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文明的底线
    关熊哈哈大笑,络腮胡一翘一翘:“一群小小的蛇虫鼠蚁,想要吸干老子,回去再修炼百八十年吧!老子不过是从筑基期高阶跌落到中阶而已,回去多修炼三年五载,又是活龙一条!”

    李耀闻言,心中一沉。

    修真之道,千难万险,每次晋级都无比艰难,努力、资源、运气、机缘……缺一不可。

    很多人修炼到一个层次之后,就终生停滞于此,无法前进半步。

    虽然关熊轻描淡写,李耀却知道,从筑基期高阶跌落到中阶,不是那么容易再修炼回去的。

    别说三年五载,运气糟糕点,十几二十年,甚至一辈子都别想修炼回去了。

    遭受如此重大的打击,关熊依旧面不改色,谈笑风生,不愧是铁打铜浇的大荒男儿!

    想到这里,李耀点头,大笑道:“没错,熊哥一往无前冲撞兽潮的豪迈场面,此刻还在我脑海中回荡,熊哥这么猛,别说只是掉了一级,就算掉到了炼气期一层,照样能修炼回去!”

    “好小子,说的不错,老子喜欢你!”

    关熊不知从哪里摸出一瓶烈酒,用牙齿咬碎酒瓶,“咕咚咕咚”就是半瓶子下去。

    酒液顺着胡须流入医疗药剂中,发出“嗤嗤”声,泛起一团团气泡,他却满不在乎,大口狂饮。

    李耀从医疗舱中爬了出来,站在地上活动着手脚,感受着成为修真者后的全新身体。

    他觉得不太对劲,怎么浑身酸疼,右眼都肿起来了?

    旁边的床头柜上摆放着一面小镜子,取来一看,发现自己鼻青脸肿,脑袋肿得像猪头。

    而且身上还缠绕着绷带,隐隐渗透出血渍。

    “难道是灵根觉醒的副作用?”

    李耀大惑不解,没听说灵根觉醒还会变成猪头啊。

    关熊打了个酒嗝:“你不记得了?你是被一个叫江涛的小子打的。”

    “什么?”

    李耀咬牙切齿,“简直是欺人太甚。难道什么江家子弟,就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随便打人?”

    关熊哑口无言,眨巴着眼睛,用一种十分古怪的眼神打量李耀。

    李耀被他看得心里发毛。摸了摸脑袋,觉得自己似乎漏过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忐忑道:“熊哥,我说错了吗?”

    关熊“嘿嘿”一笑,打开微型晶脑。调出一张三维立体照片。

    照片中赫然出现了一头血肉模糊的怪兽,就像扒了皮的猴子,已经半死不活,屎尿齐流, 只剩一口气了。

    李耀吓了一跳:“这是什么妖兽,长得如此丑陋,看一眼都叫人恶心半天,熊哥你什么意思?”

    关熊道:“这不是妖兽,这是江涛。”

    李耀愣住:“江涛?他怎么会……”

    “你说呢?还不是被你打的!”

    “我?”

    李耀半天说不出话,愣了一会儿才模模糊糊想起来。似乎真是自己先动的手,人家江大少爷不过是正当防卫,而且才防卫了两个回合就毫无还手之力,像个三岁小孩一样任他蹂躏了。

    关熊啧啧称奇:

    “你小子也真是够凶残的,不过是刚刚晋级的炼气期一层修真者,就能把炼气期三层修真者揍得屎尿齐流,不成人形,现在还躺在重症病房里!看你外表,也算斯斯文文,没想到发起疯来会这么狂暴!”

    李耀嘴角一扯。轻轻握住拳头。

    他终于想起来,自己第一拳就重重轰进了江涛的面门,把他的鼻子完全砸进脸里。

    那种鲜血飞溅,骨骼爆裂的爽快感。真是妙不可言。

    关熊笑道:

    “小子,你实在太冲动,把一名江家子弟打成这样,后悔都来不及了。”

    “后悔?”

    李耀一点一滴,慢慢回忆起了整件事,也回忆起了江涛说过的那些话。

    他的表情渐渐从迷茫和犹豫。变成了一往无前的坚定。

    “熊哥,你错了,把江涛打得屎尿齐流这件事……并不是我一时冲动,我也并没有后悔。”

    “哦?”关熊扬起了眉毛,就像两柄战刀出鞘。

    李耀攥紧拳头,在面前平平伸直,感受着灵能贯穿经脉,壮大肌肉,在拳头上熊熊燃烧的快意,一字一顿道:

    “无论是丁引他们七名修真者,还是熊哥,你们为了拯救一车人的性命,明知必死无疑,还是前赴后继,血战到底,你们都是英雄,更是我李耀的救命恩人!”

    “现在有人当着我的面,骂我的救命恩人是‘白痴’,我怎么能忍气吞声,当缩头乌龟?”

    “不把他的鼻子打到脑子里,不把他揍得屎尿齐流,我就连个男人都算不上,还当什么修真者!”

    “江涛要报复,尽管来好了,我从小在法宝坟墓长大,要致我于死地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我七岁时就被十几个壮汉用砍刀围住过,可是现在,我依旧活蹦乱跳!”

    李耀眼中流露出一抹凶狠,笑道:

    “原本呢,我是想用‘妖星’这个绰号在大荒行走,不过江涛真想要我这条小命,我也不介意让‘秃鹫’的赫赫凶名,响彻整个大荒!”

    关熊动容,用力一拍医疗舱,在金属外壳上留下一个入木三分的手印,叫道:“好小子,是条汉子,你这个朋友,老关交定了!”

    顿了一顿,又笑道,“不过你不用担心,这次算你小子走了狗屎运,当时在你身后的顶棚上有一个监控探头,虽然声音采集器坏掉了,仍旧可以监控到画面,根据画面中江涛的口型,专家识别出他所说的一切,也就是说,他说的话全都被记录下来,这小子触及了修真者的底线,他死定了,江家都保不住他。”

    “修真者的底线?”李耀一愣。

    关熊点头,解释道:

    “没错,虽然在修真者圈子里,流传着‘保护普通人是修真者的天职’、‘强者的鲜血要为弱者而流’这样的规矩。但终究不是每一名修真者都肯义无反顾地慷慨赴死。”

    “如果一名修真者在大难临头之时临阵脱逃,虽然传出去比较难听,但除了道义上谴责他之外,别人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生命宝贵,没有谁天生就有义务为他人牺牲的。”

    “可是,江涛不但自己临阵脱逃,事后还大肆侮辱付出牺牲的修真者,甚至威胁你。这种行为就触犯了修真者的底线!”

    关熊深吸一口气,叹息道:

    “茫茫宇宙,无尽星海,除了我们人族,还有许许多多强悍的种族——妖族、魔道、域外天魔,更不用说各种稀奇古怪的星空异族。”

    “我们人族之所以能征服这些邪魔外道,屹立于宇宙最强的巅峰,正是靠着修真者和普通人团结一心,同生共死,并肩作战!”

    “修真者虽然实力强大。寿命悠长,但数量太少,而且灵能的使用也有各种各样的限制。”

    “普通人虽然战力贫弱,但数量众多,繁殖力强大,能够支撑起一个横跨星域,规模庞大的星际文明。”

    “更不要说,绝大部分修真者都是从普通人当中诞生,而修真者的后裔中,也有很大一部分人是普通人。”

    “修真者是鱼。普通人就是水;修真者是树,普通人就是坚实的大地,一句话,数量庞大的普通人。是支撑修真界的基础,没有普通人,修真界也就彻底崩溃了!”

    “就说悬浮在我们头顶的晶石战舰,虽然是修真者设计和炼制的,但是在制造过程中,也需要成千上万的普通工人来辅助。更不要说配套的一系列大工业体系,都是普通人建立起来的!”

    “如果没有亿万普通人的努力,没有一个强大的星际文明为基础,我们这些修真者最多炼制简单的飞剑,怎么可能炼制出那么多规模庞大的超级法宝,怎么可能创造出如此光辉灿烂的修真文明?”

    “江涛说的这些话,若是流传出去,被联邦几百亿普通人听到,往轻里说会引发普通人的不满,增加普通人对修真者的敌意;往重里说,会导致修真者和普通人的分裂,联邦存在的基础就没有了,我们还凭什么和妖族、魔道、星空异族抗衡?”

    “甚至说难听点,如果你修真者都是一帮无胆匪类,极品人渣,那和修魔者又有什么区别?那老子如果是一个普通人,直接投靠修魔者就好了,还要你修真者干啥?”

    “这些道理,江家的长辈肯定也和江涛说过,不过这种豪族子弟,从小在温室中长大,没有经历过风雨,飞扬跋扈惯了,哪里会把这些话放在心上?”

    “这次闹出了大事,肯定还有麻烦等着他,你倒是不用太过担心。”

    李耀听完,长舒一口气,总结道:

    “我明白了,熊哥的意思是,你可以选择当一个懦夫,但你不能在当了懦夫之后,就把胆怯和懦弱当成是天经地义,反过头来去侮辱英雄——这就是修真者的底线,是吧?”

    关熊竖起大拇指:“没错,总结很到位。”

    李耀现在是修真界里一只懵懵懂懂的菜鸟,还想向关熊讨教一些修真界的内幕和规矩。

    帐篷忽然被一名气质冰冷的女少校掀开,她扫了一圈,阴郁的目光停留在关熊手上。

    关熊脸色一变,酒瓶骤然消失。

    他若无其事,满脸无辜地和女少校对视。

    女少校轻哼一声,冷冷道:“待会儿再来收拾你!”

    说着,将一套没有徽章的战斗服朝李耀丢了过来:“穿上和我走,他想见你。”

    “谁?”

    李耀眨巴着眼睛,却没问出口,老老实实地穿上战斗服,跟在女少校后面。

    走到帐篷门口时,李耀站住,问了关熊最后一个问题:

    “熊哥,刚才你单枪匹马冲向铺天盖地的兽潮时——真的没想到过死吗?”

    关熊咧嘴一笑,不知从哪儿又把酒瓶摸出来灌了一大口,挤了挤眼睛道:“小子,我可不是为了‘长生不死’那么无聊的事情才当修真者的。”

    “不为长生,那又为何?”李耀追问。

    “当然是为了一骑当千,大杀四方的痛快啊!”

    关熊哈哈大笑,烈酒一饮而尽,“咔嚓咔嚓”,竟然连酒瓶都嚼碎吞下,剑拔弩张的络腮胡上满是碎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