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们是旁门左道?
    随着新生陆续被各自的学生会接走,刚才还热闹非凡的广场很快就冷清下来,只剩下李耀和七八名新生。

    除了李耀,所有人都愁眉不展,唉声叹气——他们都是炼器系的新生。

    “唉,大家伙儿都有了着落,就剩下咱们几个难兄难弟了,炼器系不愧是大荒战院最垃圾的专业,看看,连接新生都比人家慢半拍,到现在还没人出现!”

    一名皮肤发黑的微胖男生撇了撇嘴,苦笑道。

    他叫黄通,性格十分外向,很快就串联起了气氛,让难兄难弟们都熟络起来。

    等大家都介绍完了彼此的姓名和家乡,李耀终于忍不住,问出了一直徘徊在心底的疑问:

    “各位兄弟,大家为啥这么闷闷不乐?虽说炼器系是不怎么样,不过终究是‘九大’,再差也差不到哪儿去,毕业之后总能找到工作,至于让你们这么难受吗?”

    此言一出,众人面面相觑,全都用十分诡异的目光打量李耀。

    李耀被他们盯得心底发毛,楞道:“我说错了吗?”

    黄通嘿嘿怪笑:

    “看来李耀同学在填报志愿之前,一定没有好好了解过大荒战院炼器系这个专业。”

    李耀皱眉:

    “我确实没深入了解过,只知道是‘九大’里最烂的几个专业之一,那又如何?最多不过是教学水平低一些,只要我们够努力,也未必不能成功啊,正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各人嘛!”

    黄通长叹一声,道:

    “就知道你肯定没深入了解过,否则以你这样一个市级高考状元的身份,又怎么会踏进这个泥潭呢?”

    “泥潭?我不明白!”

    “告诉你吧,李耀同学,大荒战院炼器系的最大问题并不是教学水平太低。而是这里的炼器理念和炼器师圈子里的主流有着根本不同,属于‘非主流’。”

    “如果用四万年前古代修真界的话来说——在主流炼器师眼中,大荒战院炼器系就是旁门左道!”

    “旁门左道——这么严重?”李耀大吃一惊

    黄通点头道:“比你想象得更加严重,甚至能上升到‘大道之争’的程度!”

    “大道之争?”李耀皱眉。丁引也这么说,看来是真的。

    他想起在辽远号上,曾经遇到过一名星云大学教授和一名联邦第一军事学院老师之间的冲突。

    为了争论“灵能的本质”,两人就发生过一场“大道之争”,险些要“出去做过一场”。

    若非当时大庭广众。围观者众多,说不定两人真要大打出手,闹出人命。

    郑东明也给李耀解释过,“修真者”就是“追寻真理的人”,每一名修真者对自己秉承的理念都是异常顽固的。

    哪怕性格再温和的修真者,一旦遇到了“大道之争”,都会锋芒毕露,毫不妥协,直到将敌人信奉的“真理”彻底斩杀为止。

    “真理”是修真者的根本,“大道之争”是修真者最大的战争。甚至比和妖魔鬼怪的战争更加严重,没有半点缓和的余地。

    “大荒战院炼器系信奉的‘真理’和主流理念有这么大的差别吗?竟然能上升到‘大道之争’的程度?”

    李耀实在不明白。

    黄通干咳一声,解释道:

    “所谓‘大道之争’,也就是精英派和草根派的争论。”

    “以深海大学为代表的主流炼器理论,崇尚走精英路线,法宝的设计越复杂,结构越严密,威力越强大越好!”

    “至于炼制出来的法宝成本过高,结构太复杂以至于故障率高,同时装备法宝的条件越来越苛刻……这些问题。在主流炼器理论看来都是小问题,无关紧要。”

    “按照这种理念,决定战争胜负的是高阶修真者,所以就要不惜一切代价炼制出威力强大的高阶法宝。供结丹期强者和元婴老怪使用,最多再炼制一些普通法宝给筑基期修真者使用。”

    “至于炼气期修真者和普通士兵,无法左右大局,不值得多花心思,并不是炼器师关注的重点。”

    “这是炼器师圈子里普遍的看法,大部分学校和炼器宗派都是这么认为的。”

    “而我们学校的炼器系。大概是唯一的例外,因为我们学校本来就是从草根中崛起,所以特别重视低阶修真者和普通士兵的战斗力。”

    “在草根派的炼器理念中,决定战争胜负的并不是高阶修真者,恰恰相反,人山人海的低阶修真者和普通士兵才是关键。”

    “只要为成千上万的炼气期修真者和普通士兵装备上合适的法宝,蚁多咬死象,就算元婴老怪,在上万名炼气期修真者的冲击之下,照样碾成肉泥!”

    “从这一角度出发,决定一件法宝优劣的标准,显然不是威力了。”

    “成本低廉、结构简单、性能稳定、不容易损坏,或者说损坏之后方便维修、采用普通原材料而不是天材地宝、可以在流水线上大批量炼制、并且任何人都能很快学会使用……具备这些优点,才是真正的好法宝!”

    “你看,精英派和草根派的法宝炼制理念截然相反,是最典型的‘大道之争’。”

    “眼下,精英派是圈子里的主流,90%的炼器师都属于精英派,他们把草根派当成是愚昧无知的蛮子,甚至笑话草根派炼制出来的法宝都是烧火棍、铁疙瘩,根本算不上真正的法宝。”

    “草根派的扛鼎人物,就是我们的系主任莫玄教授,他几乎以一己之力扛起了整个草根派的大旗,坚持为普通人和低阶修真者炼制法宝的理念,几十年未曾动摇,所以在炼器师圈子里,有‘疯子’的绰号。”

    “主流炼器师圈子,对‘莫疯子’的学生都非常鄙视,我们毕业之后几乎不可能在主流炼器师圈子里找到好工作,排名联邦五百强的大宗派都不会招收大荒战院炼器系的毕业生,我们只能去一些中小宗派,或者军中的基层部队。从事最简单的基础炼器工作,总之前途很黯淡了。”

    “以上,就是炼器师圈子里的‘大道之争’,只要深入了解过的人。都不会报考大荒战院炼器系。”

    “就拿我来说,我做梦都没想过要读炼器系,我的第一志愿是武斗系的剑修方向,不过我选择了‘服从分配’,结果分数够不上当剑修。就被调剂到炼器系来了!”

    “我原本真的不想来,不过我已经复读了两年,实在不想再复读第三年,当‘高六生’,那太丢人现眼了是吧?逼不得已,只好捏着鼻子来了。”

    黄通这番话激起了所有新生的共鸣,大家七嘴八舌叫了起来。

    “我也是,我也是,我也没想过要读什么鬼炼器系,都是我爸逼我来的。说好歹是‘九大’嘛,说出去还是很威风的!”

    “谁会心甘情愿学什么草根炼器术啊,我早就想好了,一有机会我就要转系,别说四大重点专业了,随便哪个专业都比跟着‘莫疯子’发疯要好啊!”

    “一样一样,哥几个,大家一起努力吧,争取早日转系!”

    黄通见李耀若有所思的模样,还以为他在担心前途。不由笑道:

    “李耀同学,你有什么可担心的?你的实力这么强,刚才铁拳会和乱刃堂都对你发出了邀请,你分分钟都能转系。炼器系再烂,和你也没关系。”

    李耀沉吟许久,摇头道:

    “多谢你的介绍,黄通同学,不过我并没有转系的打算,恰恰相反。听完你的介绍,我觉得选择大荒战院炼器系真是太正确了——这里的炼器理念,十分符合我的胃口。”

    所有同学都傻眼,像是看着一头怪物。

    黄通愕然道:“难道你也和‘莫疯子’一样,坚持草根派的炼器理念?”

    “是的。”李耀坦然承认。

    在吞噬了大量的欧冶子记忆碎片之后,李耀对炼器学的理解也在不知不觉之间沾染上了不少四万年前古修时代的风格。

    在古修时代,并没有那么多复杂的法宝,诸如“太乙雷磁炮”这样要动用几十万枚构件才能炼制出来的法宝是根本不存在的。

    就算是能够斩杀化神老怪的神兵利器,最多也就是几百个构件组成。

    所以李耀天然就崇尚简单直接的炼器理念,对特别复杂精密的法宝有些抗拒。

    更重要的是……

    李耀依稀记得,在很久以前的异梦中,他前世那个世界,曾经有两个超级霸权,从两种不同的设计理念出发,制造出了两种风格截然不同,却同样强横无匹的武器!

    一种,是“苏式风格”!

    一种,是“德式风格”!

    德式风格的武器,就像精英派法宝,结构复杂精密,制造成本高昂,生产工艺复杂,对操作者的要求极高。

    当然,威力也无比强大。

    而苏式风格的武器,就像草根派法宝,专门为人海战术打造,不强求威力,只求结构简单可靠,制造成本低廉,可以在最简陋的车间里大批量生产,让目不识丁的普通人甚至妇女都立刻上手使用。

    凭借威力强大的德式武器,前一个超级霸权曾经横扫八荒,吞噬了半个文明世界,在战术层面上,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辉煌的胜利。

    但是在战略层面上……

    结构简单、成本低廉、操作方便的苏式武器,却从一间间简陋的工厂车间源源不断涌出来,集结成铺天盖地的钢铁大军,在一群粗鲁野蛮,只有血气之勇,毫无战斗经验的士兵操作下,硬生生扛住了德式武器和最精锐军人的肆虐,最后甚至反推回去,将那些精致到极点,堪称艺术品的德式武器,全都砸得稀烂。

    李耀前世的祖国,更是将苏式风格的精髓发挥到了极限,制造出来的武器成本无比低廉,外形无比丑陋,简直土到掉渣,可是在战场上发挥出来的战斗力,却堪称“丧心病狂”!(未完待续。)