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九十五章 人才争夺战
    抬腕一看,是本区的警察局长发来灵鹤传书。

    “李局!”

    赵树德犹如溺水者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忙不迭地说,“你来得正好,现在赤霄二中门口有大批伤残军人聚集,快帮我想想办法吧!”

    光幕中,李局长佩戴着一副水晶墨镜,如同钢浇铁铸一般冷峻,淡淡道:

    “赵校长,我是特地来通知你,伤残军人协会这三天会在贵校门口举行一场声势浩大的胜利大游行,纪念一百五十三年前的9907高地反击战的的胜利,那是一场艰苦卓绝的反击战,整整两个班的联邦军战士英勇奋战,在足足一个下午打退了七头妖兽的四次进攻!”

    “警方已经批准了胜利大游行的申请,所以,这是一次合法游行,受法律保护!”

    “当然,如果对方有噪音扰民、乱丢垃圾砸到花花草草、甚至冲入校园造成什么损伤,贵校尽管向我们警方报告,我们一定严肃处理,绝不会因为对方伤残军人的身份就有所偏袒。”

    赵树德哑口无言,又冲窗外看了一眼。

    没有噪音,没有垃圾,什么都没有,数千名伤残退伍兵就这么悄无声息地站在校园外,如同一片凝固的大海。

    沉默有时候也是一种声音,一种比噪音更加刺耳的声音。

    赵树德张了张嘴,实在无话可说,就算想让警方介入也要有理由啊,现在人家不打你不骂你,就是静静地站在外面强力围观你,绝对不犯法啊!

    赵树德彻底泄气,颓然道:“李局,这件事是我们赤霄二中做的不对,您给指条路吧!”

    李局长叹了口气,道:“站在朋友的角度,我给你一个建议——最初是谁提出让李耀休学的,让他站出来和伤残军人协会解释清楚就没事了嘛!”

    “没事才怪!”

    赵树德心说真要把赫连烈两父子交出去,这么多伤残退伍兵不用蘸醋就能把他们两个生吞活剥,渣都剩不下一星半点。

    “好啦,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我该下班了!”

    李局长缓缓起身,慢条斯理地拧开扣子,将深蓝色的警服脱了下来,又打开一个尘封已久的皮箱。

    “李局,你……”

    赵树德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对方换上了一身笔挺的黑色军装。

    李局长摘掉墨镜,一对灵械义眼在眼窝中闪闪发亮,泛出红芒。

    他一字一顿道:“我应该告诉过你,我这双眼睛就是在妖兽荒原上丢的吧?我也是伤残军人协会的成员,现在我下班了,要赶去参加胜利大游行,再见!”

    “啪!”

    光幕一片漆黑,被对方单方面切断。

    赵树德的脸部肌肉在黑暗中疯狂抽搐起来,嘴唇哆嗦很久,却是说不出一句整话。

    窗外一片死寂,伤残退伍兵仿佛和夜色融为一体,化作一头黑色巨兽,彻底吞噬了赵树德的魂灵。

    “滴滴滴!”微型晶脑又震动起来。

    赵树德失魂落魄,根本不想理会,但对方十分顽固,声音一直响个不停。

    赵树德骂了一句,低头看时,整个人都打了个冷颤。

    他猛地跳起来,先是把所有人都赶出校长室,反锁上门,这才毕恭毕敬接通了,点头哈腰道:“周长老好!”

    周隐像是在一瞬间老了十岁,十分阴郁地盯了赵树德一会儿,缓缓道:

    “我不太好,短短一个钟头,赤霄派的股价下跌了4个多点,而且完全没有止跌的意思,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有多少钱被蒸发掉了?”

    赵树德如筛糠一般颤抖起来。

    周隐面无表情,继续道:“还有,我昨天刚刚推荐一名结丹期散修的夫人,入了二十万股赤霄派的股票,这名散修在东北一带很有势力,我已经和他沟通了两年多,本来很有可能说服他大举投资赤霄派,甚至成为赤霄派的客卿长老,帮赤霄派在东北一带拓展势力,现在人家告诉我还要再重新考虑整个投资计划——你说,我的心情好不好?”

    赵树德脸色煞白,巴不得直接昏死过去。

    他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咬牙切齿道:“周长老,说来说去都是李耀那个小杂种惹出来的祸事,他给赤霄派带来这么大的麻烦,一定要把他干掉!”

    “好,你去啊。”周隐冷冰冰地说。

    “我?周长老,您是知道的,我只是一个教书的,又不是战斗型修真者……”赵树德一愣,结结巴巴道。

    “哦,原来你是个教书的,刚才听你说的这么杀气腾腾,我还以为你是哪个黑社会的大哥……赵树德,你究竟有没有脑子!”

    周隐眼珠子一瞪,连声怒吼,“你以为自己是谁,是四万年前的古修啊!动不动就干掉这干掉那,你不知道联邦是讲法律的?你不知道修真者犯罪要罪加一等?你不知道现在正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我们赤霄派么?你不知道在赤霄派里有八大长老,而另外七个长老正在等着看我的笑话?李耀真出了什么意外,不用秘警,牵头猪出来都知道是我们做的!你是不是要彻底玩死我,彻底玩死赤霄派,啊?”

    赵树德被他骂得魂飞魄散,半句话都不敢回。

    周隐越说越火大,手指恨不得从光幕中捅出来,戳着赵树德的鼻尖道,“用用你的脑子,我们赤霄派是奉公守法的名门正派,出了这种事情并不是没有挽回的余地,但是真和什么杀人案牵扯上关系,还是杀一名伤残军人协会成员,那就万劫不复了!杀人杀人,你这么喜欢杀人,怎么不加入魔道,当修魔者啊?告诉你,要是杀人不犯法,宗主他老人家早就一掌劈死我,而在他劈死我之前,我先把你大卸八块啊你这头猪猡!”

    “我,我——”赵树德哭丧着脸,不知如何是好。

    周隐目光如虎,狠狠瞪着他。

    目光似乎能穿透空间,直接在赵树德胸口挖出两个窟窿。

    瞪了足足一分多钟,周隐才咬牙切齿道:“算了,现在说这些也于事无补,总之,捅了这么大的篓子要有人出来背锅,你说说看,这件事究竟该谁来负责?你,我,还是赫连霸?”

    赵树德愣了一下,飞快道:

    “周长老,其实我对这件事也所知不多,整件事都是赫连霸背着我一手操纵,您也知道,赫连家在浮戈城里的权势不小,他虽然只是董事,很多人都愿意卖他面子,绕过我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周长老您日理万机,工作繁忙,一时间被他蒙蔽,也是有可能的。”

    周隐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点头道:“嗯,这还像句人话,具体细节你再好好想想,我等会儿还要去向宗主解释,你想清楚啊!对了——赤霄派附属第七小学的老丁下个月就要退休了,等他下来之后,你去接手,当小学校长吧!”

    “啊?”

    “怎么,不愿意,那幼儿园也可以,第九幼儿园还少一个副园长,你去啊?”

    “不不不,还是第七小学,第七小学好!”

    赵树德吓得面如土色,结结巴巴地说,再看光幕,却发现周隐早就切断了通讯。

    赵树德愣了一会儿,脸上阴晴变幻,忽然狠狠一跺脚,踩碎七八块地砖。

    “赫连霸,赫连烈——你们两父子都去死吧!”

    ……

    大半个浮戈城都被胜利大游行震撼,只有整件事的源头,处在暴风眼中央的李耀还一无所知。

    在廉租房小区“朝阳新城”外面的空地上,他身边里三层外三层,密密麻麻都是人,形成巨大的人潮漩涡。

    并非都是记者和官员,还有大批“九大”的招生人员。

    浮戈城是联邦修炼重镇,每年高考时“九大”都会派出大批招生人员驻扎于此。

    不过往年这些人的工作都比较轻松,因为有潜力的好苗子基本上都在“极限挑战赛”中被发掘出来,不少人已经提前和“九大”签订了合约,他们只要在高考之后执行合约就可以了。

    今年却是破天荒地发生了奇迹,李耀这匹黑得不能再黑的黑马从斜刺里杀出,一举冲到了浮戈城高考状元的宝座上,而这些招生人员在惊讶了几分钟之后猛然发现——李耀还没有和任何一所大学签署合约。

    李耀还是自由身,无论选择哪一所大学都有可能!

    这下所有招生人员都疯狂起来,一边向本校总部发出声嘶力竭的申请,一边跌跌撞撞向矿工子弟中学狂奔而来,围在李耀身边就不肯挪步。

    没办法,修真40000年代最重要的是什么?修炼天才!

    “李耀同学,请选择我们星云大学吧,我刚刚从校方得到批准,一切学杂费全免!”

    “李耀同学,我们学校不但学费全免,还可以向你提供高额的奖学金!”

    “李耀同学,还是考虑我们联邦第一军事学院吧,只要你一入校,就能拥有军官身份,等毕业之后直接加入联邦军,军衔至少也是少校!”

    看着众多招生人员如狼似虎,凶狠狰狞的模样,李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停说道:

    “不好意思,各位老师,大家的条件都非常吸引人,不过我还要好好考虑一下,能不能让我回去好好思考几天再做决定?”

    “当然不行!”众多招生人员大摇其头。

    开什么玩笑,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业内老手了,彼此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全都一清二楚。

    这会儿放李耀回家,到不了半夜就会有人偷偷潜入,和李耀进行私下交易,说不定还有人会使出美人计之类的龌龊招数。

    李耀这种年轻人满腔热血,说不定精虫上脑,脑子一热就答应了。

    既然如此,还不如就在这里,大家把条件都大大方方地摆出来,正大光明地进行争抢。

    李耀傻眼,不停挠着头皮,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摆脱这些人的纠缠。

    就在这时,一台风尘仆仆的飞梭车呼啸而至,舱门还未打开,一股绝强的气势就震撼全场。

    有高手来了!

    舱门打开,一名紫衫老者缓缓飞出,面带愧色,降落到李耀面前。

    正是深海大学的炼器专家谢听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