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霸道无匹的道歉
    几十台飞梭车悬浮在半空中,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汇聚成霸道无匹的气势。

    这些飞梭车并没有采用联邦军常见的军绿色涂装,而是涂装成了蓝白相间的线条,如同滚滚江水向东奔流。

    每台飞梭车两侧还分别镌刻着一个龙飞凤舞的“江”字。

    “嗖嗖嗖嗖!”

    上百名身穿蓝色战斗服的壮汉,从十几米的高空猛地砸到地上,轰得碎石四溅,尘土飞扬。

    一眨眼功夫,李耀周围就出现了上百名壮汉。

    目光冷漠,气质阴森,面容古板,就像是一群金属打造的傀儡。

    这些人周身都涌动着霸道无匹的气势,一道道灵丝在周身缭绕,根本没有半点收敛的意思。

    “都是修真者?”李耀的瞳孔骤然收缩。

    一口气出动上百名修真者,江家果然是大荒上首屈一指的豪强。

    “小黑,行不行?”

    李耀晃了一下背囊,生出了溜之大吉的念头。

    他从来不是一个会把性命交到别人手里,任由别人来决定生死的人。

    虽然关熊说江家不会找他麻烦,李耀也绝不相信江家该敢当着联邦军的面对他这个“一级伤残军人”不利。

    但他还是不愿意陷入上百名江家修真者的包围。

    一旦包围圈形成,就再也没有退路,只能任人宰割了。

    所以,不管对方来意如何,他都要抢先一步逃出包围圈。

    如果对方真的心怀恶意,他也绝不会束手就擒——大不了鱼死网破!

    “当然行!”

    黑翼剑在背囊中跃跃欲试地颤动起来。

    就在这时,上百名江家修真者忽然停下脚步,并没有组成包围圈,只是松松散散地站着,给李耀留出了几十条逃生之路。

    啪!

    从一台飞梭车上甩下来一块血肉模糊的烂肉,重重摔在地上,从看似“嘴巴”的窟窿中发出一声惨叫。

    一名身穿冰蓝色战斗服。气质冷漠无比的年轻女子从飞梭车上一跃而起,缓缓飞到李耀面前,悬浮于两米多的低空,居高临下地看着李耀。

    她的气场和丁铃铛一样强大。冷若冰霜的气质又和司佳雪有些相似。

    唯一的不同在于,司佳雪是冰山,而她则是一根锐不可当的冰锥。

    冰山不会杀人,冰锥却能在瞬间捅穿心脏,致人死地!

    “我叫江冰云。是江家巡回监察使,专门负责监察和处置江家子弟的违法乱纪行为,对这些江家败类实行家法!你就是李耀?”

    冰锥般的女子问了一句,却连看也没看李耀一眼。

    她也不等李耀回答,指了指正在蠕动的肉团,冷冷道:

    “这个江涛,身为修真者,在大难来临之际却畏葸不前,甚至还要将普通人当肉盾,好让自己逃命。”

    “事后他非但不知悔改。还口出污言秽语,侮辱了壮烈牺牲的多名修真者。”

    “我们江家是大荒上的豪门大族,家族的每一点荣耀,都是无数江家子弟在战场上不怕牺牲,浴血奋战才挣回来的!”

    “江涛的所作所为,不但触犯了一个修真者的底线,更是触犯了我们江家的家规,令整个家族蒙羞。”

    “因此,我以江家巡回监察使的身份,对他施行家法。废掉他的灵能,把他打回原形,变成一个普通人,永远都不能再修炼!”

    “李道友。你是整件事情的亲历者,你目睹了江涛的恶劣行径,据说他还用江家的名义威胁你,我想,由你来做行刑的见证人,最好不过!”

    江冰云的声音如冻结万年的冰坨一样坚硬。根本不给李耀插嘴的机会,话音刚落,身形一闪,就出现在血肉模糊的烂泥旁边。

    “烂肉”拼命蠕动,发出惨叫:

    “江冰云,你不能这样,给我个机会吧,再给我一个机会吧,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真的知错了!”

    江冰云从怀中掏出一柄通体浑圆的翠绿玉剑,不过手掌长短,看上去小巧玲珑,十分精致,淡淡道:

    “既然是我来,你应该知道——没机会了!”

    江涛哀求了半天,忽然疯狂地嘶吼起来:

    “江冰云,你敢!我们高林江家,和你们天岚江家早已分家,你虽然是主脉的巡回监察使,又有什么资格动我这个旁系之人?要动也该是高林江家的巡回监察使来!”

    “没错,按理说是应该由高林江家的巡回监察使来管你这件事,不过他们在半路上……被一伙‘沙盗’截住,此刻正陷入苦战,估计没两三个小时是赶不过来的,只好由我代劳了。”

    江冰云若无其事地说。

    江涛双眼突出,声音无比凄厉:

    “江冰云,你竟然连我们高林江家的巡回监察使都敢拦截?你太胆大妄为了!你敢废我灵能,我爹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一定!”

    “哦。”

    江冰云淡淡应了一声,玉剑飞起,在江涛脑袋上滴溜溜转了一圈,“嗖”一声,狠狠刺入江涛的灵根之中!

    “嗤嗤嗤嗤嗤嗤嗤!”

    玉剑尾部喷射出了大量灵能,仿佛一个吸管,将江涛体内的全部灵能都抽了出来,抛洒到天地之间!

    “啊——”

    江涛的哀嚎声响彻云霄,犹如冥府恶鬼,在九幽黄泉中拼命挣扎。

    江冰云弹了弹小指头,在江涛周身设置了一道隔音禁制,立刻阻断了他的惨叫。

    李耀只看到江涛张大了嘴,眼珠发白,浑身抽搐,嘴角涌出白沫,整个人像是被雷电击中的蟒蛇一样翻来覆去,不断抽搐,大小便失禁。

    哪里还像个人,根本连条半死不活的丧家之犬都不如!

    就连李耀这头从小在法宝坟墓长大的“秃鹫”,看着都有些头皮发麻,于心不忍。

    整个过程持续了足足半分多钟,直到江涛的眼角、鼻腔和耳朵里都溢出鲜血,江冰云才召回玉剑。

    诡异的是,江涛额头却平滑如镜,完好无损,并没有留下窟窿。

    他身上冒出一缕缕热气,除了眼珠偶尔还能转动一下,完全看不出来还是个活人。

    “把他还给高林江家的巡回监察使吧,江洪那个老鬼要是有意见,让他直接来找我!”

    江冰云对手下交代几句,又飞回到了李耀面前,依旧居高临下,冷傲无比。

    “李道友,实在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正所谓树大有枯枝,我们江家在大荒上发展了几百年,除了主脉之外,还有八大分支,其中一些分支会出几个败类也不奇怪。”

    “这次多谢你仗义出手,帮江家狠狠教训了这个败类一番,更令他的丑恶面目暴露在世人眼前!”

    “你放心,高林江家不会报复你的,江涛的长辈若是敢动你半根汗毛,就是不把我们主脉放在眼里了!”

    “日后你在修炼上有什么需要,也尽可以来找我们天岚江家,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江冰云干脆利落地说完,轻轻一挥手,空气中立刻出现一道波纹,是一连串灵鹤传书号码。

    “裂空成字?”李耀悚然一惊。

    出拳轰爆空气,轰出波纹,这是他也能做到的事情。

    但是将力量控制得如此精确,轰出的空气波纹居然能组成一串数字,这样的境界就太过骇人听闻了。

    江冰云却像是做了一件习以为常的小事,下巴点了点,看都不看李耀一眼,转身就走。

    片刻之后,上百名江家修真者训练有素,整齐划一地呼啸而去。

    天空中留下一道道张牙舞爪的尾焰,逐渐扩散开去。

    “江家……”

    “连道歉都道得那么杀气腾腾,霸道无匹,大荒上的豪门大族,果然不简单!”

    李耀望着天空,长长叹了一口气。

    不知何年何月,他才能聚集起如此庞大的势力,让浮戈城秃鹫李耀的“李家”这个名号,响彻整个天元界呢?

    ……

    半天后,检查终于结束,晶轨列车也被修复完毕,防御符阵重新充满了灵能,后面也加挂上了新的装甲车厢,而且还安排了几名战斗型修真者一路随行。

    满腹牢骚的乘客们终于活泼起来,荒凉的小车站上充满了欢声笑语。

    他们即将出发,星夜不停,直达目的地。

    丁引和卫青青前来给李耀送行。

    他们原本是一路前往怒涛城的,现在却人鬼殊途,不得不分道扬镳。

    李耀继续前往怒涛城,而他们两个却要跟随众多鬼修一起,到专门为鬼修开办的学校中去学习如何当一只有理想,有道德,有信仰,有爱心的鬼。

    “李耀同学,不用这么难过,等我们学会了如何当鬼,还有的是机会见面,说不定有朝一日我们还能并肩作战呢!”

    丁引在灵械义体中发出豪迈的笑声,随后从怀中取出一枚玉简,插入自己金属脑壳左侧的一个接口。

    只听金属脑壳里传来“嗡嗡”之声,玉简上的光芒也忽明忽暗。

    片刻之后,丁引拔下玉简,交到了李耀手上。

    “李耀同学,我看过你的资料,知道你是浮戈城的高考状元,原本有机会加入深海大学,但你却选择了大荒战院……无论如何,这份血气都令我十分敬佩啊!我没什么可送你的,这枚玉简中,都是我当年学习炼器术时做的一些读书笔记,你拿去参考一下,应该对入门很有帮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