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九十二章 从锅炉房里走出的状元
    李耀确实在修锅炉。

    他是整个星耀联邦最早交卷的考生之一,高考只进行了三个多钟头,他就完成了全部题目,一拍屁股离开了教室。

    距离高考结束还有两个钟头,李耀左右无事,干脆背着双手,优哉游哉地在校园里漫步,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学校后面废弃的大澡堂。

    灰岩区最繁华时,矿工子弟中学曾经有过一万多名学生,在学校后面的生活区里,建造了一座规模宏大的澡堂,平时为学生提供便利,休息日也向社会开放。

    不过,随着矿脉枯竭,灰岩区逐渐衰落,矿工子弟中学的学生越来越少,来洗澡的人寥寥可数,为了这三两只小猫就放一大池子热水未免太不划算,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澡堂就关闭了。

    又经过几十年的荒废,负责为澡堂提供热源的锅炉房也是锈迹斑斑,布满了蛛网和灰尘。

    李耀透过残缺的玻璃窗朝锅炉房里随意扫了一眼,眼前忽然一亮,视线凝固在黑黢黢的锅炉上。

    他发现锅炉房中矗立着的是一台九十多年前炼制的“火熊”锅炉,这一型号的锅炉是最早采用立体符阵架构的民用法宝之一,在锅炉的核心处,架设有上下两层火焰符阵,可以源源不断地输出热能,温度十分稳定,其结构堪称经典。

    李耀以前只是在书本上看到过这一型号的锅炉解剖图,从来没看到过实物。

    作为一名法宝迷,自然不会放过大好机会。

    锅炉房的大门根本没锁,只是门轴都锈住了,李耀用力一推,大门“吱呀吱呀”打开,锅炉房里尘土飞扬,还“哗啦哗啦”飞出几只蝙蝠和小鸟。

    一只小鸟还在李耀头上拉了一泡屎。

    李耀却是顾不上许多,双眼烁烁放光,就像是发现了米缸的老鼠,不顾一切地扑了过去,抱住“火熊”锅炉,聚精会神地研究起来。

    整整三个多小时,他都沉浸在奇妙的法宝世界中。

    火熊锅炉虽然是将近一百年前的民用法宝,但双层符阵结构却是无比玄妙,一共三十六个火焰符阵通过一百多条极细的晶线连接,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每一处设计都令李耀回味无穷,大呼过瘾。

    不知不觉中,李耀撅着屁股,整个人都爬进了锅炉里去,他的脸上、手上、身上满是油污,闹了个灰头土脸,只剩下两排整齐的牙齿还是白的,看上去要多邋遢就有多邋遢。

    他的眼睛却是越来越亮,十指轻柔有若鹅毛,轻轻拂过晶线,就像是最高明的琴师轻抚琴弦,拨弄出美妙的音乐。

    隐约中,他似乎把握到了立体符阵结构的精髓,偌大的锅炉化作半透明的零件,在他脑域深处不断分解,飘散,又再次组合,运转。

    “原来是这样,这个结构设计得太巧妙了,将逸散出去的火系灵能重新搜集回来,最大程度防止了灵能浪费,真是神乎其技的设计啊!”李耀啧啧惊叹。

    “李耀同学?李耀同学?李耀!”

    毛校长跑得面红耳赤,气喘吁吁,扶着膝盖在锅炉房门口站了好一会儿,叫了他好几声都没反应,实在没办法,左右一打量,拎起一根烧火棍,在李耀屁股上轻轻戳了一下。

    “李耀同学!”

    “等等,毛校长,有什么事儿都等等,我就快弄明白了,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太厉害了!我怎么早没想到呢,原来是这三条晶线在起作用!”

    李耀一拍大腿,头也不回,十分兴奋地说,“毛校长,您再等等,我绝对有把握将这台锅炉修好,保证和全新的一样!”

    毛校长哭笑不得,大吼一声:“李耀!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修什么锅炉啊?快出来接受采访,你当上浮戈城高考状元啦!”

    “别嚷嚷,锅炉里有回声,震得我脑袋疼,天大的事儿也等我把锅炉修好再说,不就是高考状……什么?我是高考状元!”

    李耀在锅炉里发出一声狼嚎,兴奋得一跃而起。

    却听“咚”一声,整个锅炉房都震动起来,房梁上纷纷扬扬的灰尘落下。

    却是李耀忘了自己还在锅炉里,脑袋狠狠撞到钢板,把锅炉撞出一个凸起,头顶也鼓起一个大包。

    李耀顾不上疼痛,抱着脑袋从锅炉里爬了出来,深深吸了两口气,定了定神,抓住毛校长的肩膀使劲摇晃起来:“校长,我真的是浮戈城高考状元?”

    “哎哎哎,你还准备把我这把老骨头都给拆了不成?是不是你自己上网看一下不就知道了?”毛校长疼得眼泪都下来了。

    李耀急忙松手,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乱糟糟的头发里扬起了一片灰尘,他打开晶脑,进入高考专用页面,输入了自己的学籍号码,点击确认,很快就跳出了成绩和排名。

    “浮戈城矿工子弟中学李耀,高考总分781,灵根开发度92%,最终成绩718.52,全市第一!”

    “太棒了!”

    李耀激动到了极点,双腿发力,连做了三个后空翻,随后一蹦三尺高,在半空中狠狠挥舞了一下拳头。

    那模样就像是一头历经厮杀,终于登上王座的大猩猩!

    “我成功了!”

    “一个月之内,我从灵根开发度7%的废人,重新成为了灵根开发度92%的修炼天才,并且取得了浮戈城高考状元的称号!”

    “我没有辜负孙彪、彭海、丁铃铛、王爷爷和毛校长的信任!”

    “最重要的是,我距离梦想又近了一步,这个成绩,九大的所有专业都可以任我挑选了!”

    “李耀同学,你冷静一下,外面还有上百号记者等着采访你,你别激动,冷静,千万冷静!”毛校长哆哆嗦嗦地说。

    他让李耀冷静,可他的样子也像是刚刚注射了大剂量的兴奋剂,脸红脖子粗,手抖双脚颤,激动到了极点。

    高考状元啊,浮戈城矿工子弟中学建校一百多年以来,别说高考状元,就连高考前一千名都没出过一个啊,叫毛校长怎么能冷静,怎么能淡定?

    要不然年老体衰,他恨不得也像李耀一样来几个后空翻!

    听了毛校长的话,李耀深吸一口气,用力搓了搓脸颊,喃喃自语道:“冷静,冷静,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浮戈城高考状元吗?我可是要成为炼器大师,名动联邦,震撼整个天元界的人,这点小场面就激动得不知东西南北,太丢人了……”

    话是这么说,李耀脸上还是浮现出了憨乎乎的笑容,黑漆漆的脸配上白灿灿的牙齿,活脱脱一个二傻子。

    见他有些飘飘然,毛校长提醒道:“李耀同学,我刚才听那些记者议论,他们似乎对你和赤霄二中的关系很感兴趣,待会儿发言的时候你注意一下,尽量不要说得罪人的话,毕竟大家没有深仇大恨,彻底撕破脸皮可不太好,你懂的?”

    “哦?”

    听到“赤霄二中”四个字,李耀一愣,收敛笑容,眼底流露出两道诡异的光芒,大步走出锅炉房。

    一大群记者就像是脱缰的野狗,争先恐后朝锅炉房冲了过来。

    “李耀同学!李耀同学!请接受我们的采访!”

    李耀心思电转,飞快打着腹稿,片刻之后,昂首挺胸迎上前去。

    干咳一声,正欲发言,一大群记者却对他视而不见,如同河水遇到了礁石,自动分开,从他两边绕了过去。

    “李耀同学,你在什么地方?请出来接受我的采访吧!”

    李耀有些尴尬地举起右手:“我在这里!”

    “哪里?我们没看到人啊李耀同学!”

    一大群记者把李耀团团围住,几十道疑惑的目光从李耀身边扫过,就是没有一道聚焦到他身上。

    也不能怪记者们有眼无珠,实在是李耀此刻的造型和万众瞩目的“高考状元”差得太远了。

    他浑身漆黑,似乎刚刚挖了三天三夜的煤,头发蓬乱,脑袋正中央鼓起一个大包,肩膀上还有一滩鸟屎,连衣服都不知什么时候被锅炉里锈蚀的零件勾破了一个大窟窿,显得要多寒酸有多寒酸,要多落魄就有多落魄。

    记者们面面相觑,足足找了半分多钟,视线才逐渐凝聚到李耀身上,一名女记者有些迟疑地从包里掏出一张湿巾递过来:“你……是李耀同学?”

    李耀说了声谢谢,接过湿巾用力擦拭了十几秒钟,总算把黑漆漆的脸擦成了花脸猫,依稀可以辨认出五官。

    李耀是浮戈城里的名人,在他昏迷期间很多记者都去医院看过他,那篇“一闪而逝的妖星”正是出自其中一名记者之手。

    立刻就有人高叫起来:

    “没错,是李耀!”

    这下所有记者都两眼放光,争先恐后地围拢过来,一支支扩音晶棒如丈八蛇矛般刺向李耀,那名递给他湿巾的女记者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一把搂住李耀的肩膀,将一支扩音晶棒放在彼此之间。

    “李耀同学,你在今年高考中的表现,可谓是神魔附体,绝对的超级大逆转,令所有人都彻底疯狂!大家对你的一切都十分好奇,不过我们最关心的是——你为什么会从赤霄二中退学,反而来到这所名不见经传的学校呢?要知道,赤霄二中是浮戈城名校,综合实力常年排在前三甲,而矿工子弟中学已经连续十几年全市垫底,请问其中是否有什么隐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