我,不该伤心过度一直责备她们,她们本来就很痛苦,被我责备之后都走上了绝路。”壮男低下了头,很内疚的神情。

    “我们李老师……被你关进铁笼的那个女人,是不是也被疯狗咬了?”洛雪向壮男问了一声,昨天她看到李艳梅怕水、畏光的时候就有过这个念头。

    但是,狂犬病发作不会这么快吧?

    “她是你们的老师啊?嗯,她一个月前到这里来的时候被疯狗咬了,我给她注射了我研制的狂犬易描,但没什么效果,这两天她似乎要发病了。”壮男点了点头。

    “一个月前?她不是昨天晚上才到这村子里来的吗?”众学生傻了眼。

    “不是吧?一个月前,她和两个男的一起到这里来的,那两个男的也被咬了,已经发病死了,就剩她用了我的易描,多撑了几天。”壮男回答了众学生。

    “这个很好解释,我们穿越回了万恶的旧社会,村子是个独立的时空,进村子的时间不一样,穿越过来的时间点就变得不一样了。”睿智男强行找了个解释。

    “李老师她现在在哪儿?”郭芸开口向壮男问了一声。

    “她病得很重,很痛苦,我不想她那么痛苦,所以帮她解脱了。”壮男回答了郭芸。

    “解……解脱了是什么意思?”郭芸神情有些恐惧。

    “你说呢?狂犬病发作之后生不如死。”壮男轻描淡写的表情。

    “我们现在可以离开了吗?”郭芸转移了话题。

    “你们准备去哪儿?”壮男看向了郭芸。

    “去找我们的同伴。”郭芸回答了壮男。

    “那一群伤员?”

    “是的。”

    “刚才有人来接他们,他们可能准备要离开了吧?你们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我不会拦着你们。”壮男向郭芸摆了摆手,并把疯狗拉去了一边。

    “有人接他们?”学生们脸上露出欣喜的神情,三名没受伤的学生扶着受伤的郭芸和睿智男,没再多说什么,急急地离开了壮男的院子,向昨晚休息的地方,也就是伤员们驻扎地的方走了过去。

    几分钟后,五人来到了昨晚休息的院子。

    但是,院子里已空无一人。

    院子里只有几张餐桌,但餐桌都已腐朽不堪,感觉很多天都没有人到这里来过了。

    “有人来接他们,他们应该是去山路那里了,我们赶紧跟过去,不然就来不及了!”郭芸催促着其他人。

    “恐怕没用了,这里根本就不象有人呆过的样子。”睿智男却是摇了摇头。

    虽然睿智男这么说,但他并没有阻拦其他人回山路那边。

    五人在山林里互相搀扶着,深一脚浅一脚地顺着过来的方向走了回去。

    山林里很安静,只有五个人的脚步声,以及踩在山林地面碎叶上沙沙的声音。

    十几分钟之后,五名学生回到了山路边。

    山路边空无一人。

    “他们居然把我们丢下了!太没义气了!”郭芸大哭起来。

    “壮男向我们撒了谎,根本就没有人来接他们,天知道他把他们弄哪里去了?”睿智男不太赞同郭芸的说法。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其他人一起看向了睿智男。

    “这里一切的症结都在那个壮男身上,他儿子被狗咬死了,妻子也因此被车撞死了,岳母上吊自尽了,我们只有解决了他的执念,才能脱离他执念形成的这片山林。”睿智男想了想回答了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