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谁是修真者?
    ps:看《修真四万年》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红眼军官愣了很久,忽然重重一拍脑袋,大笑道:“没错,没错,是我想岔了,就算我们干不死这杂种,只要拖延三分钟,三分钟就够了!”

    顿了一顿,扫了一眼越来越庞大的妖族巨人,红眼军官眼中涌出强烈的蔑视,道:“不过光凭我们两个,就算燃尽生命,粉碎神魂,恐怕仍不足以将它拖延三分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站出来,和我们——并肩作战?”

    “会有的,一定会有的。”丁引微笑,眼中是一往无前的坚定。。

    李耀在旁边听两人对话,字里行间竟然带着几分悲壮,他心中浮起一道不祥的预感,不由叫道:“丁老师,你们——”

    丁引微微一笑,比划了一个“抱歉”的手势,淡淡道:“很对不起啊,李耀同学,在候车室还答应你今后要多多交流炼器问题,恐怕我要食言了。”

    红眼军官在微型晶脑上按了几下,十几道光幕同时射出,幻化成了十几个车厢里的监控画面。

    绝大部分乘客都没意识到外面发生了什么,都以为是雷暴引起了颠簸,不少人还在大声向乘务员抱怨着。

    只有极少数乘客坐立不安,感知到了兽潮的存在。

    这些人有老有少,形态各异,穿着打扮也不像是同一阶层,却都有一双清澈到极点的眼睛,散发出淡淡的灵气。

    “我们运气不错,这趟车上修真者不少。”

    军官咧嘴一笑,开启通话符阵,沉声道:“谁是修真者?请到列车尾部集合——这里需要你们。”

    他的声音通过神念转化,变得慷慨激昂。在每一节车厢荡漾开来。

    “谁是修真者?”

    “谁是修真者?”

    “谁是修真者?”

    李耀死死盯着监控画面,发现在几节车厢中都有一些乘客发生了变化。

    2号车厢中,一名头发斑白、精神矍铄的老爷子,缓缓站了起来。从行李架上取下一顶淡金色草帽,一丝不苟地戴在头上,又对着车窗整理了一下仪容,这才拄着龙头拐杖,淡定自若地朝车尾走来。

    3号车厢中坐着一个肥头大耳的大胖子。粗短的手指上戴着三只金光闪闪的大戒指,旁边还坐着一个入骨的女孩,看年龄,足够当他的女儿有余。

    开始大胖子一直把女孩子搂在怀里,一边安慰一边上下其手,旁若无人的姿态,显得有些嚣张。

    不过当大胖子听到召唤时,脸上的肥肉猛地一抖,瞬间变得无比严肃,甚至有些阴森恐怖。

    大胖子犹豫了很久。表情越来越狰狞,后槽牙都要咬碎,忽然一拍大腿,搂着女孩子狠狠亲了起来!

    他亲得如此投入,仿佛再不亲这辈子就再也亲不到,不管女孩子如何挣扎都不肯放手。

    足足亲了半分钟,大胖子终于松口,霍然起身,捧着怀孕五六个月一般的肚子,向车尾艰难挪动。

    女子擦去脸上的口水。有些疑惑地问了他一句,似乎在问他去干什么。

    李耀看到大胖子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了两个字,看口型。是——

    “尿尿!”

    6号车厢尾部坐着一对三四十岁的夫妻,看穿戴普普通通,就像是随处可见的上班族。

    听到召唤,女的毫不犹豫就站起来,男的却面露惧色,犹豫片刻。伸手去抓女的。

    女的瞪大眼睛,眼中涌出强烈的震惊和鄙视,一把甩开丈夫的手,还指着丈夫的鼻子骂了一句,随后头也不回,向车尾走来。

    丈夫涨红了脸,羞愧得快要哭出来,最后一咬牙,一拍桌子,也站起来向妻子追去。

    9号车厢中部,坐着一名身穿素白长裙的年轻女孩子,长得十分清秀,就像是一朵开放在深谷中的幽兰。

    当所有人都坐立不安时,她却十分淡定地翻看着一本实体书。

    在这个晶脑大行其道的时代,还喜欢随身携带着实体书的人已经很少很少,纤纤素手捻起书页的动作,给女孩儿增添了一分清新脱俗的味道。

    听到召唤,女孩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取出一枚树叶炼制而成的精致书签,小心翼翼地插在书页中间,随后将实体书留在了行李架上,十分淡然地向车尾走来。

    在他们经过的车厢,还有几名眼中流光溢彩,感知到危险的修真者。

    不过这些人都把头垂得低低的,几乎要低到裤裆里去,不敢和他们对视。

    很快,五名修真者出现在装甲车厢中。

    肆虐的风雨和咆哮的兽潮都没能使他们动容,反而流露出了“原来如此”的释然。

    “我是修真者。”一丝不苟的老人说。

    “我是修真者。”脑满肠肥的大胖子气喘吁吁地说。

    “我们夫妇都是修真者。”中年夫妻相视一笑,手挽手,手指缠着手指,如同盘根错节的并蒂莲。

    “我也是修真者。”清雅如兰的女孩子浅浅一笑,淡淡道。

    丁引和红眼军官对视一眼,同时放声大笑。

    “我们两个也是修真者,没想到今天居然有五位道友站出来和我们一起并肩作战,真是痛快!”

    丁引从怀中取出了一片拳头大小的圆形法宝,贴在额头上,骤然闪亮,仿佛他长出了第三只眼。

    “嗖!”

    从法宝中忽然射出五道红色灵丝,正好刺中五名修真者的前额。

    “神念交流器?”李耀眼前一亮。

    精神力强大的高阶修真者,可以毫无限制地用神念直接沟通,心念一动,就能让别人明白他的意思。

    丁引这样的筑基期修真者,显然还没修炼出如此神通,不过借助“神念交流器”,也可以在瞬息间传送大量信息流,达到“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效果。

    神念交流所传输的信息量是天文数字,三秒钟后。五名修真者都流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丁引收回灵丝,炙热的目光扫了一圈:“情况就是这样,诸位道友意下如何?”

    一丝不苟的老者上前一步,如一株熊熊燃烧的古树。庄严而又狂热,点头道:

    “不错,我同意丁道友的分析,只有牺牲我们几个,才能争取到三分钟宝贵时间。老朽庄忠海,炼气期十三层,不过我是研究型修真者,体内灵能有限,即便粉碎神魂,恐怕都只能激发太乙雷磁炮两次。”

    大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笑道:

    “我叫高大康,炼气期十一层,管理型修真者,自己开了一家公司混饭吃。以后怕是吃不着啦,哈哈,我年轻力壮,虽然修为不如庄老深厚,拼着这一身肥肉,也能激发两次太乙雷磁炮!”

    中年夫妻对视一眼,女的微笑道:

    “我叫严晓蝶,我老公叫张猛,我们两个都是炼气期六层修炼者,不过我们修炼了一门比较特殊的双修秘法。联合起来,争取激发两次吧!”

    深谷幽兰一般的少女道:

    “我叫卫青青,今年刚从天幻书院毕业,本来是准备去大荒深处的一个小村庄当乡村教师。我的境界最低,只有炼气期五层,我是一名文艺型修真者,还是一名幻文师——可惜在兽潮面前都派不上什么用场,我拼尽全力,争取激发一次吧。”

    “好!我和老丁两个都是筑基期修真者。我们粉碎真元,灵能爆炸,总也能激发太乙雷磁炮三五次,大家加起来,就算弄不死这个杂种,至少拖住它三分钟!”红眼军官豪气干云地说。

    所有人介绍完毕,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角落里的江涛。

    李耀这才想起来,角落里还缩着江涛这个“修真者”。

    江涛像是死了三天三夜,脸色惨白,结结巴巴道:“我,我只有炼气期三层修为,我恐怕激发不了太乙雷磁炮,我,我……”

    “我”了半天,他忽然激动起来,指着七名修真者,疯狂大叫,“你们,你们简直是疯了,为什么要牺牲自己,去救一车不相干的人!”

    七名修真者一言不发地看着他,眼神很淡漠。

    在细雨中,就像是七座铜铸的雕像。

    江涛愈发受不了,声嘶力竭地尖叫:

    “我们都是实力强横的修真者,至少还可以活一百多年,享受大好人生,怎么可以莫名其妙地死在这种地方,怎么可以?”

    大胖子冷冷道:

    “正因为我们是实力强横的修真者,所以危机来临时,才要挺身而出,修真界有一句话,想必你也听过——强者的鲜血,要为弱者而流。”

    卫青青道:

    “而且你也亲眼见到了兽潮爆发的恐怖,就算我们不挺身而出,十几分钟后也会被鬼面银蚊追上,到时候一样是死。”

    庄忠海老人平静道:

    “你也是修真者,拥有非凡的计算力,你可以自己计算分析一下,看看还有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江涛眼珠子一转,尖叫道:

    “当然有!鬼面银蚊吞噬一车人的生命,总要一段时间,我们都是修真者,绝对能跑出几十里地去,正好遇上援军,就能逃出生天!”

    庄忠海老人眯起眼睛,一字一顿道:

    “年轻人,你的意思是,让整整一车普通人当我们的肉盾,是吗?”(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